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available in Traditional Chinese

社企轉危為機 克服「疫」境

「我們本身社企(WEDO Global)的業務,是很倚靠人與人之間的接觸相處,從而打破種族之間的誤解及隔膜,正正是因為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在疫情期間大家都要保持距離,甚至乎要留在家中,我們所有的業務基本上是暫停及癱瘓。」「愛同行」董事吳宗麟Bosco說。 「開初因為疫情,同時我們亦都見到很多少數族裔得不到防疫物資,他們是需要口罩的,我們社企就派發口罩給他們。」「愛同行」少數族裔員工方莉恩Nayab說。 截止2020年5月底,由社聯轄下的社會企業商務中心編製的《社企指南》中,社企數目有輕微上升15間,總數為666間,其中包括48間新加入,33間結業。 雖然數字上未反映疫情對社企帶來的各種即時影響,但相信在全球經濟下滑的情況下,社企亦不能幸免。但因著不同基金的支援,例如:社創基金及防疫抗疫基金等,並透過社會企業商務中心的協助,在過去幾個月內批出超過一千四百萬支援171間社企,解決它們的燃眉之急。Bosco指,在疫情期間所有回應都要快,很快地解決社會問題,所以「愛同行」十分感謝社創基金,它能夠很快地回應我們見到的問題及解決方法,從而為我們提供支援。 再者,社企靈活多變的特質,有利業務轉型及克服困難,當中「愛同行」成功轉型,繼續經營教育行業的同時,加入了產品製作的元素,將少數族裔由疫情初期的受助者,轉為支援抗疫的人士,利用南亞裔婦女的製衣強項,在社創基金的資助下,為她們提供車衣工具、物資及訓練工作坊等,聘請十多位婦女在家工作,製作四千個富民族色彩的口罩套,免費派發給予基層勞工及有需要人士,同時亦接受公眾義賣。 「愛同行」項目經理Chi指,透過派發及製作口罩的新計劃,製造更大的社會影響,社企為南亞裔婦女提供訓練,讓社企和少數族裔都一起在成長,雖然不是一下子可以做到好大,但的確是很好的開始。其中一位「愛同行」南亞《車縫大使》Aliya,她亦是方莉恩的媽媽,她指一開始製作口罩套,覺得好開心,因為當時見到女兒平日工作帶一些導賞團,讓本地學生會明白少數族裔的文化,現在她自己都可以參與其中,協助他人。再者,她可以在家工作,之前因為Aliya身體不好,不能外出工作,再加上語言溝通不便,而現在可以在家工作,一來可以協助他人,同時都有收入,有經濟支持,她感到十分愉快。 疫情下營商環境轉差,社企更需要發揮其獨特元素,運用其社會創新的精神及自身靈活多變的特質,透過業務轉型,克服營運困難,從而支撐自身的社會目標,繼續服務社群。 ...

清潔我居  帶動就業

在疫情期間,保持家居環境衛生十分重要,不過獨居長者就未必有能力自行清潔家居,而低收入家庭亦要花費一定的金錢於防疫及清潔物資中,造成經濟壓力。「量力而為(清潔家居),做下坐下做下坐下,一定要久不久打掃,有心理威脅,家居清潔很重要,但是打掃家居何止很累,好像做清潔做到虛脫,因為我的腰骨有問題。」91歲獨居長者麥婆婆說。 「長時間留家抗疫,家居的衛生是十分重要的,再者,是坊間的清潔物品及防疫物資,在防疫初期是十分短缺,他們不知道那裏去買,基層及長者亦不捨得買。」香港仔坊會南區長者綜合服務處經理戴志豪說。因此,香港仔坊會在「賽馬會新冠肺炎緊急援助基金」贊助下,推行【清潔我居.防「逆」南區】計劃,提供二百次深層家居清潔服務、九十次噴灑消毒塗層服務、贈送各六百套清潔用品福袋及防疫資源愛心包給予南區的長者及低收入家庭。 參與計劃的82歲獨居長者何伯伯指,家居清潔服務把他的家居清潔到很乾淨,而他自己清潔不到的高位都清潔到,令他覺得社會仍會關心這班老人。麥婆婆很感恩坊會的工作,清潔及消毒後,不只令她感到舒服,心理同樣覺得安全一點。 再者,坊會更轉介因疫情而失業的青年及中年人士給予消毒公司,於家居噴灑消毒塗層,提供就業機會。建滔凈化有限公司行政總裁林資健指,開初以優惠價格提供消毒服務給予坊會及其服務使用者,他亦想到公司可否用到社福機構的服務呢?及後就想到坊會的就業服務,更聘請了幾位坊會的青年及中年就業服務使用者。 其中一位就業服務使用者阿發在疫情前從事飲食業,因疫情而失業,他表示,現在找工作十分困難,這份消毒服務的工作可以給予穩定的收入,他同時都感到工作的意義,並說:「我們這份清潔的工作,可以給予基層人士安全感,對社會重拾信心。」 最後,坊會成功透過計劃讓長者及低收入家庭得到清潔及消毒服務、消毒公司得到人力資源及坊會的學員得到工作,締造三贏效果。 ...

端午節「糭」有你鼓勵 支援基層及社企

疫情下,基層街坊首當其衝,面對失業及就業不足的問題,經濟壓力尤其沉重;而基層長者更是「節省一元得一元」,依靠積蓄過活,令他們很少自行購買應節食品,部分只會等待社福機構的捐贈。 另一方面,農曆新年後經濟蕭條,很多商店受到影響,社會企業 (社企) 的業務亦不例外。因此,社聯社企商務中心的「好好社企」推出「糭」有你鼓勵活動,向公眾籌募資金,為約二百位居住於深水埗、油尖旺及葵青區的獨居長者及低收入家庭送上社企的公平貿易健康「糭」,讓他們歡渡端午節之餘,同時在疫情艱難的營商環境下,支援社企的業務發展。 基層社企壓力大 「疫情下,基層街坊首當其衝,他們本身的工種比較多零散工,我們接觸很多的基層家庭已經失業,他們的經濟壓力非常大,我亦見過有些基層家庭只餘下數百元積蓄。在如此大的經濟壓力下,應節食品當然不會買,節省一元得一元,因為他們本身食物也不足夠,就不會特別買糭、年糕及月餅等貴的應節食品,盡量減少開支。特別是長者,亦是節省一元得一元,他們只是依靠積蓄過活,所以在應節食品方面,會盡量節省,他們很多都會等待社福機構的捐贈,很少自己去買。」香港聖公會麥理浩夫人中心計劃總監史思明說。 「過 (農曆) 新年後,在三至四月比去年同期少了四成的生意,今次進行糭的推廣,是我們很新的嘗試,希望可以更快讓我們業務恢復正常運作,我們的基層婦女 (員工) 及同事可以有工作做。」社企「細味公平」總經理陳家惠說。 締造多贏局面 社工史思明指基層市民於大時大所得到捐贈的應節食品,為街坊帶來希望。「糭」有你鼓勵活動其中一個合作伙伴是香港聖公會麥理浩夫人中心「社區互惠銀行」,它們鼓勵不同持份者,包括:社福界及商界伙伴,一起去關心基層,除了街坊得到糭之外,同時網絡到不同的商戶及社福機構,為街坊帶來希望及關懷。接受捐贈的獨居長者梁婆婆說:「(免費派糭) 對我們長者很好,真係很不錯,很多謝善長人翁。」 在「糭」有你鼓勵活動下,社企業務得到改善,同時為社企基層婦女員工重新帶來就業機會。陳女士指,活動協助到社企帶來兩成的生意,希望可以繼續營運下去。她表示社聯社企平台就像橋樑,一邊接觸商家,另一邊接觸社福機構及社企,締造三贏的局面。一些商家會藉着時節及在採購過程當中,想接觸更多香港企業,透過社聯可以提供很多不同社企及社福機構的服務給商家,商界了解到社聯所推薦的,一定有保証及可以信賴的。 ...
Emergency Support for Unemployed & Grassroots   Social Welfare Caring Campaign for Anti-epidemic

Emergency Support for Unemployed & Grassroots Social Welfare Caring Campaign for Anti-epidemic

Although the epidemic of COVID-19 has eased slightly, it has caused a major blow to the economy and people's livelihood, and the problems of unemployment and underemployment have emerged. According to the survey conducted by The Hong Kong Council of Social Service (HKCSS), nearly 90% of the respondents have decreased their income due to unemployment, underemployment or other reasons. If ...

留家抗疫 照顧者長者齊做廚神

疫情期間,長者及照顧者減少外出留家抗疫,未能親自到社福中心接受服務,長時間被困在家,長者及照顧者之間的溝通及家庭關係可能會出現張力。香港基督教服務處服務總監曾婉姬說:「我們要想想如何提供彈性及貼心的社會服務,到戶上門提供服務給他們。一班同事就想想如何將平時長者在中心的活動,將服務『到戶』給他們,構思了『抗疫廚神』這活動。」 近期很多市民留家抗疫,個個在家煮飯做「廚神」。因此,香港基督教服務處「抗疫廚神」計劃製作甜點教學短片,同時社工準備食材包,並上門送食材包給長者及照顧者使用,嘗試加強長者與照顧者的聯繫,希望他們有更多的良性互動。 曾姑娘指,長者及照顧者煮食後,除了喜歡食,他們亦會拍一些相片給同工,讓同工們知道他們有煮食,同時在整個過程內,社工看見照顧者及長者溝通增加,照顧者亦欣賞到長者,特別是認知障礙症的長者,原來他們都有能力的,他們並不是什麼都不懂的,最後社工都希望透過活動協助認知障礙症長者的生活重回正軌。 參與「抗疫廚神」計劃的照顧者莫女士指,疫情前每天都與年老爸爸到公園散步,現在為了健康,只好留在家,的確有點悶。在計劃中,她和爸爸一起做了鮮果撻、西米糕及糖水,他製作及食得十分開心,她亦很開心。 ...

離院支援 認知障礙症長者:「唔怕,行得走得!」

看見李健甜婆婆如此精靈活潑,很難想像她不但患有認知障礙症(腦退化),早前更因為跌倒傷及脊椎,而需住院。 李健甜婆婆女兒Cindy :「(留院時)她要穿約束衣,她的大小便,飲食都要在床上。醫護人員說因為她是跌倒入院,怕她再跌倒,所以要綁住婆婆,以免她下床或者有什麼意外時再次弄傷。當時醫護人員不知道媽媽有腦退化症(認知障礙症),加上她情緒上的問題及聽醫護人員指示上不太吸收,令醫護人員覺得她很麻煩,更加要約束媽媽,不讓她下床。」 賽馬會耆智園服務部主管梁曙曦表示,不難看見認知障礙症人士留院期間被約束的情況。除了影響患者的情緒外,因為約束而欠缺日常自理機會,出院後變得更難重回家中生活。他說:「長者尤其是有些行為表現,例如:不斷下床、去洗手間、或者說要回家,『姑娘我要走了,這裏不是我住的地方』。坦白說,姑娘已經在忙(處理)發燒的個案或其他個案,未必有空處理有關情況,約束機會便會大增。腦退化症(認知障礙症)的長者需要持之以恆的訓練,例如起床自行洗面、抹面或是梳頭,這些簡單動作也能幫助長者認識時序,提升肌肉力量。醫院員工未必有空間為長者提供這些日常的照顧訓練。日常的照顧會由前線同事代勞,變相長者自理能力便會下降,出院後跌倒再入院的風險仍然存在。」 Cindy:「因為醫生告訴我如果她再跌倒,她的復康機會比較微,有機會要坐輪椅。我們開始想辦法,如何在家中安老,好好康復而不再跌倒。原來有「回家易」計劃,她不用立即由醫院回家,而我們束手無策,我們有了希望。」 賽馬會耆智園的賽馬會「回家易」離院復康計劃提供四個星期的住宿服務及八個星期日間中心服務,包括:認知訓練、個人護理、物理治療、社交訓練等等。李婆婆參加了「回家易」,頭兩晚耆智園更讓外傭全日陪同,除了讓婆婆安心,亦令外傭學懂更多照顧技巧。 Cindy:「我覺得耆智園很聰明的方法就是她的『孫兒』(洋娃娃)。將『孫兒』放在媽媽的身邊,藉着和『孫兒』玩耍、解悶,照顧『孫兒』、換尿片、餵食、交談,讓媽媽忘記了不開心的事情。『回家易』計劃中最幫到媽媽的是她本來是不能走路的,但現在你不但看見她很精靈,還可以每天行走一個多小時。」 李健甜婆婆:「我每天也落街行㗎!」 梁曙曦希望服務可以普及化,令更多長者可以居家安老,同時亦能減輕公共醫療負擔。他說:「以往看見很多個案,尤其是腦退化症(認知障礙症)長者由醫院出院期間,由於屋企未準備好,但又沒有辦法要立即接出院,就算到私人老人院,再次入醫院的機率也是很高。如果我們能全面看這件事,令長者盡快可以復健,提升自我照顧能力,對整體醫療系統也有幫助。很多個案和我分享,可以回家很開心。」 短片製作:flui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