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梯機服務

香港仍然有不少唐樓,年老或行動不便的住戶要走幾十級樓梯卻非易事,就是這個原因促使社聯於2018年與幾間社會服務機構合作推行「落得樓」樓梯機服務計劃,這亦是我們首個將樂齡科技應用「落地」的先導計劃。 長者和殘疾人士透過樓梯機服務往返醫院、診所、長者日間護理中心及復康中心等。也有部份長者透過服務得以外出飲茶、掃墓、參加婚宴及購物等。筆者對幾個個案尤其深刻。 2018年颱風「山竹」襲港,有些屋苑及大廈因水浸導致停電,造成電梯故障。居住於杏花邨的方先生,因風後電梯故障,無法前往醫院應診,「落得樓」樓梯機服務隊伍隨即出動,協助方先生安全出入大廈。另一次事發於一間位於六樓的日間長者中心,大廈突然停電,不能使用電梯,服務隊伍使用兩部樓梯機把九位老友記安全送下樓,樓梯機操作員前後走了幾百級樓梯,渾身濕透。 這個試驗計劃成功幫助超過500位體弱人士,提供超過9,000次服務。社會成效評估顯示,計劃能跨越環境障礙,改善長者及護老者的生活質素,促進居家安老。 計劃於本年10月底告一段落,但事情不會就此完結,因社區上確實有不少需要。目前社福機構可申請社署「樂齡及康復創科應用基金」購置樓梯機,但人手配置卻沒得到資助,業界會繼續與當局商討合適的財務安排及服務設計,以支援有需要的長者和殘疾人士。 說到底,居家安老並非只是避免長者過早入住安老院舍,而是即使行動不便也不致坐困愁城。透過社會服務,他們能與社區保持連繫和互動,如何善用樂齡科技是重要一環。 文章刊於2020年10月27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奬券基金「乾塘」的迷思

好幾屆政府都說重視長者福祉,在福利服務的開支也確實增長不少,但無論增幅如何顯著,目前仍只是在追落後的處境。勞福局局長最近在其網誌談到院舍服務供應的問題,也明言隨著人口高齡化,輪候安老院的人數在現屆政府期間只會不斷增加,未來的挑戰會更大。 局長又提到用以資助興建福利服務設施的奬券基金,剩下可動用的結餘用不到幾年,再加上疫情導致六合彩停頓半年有多,基金收入估計會大幅減少,瀕臨「乾塘」。 奬券基金「乾塘」之說當然令人憂慮,但未至過於悲觀,皆因目前興建一間院舍動輒十年八載,而各項目也甚少同一時間進行,基金的現金流應問題不大,資源不會一下子用盡。再說,賽馬會已恢復六合彩攪珠,除網上及電話投注外,上星期已恢復在場外投注處提供六合彩購票服務,奬券基金的收入也會隨之回升。 即使所有外在因素都不利,這也是個好機會檢討福利服務資源的問題。奬券基金於一九六五年設立,主要收入來源是六合彩的收益,拍賣車牌及投資回報,用以資助福利計劃的非經常開支及補助有期限的試驗計劃。制度行之已久,隨著社會環境改變,當中的設計是否有需要修訂,例如六合彩銷售收入撥入奬券基金的百分比,以至政府注資等等。 雖然政府面對赤字預算,財政儲備也從近萬億元跌至八千多億元,但仍然是個大數目,區區出資百億元以興建院舍為巿民提供適切服務,在於決心多於財政考慮吧。 至於其他措施,如放寬安老院樓高限制、豁免安老院地積比率、加快審批「私人土地作福利用途特別計劃」、探討在每個私人房屋發展項目須加入安老及復康服務處所,以至增加社區照顧服務和支援照顧者等等,所有能夠有效增加服務供應的措施都值得考慮,這是業界共識了,不在此贅。 文章刊於2020年10月21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培育社創種子

創新和社會責任不可能一蹴即至,需要從少培育,只要一些鼓勵和引導,年輕人的無限想像很可能演化為實際計劃,造福社會。最近筆者參與一項社創計劃,就接觸到不少具熱誠和潛能的中學生。 其中,四位來自真光女書院的中四同學遊走九龍城區時,令她們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聞名遐邇的古蹟和美味的東南亞小吃,而是一袋又一袋的黑色垃圾袋隨街可見,蟑螂、老鼠通處走。她們與街坊交流後,發現非法棄置垃圾問題嚴重,困擾街坊多時,於是研究從廚餘回收入手,改善當區的衛生問題。 她們參考圖書車和美食車的外型,設計廚餘回收車「Easy Car」,車內設有乾燥式廚餘處理機,可即時透過脫水方式烘乾廚餘,再以微生物菌分解廚餘。處理好的廚餘將運往農場用作堆肥。同學們更研究於車廂頂部設置太陽能板以及採用DC直流冷氣機,以減低能源消耗和噪音污染。 這個一站式回收與處理廚餘的意念創新,既環保,又能改善區內衛生,獲得「社創.社區4.0」比賽冠軍。她們將於明年前往印尼峇里島,親身考察海外多元社創項目。 今屆比賽在疫情下面對各種限制,但同學們努力不懈,靈活運用不同方法完成比賽,仍然收到來自全港28間中學的35個方案,其中14個入圍隊伍更體驗完整的社創過程,製作出實體原型。期望這個計劃為青年人播下社創種子,培育創新精神。 文章刊於2020年10月14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社會房屋三年誌

回想起三年多前開始推動「社會房屋」,一路走來,並不容易,首個共享房屋計劃能在現屆政府實現,也是出乎意料之外。 「社會房屋共享計劃」得到香港公益金及社創基金撥款支持,由2017年9月開始,為期三年,作為民間主導的房屋試驗計劃。社聯作為房屋中介平台,承租和翻新閒置住宅單位,邀請不同非政府機構參與負責營運項目,為住戶提供社會支援服務,並得到不少商業機構及專業團體支持。 計劃開展至今,接獲有意出租的住宅單位共有七百餘個,經評估後提供當中五百多個單位給有需要的基層市民居住,至今已有千多人入住。如果以單位數目來說,算是超標完成了。然而,我們由始至終並非單純在搞房屋項目,而是在意住戶的改變和所提供的社會服務是否適切有效。 社會影響評估結果顯示,97.4%的住戶滿意計劃,成效非常正面。基層街坊入住共享房屋前多住於不適切住房,人均居住面積只得62平方呎,入住後大幅上升近一倍,達至120呎,居住環境得以大大改善。還有部分居民原本是露宿者,入住社會房屋後生活有了極大改變,我們早前訪問其中一位,得知他現有固定工作,並建立了儲蓄習慣,令我十分感動。 至於住屋開支方面,租金及水電費的中位數由$5,380減至$3,701,減幅超過三成,大大紓緩住屋開支壓力。住戶亦成功建立社區資本網絡及鄰里互助關係,例如參與更多社區活動、義務工作及樓宇管理。而95.9%受訪住戶表示在入住後認識了新朋友,亦會主動關心鄰居及對方需要,避免「被社區孤立」的情況。 另一方面,現有十多間社福機構參與營運社會房屋,其中多間亦計劃利用閒置土地建造組合社會房屋,可見社會房屋的生態系統已逐步形成。 經歷三年,社聯當初訂定的目標已大致完成,未來我們會集中營運現有的五百多個社會房屋單位、處理未補價出售資助房屋出租計劃的單位,以及推動組合社會房屋的發展,期望更多基層居民可以改善他們的居住環境及生活質素。 文章刊於2020年10月8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支援照顧者

早前一名母親疑不堪照顧壓力,勒斃21歲的中度智障兒子。這宗轟動全城的悲劇,再次喚起社會對照顧者的關注。說「再次」,是因為這類倫常慘案已非首次發生。今年5月,一名七旬母親疑因心力交瘁,與智障女兒一起墮樓自盡;再早些年,先後發生八旬翁勒斃中風妻子、兒子斬死有長期病患的年邁母親。 悲劇折射出照顧者支援系統不足,在母親涉勒斃兒子的案中,兒子一直居於特殊學校宿舍,至事發前數日因滿21歲必須離校,搬回家中居住。若智障人士要輪候入住政府資助的智障宿舍,現時平均要等十多年,意味成年智障者離校後或落入「真空期」缺乏支援服務。 原本應可由院舍分擔的照顧責任,由於住院服務嚴重落後,現在要資源匱乏的家人獨力承擔。智障人士的家人往往需要每周七天「全天候」照顧,如智障家庭成員有情緒行為問題等,勢必加劇照顧壓力。一旦壓力爆煲,隨時釀成慘劇。 社聯最新一項調查發現,不少成年殘疾人士的家庭照顧者承受沉重壓力,當中有五成人更屬高危群組,生活質素較整體受訪者為差。他們分別為「自我照顧能力較差對象的照顧者」及「剛離校殘疾成人的壯年照顧者」,雙雙自評照顧壓力大及個人生活計劃受到影響。 當局應設立個案管理制度以辨識高危照顧者家庭,並整合社區支援服務,增加具彈性的喘息服務和緊急支援,以至恆常化照顧者津貼等。不少外國政府早已制訂全面的「照顧者政策」,確認照顧者對社會的付出及貢獻,讓他們受到重視和尊重,擁有持續參與經濟、社區生活等的權利。反觀香港卻一直沒有訂立「照顧者為本」的政策,我們應反省社會是否忽略了照顧者的需要。 支援照顧者,政府和社會必須做得更多。 文章刊於2020年10月2日《 Recruit - 蔡海偉專欄》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