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available in Traditional Chinese

精神康復者求職之路不易走

從事銀行法律文件工作三十多年的Simon,公司在幾年前改變了他的工作範疇,負責數字分析,結果未能適應新工作而感到巨大壓力,患上抑鬱症,透過賭博麻醉自己,最後失去工作及家庭。「我未能適應,每日上班不履行所需職責,自己亦沒有尋求協助,當時的症狀開始緊張,發生少少事情就會緊握雙手」Simon說。 康復後求職之路亦不易走 Simon經過三個多月的住院治療及在家人支持下康復,打算重新投入勞動市場,但擔心自己的能力及精神健康,所以降低對自己的要求,只申請一些技術程度較底的工種。Simon說:「記得一次在一間私人機構申請清潔工,我認為清潔工不會太大壓力,不會影響病情,僱主人事部經理問我一個問題,為什麼做了三十多年銀行會突然辭職,為何停了三、四個月工作,當時我坦白向他說出因由,說之前因工作壓力大而患上抑鬱症,休息了幾個月,現在覺得可以找一份壓力不大的工種。他再問我,若給同事或親友知道你患有抑鬱症會如何應對,你認為他們會接納我嗎?當時我完全不懂回應,給我的感覺是有點被歧視,最後我亦沒有被錄用。」 聖雅各福群會職業復康經理范嘉燕表示,社會大眾未必認知精神康復者的不同狀況,誤解他們可能傷害自己或其他人,在工作期間上亦會出現突發情緒。但她期望公眾對精神康復者有更多理解,願意在工作間給予一些支援,提供培訓給前線同事,相信可以改善情況。 再者,疫情期間市場空缺比較少,精神康復者的就業處境更困難。范姑娘說:「我們會盡量配對工作,亦有一些新興行業是在疫情下衍生,例如是包裝口罩或量度體溫等。雖然服務使用者想找一些與以前相同的工種,但在疫情下很難找到,(所以)鼓勵他們嘗試不同的工種,擴闊找工作範圍,可以在經濟上解決燃眉之急。」 放下壓力,重新再找新方向 聖雅各福群會除了協助精神康復者的身心需要外,亦會協助他們釐清現時的能力,市場上是否有適合工種,工作會否帶來太大壓力令病情加重等。Simon說:「社工給了我一些方向,以前在銀行工作時有一些培訓經驗,不如向這個方向發展。後期想到自己喜歡小朋友,不如找一些補習或教書的工作,感恩有一間補習社聘請我,在見工時有提及我是抑鬱症復康者,他們沒有介意並聘請我,他們覺得營辦教育需要有愛心,而我有2名孩子亦是一個很有愛心的人,不介意我是抑鬱症患者或精神復康者。」 給精神康復者勉勵 Simon以過來人的身分勉勵精神康復者及教育公眾,希望大家認識到這種病是可以醫治的,例如透過藥物或行為治療等,精神復康者在復康後與正常人士沒有分別,像我一樣康復後可以在鏡頭前接受訪問,希望公眾人士認識到復康者是有工作能力的。 「疫境自強」- 殘疾人士就業推廣計劃由勞工及福利局贊助 手語翻譯: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聯青聾人中心手語翻譯員 程冬瑤 ...

資助快速測試 家人安心探訪

住於嚴重智障人士院舍的56歲林嗣成因疫情關係,有逾一年多無法與哥哥相見。他的哥哥表示,這段時間非常掛念弟弟,擔心弟弟的身體和生活狀況。他又形容,因為太過擔憂弟弟的情況而弄得心情不太好。 因應疫情,安老院及殘疾人士院舍由去年年中起,除了體恤原因外,一律禁止探訪。今年第二季,政府開始實施有限度探訪安排,最新安排為無論訪客是否已完成接種新冠疫苗,只要受訪院友未完成接種,訪客必須提供探訪前72小時內的2019冠狀病毒病核酸檢測陰性結果證明,如訪客已完成接種,也可選擇提供24小時內抗原快速測試陰性結果證明。 林嗣成的哥哥為了盡快探望院舍親人,所以決定接種疫苗,惟探訪前需先自費檢測。他認為最好是政府提供免費檢測,如果要自費檢測,相信不少基層家屬跟他一樣,可能考慮到經濟負擔而減少探訪次數,但若能免費檢測,探訪次數便可頻密一些。 東華三院賽馬會健樂之家社工勞勝聰表示,疫情前,有院友家屬一星期來探訪兩三次、甚至天天來訪,所以當放寬探訪時,很多家屬都第一時間致電詢問探訪安排。但他表示,不少家屬知道要自費檢測都感到卻步,考慮到檢測費帶來的開支,部份人會寧願將檢測成本留作替院友添置衣服等日用品,而減少探訪。如果有免費檢測工具,他相信能減輕家屬負擔之餘,亦鼓勵他們增加探訪次數。 為協助院友家屬順利探訪,相達生物科技國際有限公司(相達生物科技)與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社聯)合作,捐贈一萬份INDICAID®妥析®新冠病毒快速抗原檢測試劑(快速測試劑)予97間津助長者及殘疾人士院舍,支援合資格的基層院友家屬透過使用快速測試,得以親身到院舍探望家人。 相達生物科技創辦人兼首席執行官招彥燾博士表示:「相達希望提供抗疫解決方案的同時回饋社會,讓更多人受惠於科技。家庭共聚可貴,若院友長期沒有親屬探訪,可能會影響精神健康。相達的快速測試毋須醫護人員協助使用,而且適合任何年齡與健康狀況的人士,非常方便可靠。我們希望和社聯的合作捐贈計劃,可以支援部份基層市民進行快速測試,鼓勵他們親身到院舍探望家人。」 社聯感謝相達生物科技免費提供快速測試劑,支援院友家屬進行探訪。在過去近一年多,不少家屬無法與院友親身相聚,十分憂心與記掛摯親,院友也難免感到孤單、情緒低落。是次計劃正好有助院友家屬做好防疫之餘,加強家人與院友的聯繫,同時減輕基層家庭探訪者的經濟壓力。 備註:由於林嗣成屬嚴重智障人士、行為能力較低,訪問期間未能配戴口罩。根據第599I章《預防及控制疾病(佩戴口罩)規例》(俗稱「口罩令」),此情況獲接納為合理辯解。 ...

生.活

每日營營役役,加上疫情,大家的生活難免有些繃緊,是時候休息放空一下。近期,市區重建局復修並重新開放中環街市,保育這幢已有80年歷史的三級歷史建築物,當中有不少公共空間,大家都可以去那個城市綠洲休息放空,享受一下生活。 ...

【Street Interview】How do citizens think about transitional social housing?

The first Modular Social Housing in Hong Kong, Nam Cheong 220, has been occupied for one year. When there is social housing in the community where you live, what do the neighborhoods think about social housing? Negative? Positive? Affect public order? Home Sweet Home for grassroots? Or share the community? Ms. Chui: We all know that the living environment is ...

南昌220住戶:住得舒服咗開心咗,個女開心我就開心

南昌220住戶入住約一年,到底他們有什麼心聲? 阿娟笑著說:「舒服,開心,女兒開心,我就開心」。 吳先生:「以前劏房貴租,又擔心加水電費,又亂加租,覺得不公平,來了這裏覺得公平了很多。」 阿恩:「我認識的街坊都覺得入住後舒服了,因為安定了,有事有姑娘幫,有街坊幫。」 東華三院計劃主任(社會房屋) (時任)丘梓蕙指出,街坊生活得到很大改善,社工見到街坊的精神面貌完全不同,初初由劏房搬入南昌220的街坊,見到都有些愁眉苦臉,搬入來後隨着環境改善,租金壓力大幅改善,開始見到他們越來越多笑容,再加上街坊互相認識鄰居後,培養了鄰里關係,見到他們越來越開心。 賽馬會「組房築社」社區營造先導計劃 由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恒基兆業地產集團借出土地,社聯於南昌街推動賽馬會「組房築社」社區營造先導計劃。計劃的基礎理念是『能力為本的社區參與』,目的是讓新住戶受惠於營運機構的支援外,更重要是提昇他們參與及生活技能,貢獻社區。為了建立一個有質素的組合社會房屋項目,營運機構需為入住的居民提供適切的社會服務,例如提供個人或家庭儲蓄計劃、社區參與及互助計劃、或就業培訓及支援服務,增強基層家庭及人士面對逆境的能力。 社會房屋的服務有「個人」及「社區」兩個層面: 「個人」層面:支援住戶學習生活技能,例如個人儲蓄及認識社區資源,以增強他們面對逆境的信心與能力,提升他們在私人市場租賃之能力(自租或合租),協助租戶自力更生。 「社區」層面:透過學習群體生活及營造社區,與鄰居及外界建立關係,改善自己的生活質素,同時亦得到社區人士的認同。 在賽馬會「組房築社」社區營造先導計劃下,東華三院成為南昌220的營運機構,協助建立南昌220的鄰里關係,同時希望建立街坊貢獻社區的能力。丘姑娘說:「新開了一架流動共物車,我們本身有一些物資可以讓街坊借用,亦鼓勵其他街坊有一些有用的東西,可能自己用不着,捐出來與其他街坊分享,另外亦都鼓勵他們共享技能,我們有一個街坊技能資料庫,好像一個銀行般,會叫街坊教其他街坊,最普遍的是廚藝分享,亦可以教導一些小型維修技巧。」 現為小學生的南昌220住戶芷盈說:「這裏的社會服務,有運動班及英文班,在這裏學到不少英文詞語,對學校學習及成績有很大的進步,這裏又會有伸展運動班,可以讓我離開房間,出來做做運動,因為留在家中比較無聊。」 東華三院早前亦舉辦了「南昌齊齊畫」,與住戶一起設計及製作大型海報,用作保護面向街道底層住戶的私隱,共同建設南昌220這個家。負責活動表達藝術治療師的Amber指,讓街坊參與及設計,學習到如何設計藝術品美化鐵欄及畫畫技巧,同時成功連繫不同街坊,建立鄰里關係。 離開組合社會房屋後 … 丘姑娘指出,住戶居住劏房太多年,以前都關起門,完全不認識其他鄰居,不知鄰居如何稱呼,做什麼工作,他們對鄰里關係沒有信心,對人亦都沒有信心,有問題時便會處於求助無援的狀態。但入到組合社會房屋後,他們有了信心,有問題時便會主動找到其他人協助,他們亦知道當自己提出需要時,其他人是可以幫到自己的。另外,東華三院設有儲蓄計劃,每個月街坊儲$200,當他們離開南昌220時,東華三院便會按儲蓄月數捐出每月$200,支援他們搬遷時應急的開支。 ...

電子商貿助社企「疫」境前行

想起疫期初期,大家留家抗疫及在家工作,家中食物食曬又不想出街,點算好?不用擔心,可以網上落單,叫社會企業(社企)將新鮮食材餸盒送上門。  「疫情下十分艱難地渡過,我們亦沒想到環境轉變得這麼快,例如因為電子化,而一些專營工作坊或者是面對面的活動的社企很受打擊。看到很多社企用不同的方法,很創新、很有創意地去構思一些新方法及業務,即時回應現時社會及市埸的狀況,我相信有危必有機。」【妳想煮意】創辦人葉曉慧說。  截至2021年4月底,由社聯轄下的社會企業商務中心編製的《社企指南》中,社企數目總數為659間,社企數目有輕跌了7間,其中包括53間新加入,60間結業。 疫情對社會及經濟帶來巨大變化,有些社企因而結業,但當一般人以為所有社企都會面臨重大挑戰時,亦有一些社企成功轉危為機,盈利及成效不跌反升,其中一間是【妳想煮意】。社企聘請家庭主婦在閒暇時間於街市採購新鮮時令的食材,於社企廚房內製作及設計即煮餸盒及熟食,並安排到戶送貨服務。疫情下,其網上生意增加了不少,讓有需要的家庭足不出戶便可得到新鮮食材,同時促進基層婦女充權及就業。 「我以為我在家搬到來工場做的都是「家庭主婦」的事,原來不是,在工場內我們都是專業人士,我做的事有人認同,當客人接到我們的餸盒之後,他們對餸盒都表示欣賞,我們十分高興,我們幫到在職婦女及不懂得選購食材和煮食的人士。」【妳想煮意】婦女員工開姐說。 葉曉慧指出,社企起動初期沒有資金去投資實體店,而她們一向著重網上銷售,客人主要是用網上平台看餐單、落訂單及送貨上門服務。在數碼轉型下,越來越多消費者習慣在網上購物。而在疫情下大家都更注重健康,傾向在家煮食或者上網購買食物,甚或新鮮食材。由於消費者行為變化很快,她們作為商戶及服務提供者需要追緊腳步,注重電子商貿,不斷改善網上營銷。 善用基金「升級」業務 【妳想煮意】運作幾年後,葉曉慧發覺婦女有很多煮食智慧,社企與婦女合作的模式不想停留於就業及兼職工作。因此,透過社聯Impact Incubator (創匯點) 申請了社創基金,運用基金及知識支援來實踐社企的「成熟原型」項目,讓員工成為女「煮」角,善用她們製作的醬料推出一系列微型品牌產品。在基金支持下,社企有額外人手去統籌,Impact Incubator亦連繫經驗之士,例如品牌及市場學的顧問,協助社企實踐「新業務」。「過程令人十分令人鼓舞,看見一班婦女十分自豪地在我們面前介紹自己的產品,很多婦女對創業的熱誠,他們對飲食、煮食和產品的經驗,其實都好充足,他們欠缺的只是有系統的培訓。」葉曉慧說。 如何支持社會企業 葉曉慧說:「其實消費券計劃是一種電子支付的錢包,與我們一般在錢包內的錢是沒有分別。用錢包內的一分一毫去投票,支持你想見到社會的形態,鼓勵多些社企及消費者改用消費券去支持社企,宣揚他們的理念,社企亦可捕捉今次機遇,在營業額及生意上有幫助。」 最後,社企商務中心繼續向公眾推動責任消費及社會創新。政府現正派發消費券,我們希望大家善用消費券支持社企發展,例如:社企禮券商戶推廣計劃選購社企福袋,買到社企產品之餘同時分享產品給弱勢社群。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