首個「組合社會房屋」竣工

政府「支援非政府機構推行過渡性房屋項目的資助計劃」評審委員會,上星期通過資助三項過渡性房屋項目,其中包括社聯於葵涌業成街的項目,預計提供約116個單位。這是社聯的第三個組合社會房屋項目,籌備多時,最終喜獲資金發展。至於我們第一個項目:深水埗南昌街項目已竣工,居民將於八月底開始入伙。 我們特意與家品公司合作,嘗試為一人至三人單位準備合適家具,並把幾個單位擺放成示範單位。早幾天實地視察,筆者覺得單位生活空間舒適,有「家」的感覺,毫無疑問比起劏房好得多了。其中一人單位很像大學宿舍,走文青風,更好是有煮食的空間,相信十分受歡迎。當然,搬屋「一闊三大」,故我們也找慈善基金資助新置傢俱的部分費用,讓租戶能夠負擔。 南昌街項目也是全港首個組合社會房屋項目,作為先導計劃,幸好得到不同專業人士的支援,籌備前期工作,包括與不同政府部門及組合屋公司商討、探索適合建造組合屋的採購方式及制訂單位標準等等。項目由雛型到建成入伙,需要耐性解決許多困難。然而,當看到工程竣工,基層家庭有較舒適的生活環境,這些都是值的。 我們會與業界分享這個寶貴經驗,相信可以讓將來不同組合社會房屋項目走少一點「冤枉路」,盡量加快進度,提供更多社會房屋給有需要的家庭。 文章刊於2020年8月5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研究失業保險

隨著第三波疫情爆發,令本港經濟再受打擊,最新失業率升至6.2%,逾24萬人失業,創逾15年高位。頓時失去生計,失業者勢必承受更沉重的生活壓力。 筆者早前於專欄提過政府應考慮落實失業援助金,向失業及開工不足人士提供短期現金津貼。此為應急之舉,協助失業人士渡過難關。然而,政府長遠應研究設立失業保險制度,為失業者提供更好的保障。 失業保險主要由勞資雙方共同供款,當僱員面臨非自願失業時,便可申領失業保險金作為短期的財政援助,避免因為收入中斷而陷入經濟困難。內地、台灣、日本以至歐美等多地都早已設立相關制度。 當然,有人會說綜援已包含失業保障功能,政府目前也透過綜援制度來支援失業人士。不過,綜援本身目的是幫助經濟上無法自給自足的家庭維持基本生活水平,故其資產上限本身訂於極低水平,說白一點,就是山窮水盡的人才能有資格領取綜援。所以即使政府現時放寬資產上限一倍,短期失業者、尤其是非低薪人士依然難以符合申請資格。再者,綜援有相當嚴重的負面標籤,令到有需要人士不願申請。 可見要處理失業援助問題絕對不能單靠綜援,長遠也要思考綜援對失業人士而言是否合適的援助制度。今次疫情正正反映香港社會保障制度的一大空隙,如何為勞動人口提供完善的失業保障,是社會今後必要探討的課題。當局應積極考慮推行失業保險制度,可研究設立供款式失業保險,並一併考慮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是否需要配合改革。 社聯今期《社情》雜誌初探失業保險制度,讀者可從中了解更多:https://qrgo.page.link/M9cdA 文章刊於2020年7月29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舉起手機拍照公審前……

政府上星期實施新規例,強制要求乘搭公共交通工具的乘客必須佩戴口罩,違例者最高可被罰款五千元,措施並伸延至室內公共場所。長時間佩戴口罩當然不舒服,但為著公共衛生著想,相信市民沒有多大異議,坊間更有人嚴厲得指罵沒佩戴口罩的人士,甚至把照片放上網公審。 然而,在舉起手機拍照前,請先想想,有些群體在佩戴口罩方面有不同程度的困難,例如有殘疾,智力或精神障礙的人士,而法例亦可以此為合理辯解。 智障或兼患有自閉症譜系障礙人士當中,有些因為有感覺統合障礙的觸感過敏,皮膚被接觸及磨擦時會感到痛楚或不安,情緖容易變得焦慮及起伏頗大、表現害怕及不安。故戴上口罩、面罩、帽等「身外物」,會感到不舒服,即使戴上,也會隨即扯下或撕掉。 此外,也有些智障人士礙於言語能力的限制,加上戴口罩後多了一層障礙令其表達不清晰,所以有時為急於想別人明白自己的表達,而會除去口罩對話。 然而,公眾人士未必知道他們的難處,有家長曾被旁人指罵:「佢唔肯戴口罩就留喺屋企喇!」可是,智障及自閉症人士未能理解此情況,反而可能誤會別人在指罵他而引起很大的情緒反應,甚至作出反抗或以激動的行為回應。 筆者明白病毒不選人,關注公共衛生無可厚非,但希望旁人多觀察,並與照顧者平心靜氣溝通,以勸喻代替指罵。照顧者也宜帶備殘疾人士登記證或守護咭,以茲識別,同時多帶幾個口罩以備替換。 文章刊於2020年7月21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寒冬

第三波疫情非常嚴竣,每天都有數十個新增個案,而且許多更源頭不明。政府剛公布收緊「限聚令」,禁止多於四人的群組聚集;食肆晚上不准堂食;十二類處所須關閉七天;並規定所有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巿民必須佩戴口罩,違者最高罰款五千元。這些防疫措施是自發生疫情以來最嚴厲的,相信未來幾天陸續會有公司回到三月時的在家工作安排。 一些行業首當其衝,尤其是飲食業和零售服務業,倒閉潮開始,寒冬已到。至於社會服務方面,恒常的資助服務當然受影響,社署已發通告暫時停止非緊急服務,一些中心需要關閉或維持有限度服務,停止小組活動,避免人群聚集。機構須按實際需要以另一些方式接觸服務使用者,例如電話或網上服務。 再說,停止籌款及小組活動,取消暑假項目,一些非資助機構的服務或自負盈虧的服務計劃更面臨財政困難。社聯今年四月曾就「疫情對非資助社會服務及機構的影響」進行調查,逾九成受訪機構表示其收入急劇下降,逾七成受訪機構預料其服務受眾數目將因此減少兩成至八成。 雖然疫情在五,六月時稍為穩定,而非資助機構或自負盈虧的服務計劃可申請政府保就業計劃或一些慈善基金應急,但以疫情之反覆,很難回復以前的營運及財政狀況。非資助機構及整個社福界,以至政府必須思考如何在新常態下改變服務模式,回應與日俱增的社會需要。 文章刊於2020年7月15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繼續保持警惕

疫情稍為平靜了一陣子,但再迅速來襲,過去幾天本港新增逾三十宗個案,多宗為本地個案,有些更是源頭不明。當中涉及食肆員工食客、安老院院友職員、學生和司機等等。多間學校需要暫時停課,而在一間私營安老院的感染群組更是本港首宗安老院舍個案。衞生防護中心指本港已迎來第三波疫情,擔心會有大爆發。 近期政府放寬限聚令,巿面再見人潮,而明顯有不少市民較為鬆懈,街上多了人沒有佩戴口罩,有時在食肆洗手間也遇到不用梘液洗手的食客,更不要說搓手二十秒了。如今大家務必繼續保持警惕,做好個人防護和環境清潔消毒,保持安全的社交距離,否則一發不可收拾。 至於社會服務方面,社福界與當局連月磋商和密切注視疫情發展,一些安老院舍亦有限度地開放探訪,某些服務亦本來有望於七月逐步回復正常服務,但以現在情況,似乎也得審慎觀望事態發展才作決定。 事實上,許多國家也在折騰中,美國疫情持續延燒、印度新增確診病例連續多日創新高,日本也連日破百,疫情原已緩和的澳洲因感染人數突增,要關閉維多利亞省和新南威爾斯省省界。 雖然國際間正在開發多種針對新冠病毒的疫苗,但可能仍需等待逾年,這種不穩定的情況相信會成為香港,以至國際社會的新常態。如何繼續必要的服務和應對新需要,將是我們的一大挑戰。 文章刊於2020年7月8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