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apture

「簡約公屋」改善基層生活

政府近期披露「簡約公屋」的選址、造價、單位大小,以至設備及配套等細節,當中有些部分引起社會關注,包括對成本、居住環境及交通配套的憂慮,這些關注都不難理解,過去興建公屋及過渡性房屋時,亦有不少議員、居民及地區人士提出類似意見。 我們分析這類公共項目是否物有所值時,除了計算經濟成本,亦要考慮項目可帶來的社會效益,還有不推行(或推行)有關項目的社會成本。 社聯過去幾年倡導社會房屋 / 過渡性房屋,合共營運三個項目,包括位於深水埗南昌街的本港首個組合社會房屋項目,一路走來,遇過不少困難和質疑,但項目的社會效益卻相當顯著,除了住戶的租金較居住劏房時大幅下降、居住環境得到改善,更重要的是住戶與社區重新連結,無論個人,家庭及子女都更容易獲得支援,兒童能在合適的環境中成長,學習、家庭關係,以至身心健康都得到改善,增加上流和脫貧機會,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成效指標。 每次聽到住戶入住社會房屋後的分享,尤其對兒童成長帶來的裨益,都是對使用閒置土地興建過渡性房屋的肯定。熟悉規劃及土地運用的朋友都知道,由於一些長遠規劃或其他原因,政府土地閒置一、二十年是很平常的事情,可謂司空見慣。但對處於成長階段的兒童,一、兩年的延誤都太長,影響可以很大,如果可以早點提供合適的支援,改善居住及學習環境,可以帶來很大改變,意義重大。 現時政府計劃在未來五年內興建約三萬個「簡約公屋」單位,其中一半單位建於巿區,也有較多的大單位適合有兒童的家庭,租期及可用年期也較長,正正填補了過去幾年興建過渡性房屋的不足,積極回應社會需要,很值得社會肯定及支持。 另外,「簡約公屋」由建築署的專業團隊負責興建,相對於由個別社福機構興建不同的過渡性房屋,在設計、招標、項目管理方面都更專業及更有規模經濟效益,可以節省建造成本。政府最近提交予立法會的交件也顯示,「簡約公屋」以每平方米計算的建造成本,比過渡性房屋低百分之二十。 如果一切順利,首個「簡約公屋」計劃可於一年多後面世。為持續監察和檢討計劃的成效,政府可定期公布相關數據及指標,例如入住及輪轉數字,以至一些社會影響評估項目,包括貧窮情況及服務需要等,從而不斷改善計劃,幫助更多劏房家庭,亦讓社會清楚明白計劃的社會效益。 社會正面對嚴峻的劏房問題,在有限的土地供應下,我們有需要用其他資源換取更多時間和空間,填補公營房屋供應不足的缺口,盡快改善基層家庭的生活。 文章刊於2023年2月2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為照顧者創造喘息空間

新年伊始,筆者先祝各位新年進步,身體健康。每逢大時大節,不少人視之為放假休息的好機會,藉此享受天倫之樂,良朋共聚。但對照顧者而言,照顧是「全年無休」的,即使節日也未能休假放鬆,仍要忙著照料家人。 照顧者往往因而容易忽略自己需要,把整個生活重心放在家人身上、犧牲個人時間,結果弄得身心俱疲。不少照顧者都是獨力承擔沉重的照顧責任,一人打理家人的起居飲食,寸步不離地貼身照顧。當遇有難題時,例如經濟困難、欠缺照顧技巧、與其他家人在照顧安排上出現分歧等,也不知道可向誰尋求協助,加上喘息空間不足,一旦壓力「爆煲」,隨時導致家庭悲劇。 其實,「照顧」並非個別照顧者和一個家庭的事情,尤其在人口高齡化、家庭結構變小的情況下,單靠一人怎有足夠力量和資源背負所有照顧責任?人人也有機會成為照顧者,因此「照顧」亦有賴整個社會共同承托,避免照顧者落入孤單無助的困境。 根據社聯的《照顧者喘息需要研究》,為照顧者提供適切的喘息服務,是紓緩壓力的重要一環。研究顯示,照顧者皆希望有更多喘息機會,可抽空處理個人事務、身體檢查,以至參與社交活動。故此,除增加恆常的暫託服務名額外,也要發展更具彈性的社區支援服務,例如加強到戶看顧服務,以及更多同路人小組和社區互助網絡。 再者,我們有必要盡快建立一套照顧者為本政策,承認照顧者身分、肯定他們付出,讓他們獲得應有的支援。然而,目前本港仍未有就照顧者定下清晰定義,也沒有就相關人數作正式統計,只能從零碎或重疊的數據估算。按社聯估算,本港照顧者人數達130萬人。 除公共政策和社會服務,社區也可伸出援手、關心身邊的照顧者,無論是照顧者的家人、朋友,以至鄰居皆可出一分力,譬如介紹社區資源、協助分擔日常生活照顧事務等,最重要是多聆聽與支持他們;而企業亦可營造照顧者友善的工作環境,支援員工平衡家庭照顧與工作的需要。 期望各界攜手,透過提供合適到位的支援,同行分擔照顧責任,為照顧者創造更多喘息空間。 文章刊於2023年1月27日《Recruit – 蔡海偉專欄》 ...

樂齡智能家居系統

農曆新年伊始,先祝各位讀者龍馬精神,萬事如意。 疫情緩和,市民可以更安心地恢復各種賀年活動,與長輩聚首一堂吃團年飯、開年飯,高興萬分。對長者來說,在農曆新年期間可以跟隨習俗,預備賀年糕點糖果、大掃除整理家居和參與宗教活動,至為重要,這不但是傳統及傳承,讓長者繼續日常生活習慣,更對他們維持自信心、認知及自我照顧能力有很大作用。 然而,隨著長者年紀越大,身體機能減弱,家人必須好好注意家居安全,除了基本的家居設計,如扶手和較低的工作台之外,安裝一些有監測功能的智能系統是未來的發展趨勢。歐美和澳洲已發展各式各樣的智能監測系統,運用物聯網(IOT)概念,為獨居和居住於長者住屋設施的長者提供服務,令長者、家人和照顧者可以更安心。 許多先進的健康監測、活動監測、家居配套自動化及遠程醫療等設備,可收集個人日常生活數據,例如是否坐得太久、飲食規律、衛生清潔狀況,以至跌倒警報等。系統會分析個人健康狀況的變化,除通知使用者及家屬,也可將數據傳輸予醫療及照顧人員跟進。 至於本港,最近煤氣公司推出「智醒生活暖萬家捐贈」計劃,為全港一萬個有需要的家庭安裝智能控制器及智能煤氣錶,方便長者和家人遙距監察爐具情況。智能控制器可連接長者現有煮食爐,將之連接長者和照顧者的手機,一同監察煮食爐。萬一長者離家時忘記關火,智慧爐具會透過手機發出警報,用戶即使不同住,甚至身處海外,亦可透過手機遙距關閉煮食爐。另外,當智能煤氣錶探測到家居有不正常的用量或洩漏,會自動切斷供氣,進一步確保家居安全。 樂齡科技能夠提升長者的生活質素,同時減低照顧者的負擔,期望日後透過民、商、科、官的伙伴合作,為本地長者提供更多家居智能系統,實踐居家養老的目標。 文章刊於2023年1月26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醫社合作」推展基層醫療服務

政府上月公布《基層醫療健康藍圖》以應對人口高齡化及慢性疾病病患率上升所帶來的挑戰,筆者日前參加當局的研討會,醫衞局局長盧寵茂教授提及醫療改革必須在高速路上,需要更有效進行公私營合作,而其他講者不約而同談及「醫社合作」。 《藍圖》特別提出處理兩種最普遍的兩項慢性疾病:高血壓和糖尿病,冀以「慢性疾病共同治理計劃」向此兩類患者提供資助,並透過地區康健中心的支援下,使他們在私營服務界別診斷和管理疾病。 事實上,公營醫療系統早已不勝負荷,透過公私合營方式能為市民提供更多基層醫療服務選擇,當中能否成事取決於如何令市民提高自我管理疾病的動機和能力,使他們能作出最佳醫療選擇和履行健康生活,當中多以社會服務機構營運的地區康健中心擔當不可或缺的角色。 至於其他在社區扎根多年的社福機構也有很龐大的服務網絡,服務單位超過4,000個,能夠接觸不同階層的巿民,尤其是較弱勢的一群,包括長者、殘疾人士、有特別需要的兒童,少數族裔,以至居於劏房的基層家庭。 再者,不少機構本身已有提供基層醫療服務,也同時營運診所、牙醫中心、社區藥房,職業及物理治療服務等,如能配合醫管局及地區康健中心的服務,「醫社合作」將能產生更大的協同效應。故此,當局除了配置地區康健中心外,也可考慮資助更多社會服務單位直接參與提供基層醫療服務,藉以擴大服務覆蓋網絡。 此外,除了應對慢性病醫療服務需要外,也要從預防工作著手提升整體市民健康,做到「未病先防、已病早治、既病防變」,特別讓未病及初病的市民及早識別和處理健康問題,當中涉及飲食、康樂、運動、勞工、教育、精神健康等多個政策範疇,社福界會繼續積極參與其中,為不同群體提供適切的服務。 兔年將至,先同大家拜早年,來年萬事如意,吃好睡好,身體要好! 文章刊於2023年1月17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培力」家長

農曆新年將至,相信不少家長除了忙於辦年貨,也為子女假期前的考試測驗作戰。經常聽到為人父母的朋友說,應付子女功課和校內外評測是個感情大考驗,很難完全放手依賴子女自律溫習,但過於嚴厲許多時候很傷感情。再者,子女逐漸成長,生活多磨擦,感覺彼此好像越走越遠。 雖然未至於「生仔要考牌」,但基本的家長教育相當重要。為了將創新的家長教育手法帶入社區,社聯兩年多前與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合作,並聯同十間社福機構推行「賽馬會『你』想家長培力計劃」,推動培力及轉化以學習為本的家長教育手法。 概括而言,就是自主人生,思考如何與子女同行,讓子女盡情發揮潛能,例如從自身成長故事中找出與子女的連結、如何克服親職焦慮,以至鼓勵家長主動參與,建立到位的家長互助支援網絡等。兩年多期間為2,600位家長提供服務,效果非常顯著,家長更勇於向子女表達情感,說出自己的經歷,並以一種嶄新視角來理解子女行為,尋回為人父母的初心,與子女同行成長。 事實上,培育子女從來不能一本通書讀到老,也不能人云亦云盲目複製他人的管教方法,這套培力及轉化學習為本的家長教育手法不僅為家長們建立一套獨一無二和合適的子女相處方式,亦革新了教育界和社福界的家長教育模式,值得繼續推廣至其他服務範疇,藉以回應不斷轉變的社會需要。 文章刊於2023年1月11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