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齡科技在院舍 – 持續健康監測系統 即時監測院友 減輕人手壓力

第五波疫情高峰時,數以百萬計的市民不幸確診染疫,當中包括:院舍長者及殘疾人士、前線員工等。確診院友需要進行原址檢疫,同時有大量未確診院友需要隔離觀察,另一邊廂,前線員工確診,或是其家人確診而被列為密切接觸者,令員工不可上班。確診及隔離中的院友醫療監察需求大增,員工人手大減,令院舍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 樂齡科技「生命表徵持續監測系統」支援院舍 為支援安老及殘疾人士院舍應對第五波新冠疫情,社聯聯繫了樂齡科技產品及服務供應商,並與社會福利署、信和集團及黃廷方慈善基金合作,為有緊急需要的院舍提供500套遙距健康監測系統,支援院舍在人手緊拙的情況下,實時監測院友的身體狀況,合共40間機構、268個安老及復康單位受惠。 其中一間應用了「持續健康監測系統」的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雲華護理安老苑,其物理治療師宗銳程指出,在應用系統之前,每更需要安排一位護理員的人手,不停地輪流為150位院友量血氧飽和度及脈搏。他說:「留在院舍的長者出現確診,或成為密切接觸者,就算當天沒有病,過一兩天就會發病,所以要在院舍監察院友生命表徵的轉變,令人力資源會變得好緊張。」 透過系統,院舍在較少人力資源的情況下,亦可做到生命表徵的持續監察,包括:即時血氧飽和度、脈搏變化及體溫等,並在異常情況下發出警報,通知當值員工。 他續說:「首先多謝社聯,在第五波疫情時,找到倍靈指環這個系統,做到持續生命表徵監察,對監察院友的轉變是很大幫助。患者一直帶着指環,做一個持續的生命表徵監察,我們透過系統預設的警報,讓工作人員了解患者的體溫及血氧轉變,讓工作人員即時跟進。好處方面,除了及時提醒員工跟進之外,有需要的話,可以透過系統得到患者早一兩個小時的數據,在覆診時可以向醫生講解。前線同工方面,不用每一次到床邊接觸才可以得到數據。在控制疫情方面,可以減少員工與確診者的接觸,減少員工將病毒傳播至另一位院友的危險。」 如院舍對應用樂齡科技有任何查詢,歡迎與樂齡科技平台聯絡 網站:www.GTPlatform.hk   電郵:[email protected] 電話:3611 8311 ...

樂齡科技在院舍 – 遙距醫療系統助染疫者接受治療

第五波疫情高峰時,醫療系統負擔非常大,確診院舍長者及殘疾人士需要進行原址檢疫,為院舍帶來很大壓力,例如:院舍沒有駐院醫生如何處理治療病人等。因此,部分院舍在社聯的支援下,與提供遠程醫療服務的公司借用了數套樂齡科技「遙距醫療系統」。醫生透過視像會診,指示院舍護士使用精密的視像診斷器,檢查病人即時的血氧飽和度、脈搏、聽心肺、看耳窩、喉嚨等身體狀況,以協助斷症及開藥。 其中一間應用了「遙距醫療系統」的東華三院賽馬會復康中心,其護士主任伍九嫺說:「其中一位院友初步確診,他一向呼吸都不是太順暢,需要用氧氣機,如果氧氣比較少時,血氧含量會下降,當時我們聯絡到一位醫生做視像會診,病人接駁遙距醫療系統,醫生有連續性的維生指標及資訊參考,在等待救護車的12至13小時當中,醫生不斷監察病人的血含氧量,決定供氧是加或是減,同時指示我們護士需要提供什麼舒緩劑,最終經救護車送院友去醫院,得到適當治療。」 應用樂齡科技寄語 伍姑娘指經過第五波疫情之後,每間院舍都需要提升隔離設施。當提升隔離設施時安裝了遙距醫療系統,不只是新冠疫情,將會在未來院舍應對不同的傳染病時,提供很大的幫助。 如院舍對應用樂齡科技有任何查詢,歡迎與樂齡科技平台聯絡 網站:https://GTPlatform.hk   電郵:[email protected] 電話:3611 8311 ...

長新冠對長者吞嚥能力的影響不容忽視

第五波疫情嚴重,數以百萬計的市民感染新冠肺炎,他們康復後有不同程度的「新冠肺炎長期綜合後遺症」(長新冠),而前線院舍同工反映,院舍長者的長新冠徵狀包括吞嚥能力下降,影響長者進食,部分更需要由正餐改食糊餐。在嘉里集團支持下,香港盲人輔導會九龍盲人安老院參與了香港大學吞嚥研究所的計劃,言語治療師到院舍為曾經確診的長者進行吞嚥能力評估及制訂個人訓練計劃,由言語治療師的助理提供一星期二至三次的訓練,改善長者的吞嚥能力。 長新冠院舍長者吞嚥能力下降 「患上新冠肺炎長者吞嚥和飲水都會每況越下,我們評估他們進食為何受到影響,例如身體機能下降,手部無力進食,食慾下降,在環境上他們困住在自己床位,都容易影響他們胃口。在兩個多月的留院隔離情況,他們的體重是有所下降。」香港盲人輔導會九龍盲人安老院院長楊琼說。 香港盲人輔導會一級職業治療師趙達燊為長新冠長者進行90毫升飲水測試,了解他們的吞嚥及身體機能狀況。正常來說,長者飲水時血氧水平不會有太大變動,但長新冠長者飲水頭60秒時,發現他們的血含氧量下降,然後大約需要30秒才可以提升血含氧量,恢復到原本狀態,這是機構在院舍中未曾發現的。 「長者康復後呼吸會差了,他們肌肉的能力會下降,這兩樣都和進食好有關係,進食時那道氣不協調,是比較容易濁親,進食時需要用到不同肌肉,如果他們肌肉轉弱,他們會不夠力進食,不夠力去食,可能係咀嚼不好,都會令長者吞嚥時濁親。第三個比較常見原因是,長者患上新冠肺炎時曾經插喉,所有插喉人士的康復期他們吞咽能力及聲線都會變差。」香港大學吞嚥研究所所長陳文琪博士說。 長者吞嚥能力訓練 在嘉里集團支持下,香港大學吞嚥研究所開展吞嚥能力訓練計劃,照顧一群院舍新冠肺炎康復長者,言語治療師到院舍為曾經確診的長者進行吞嚥能力評估及制訂個人化訓練計劃,由言語治療師的助理提供一星期二至三次的訓練,改善長者的吞嚥能力。陳博士說:「在外國文獻看到,如果我們立即提供集中治療,他們進食能力會很快進步。長者有言語治療師做評估,例如他條脷差了,沒有力咀嚼,吞嚥時頸部肌肉不足,知道問題後,我們會設計個人化訓練計劃,例如練習條脷要多大力,要練多少下,是否用電刺激,只有言語治療師設計好,這個計劃的特色是會有助手協助訓練。」 趙達燊表示,根據在2022年2月疫情爆發的數據,超過一半長者40位需要進食糊餐,長者們接受了香港大學的訓練後,在2022年6月再做統計,發覺他們進食糊餐的數字已經回落到29位,下降了13%。 留意院舍及社區長者的吞嚥情況 陳博士指,需要留意新冠肺炎康復長者的進食情況,例如:進食和飲水時有沒有比較多出現咳或濁到,有沒有向照顧者表示不喜歡吃東西,長者體重有沒有下降等等。如果有以上情況,就需要盡快找言語治療師進行詳細評估,看看他們是否因為患上新冠肺炎後,身體狀況轉差,需要進行吞嚥訓練。 家居吞嚥練習「口部強身操」教學短片 https://youtu.be/vEywdgd5tgM ...

愛 · 傳遞:讓自閉症青年從工作尋找自信

一個平日的下午,大部分人都應該忙於工作,沒想過當走入寧靜的坪洲小巷,竟然有一家咖啡店客人絡繹不絕,店外的寧靜與店內的熱鬧成強烈對比,更令人驚喜的是這家咖啡店是專門為自閉症譜系障礙(自閉症)青年提供培訓及就業機會的社會企業(社企),讓客人可以親身感受到他們殷勤的服務與美味的出品。 「愛 · 傳遞」是一家2015年成立的社福機構,目標是以愛與包容關愛有需要人士,其中一項工作是專注為自閉症人士與不同僱主配對,讓自閉症青年可以發揮一己所長。「愛 · 傳遞」創會主席潘嘉麗Kitty提到,這家受歡迎的咖啡館,除了有商業元素以招呼客人之外,更希望透過咖啡館提供一些就業機會予自閉症年青人。同時亦可服務坪洲社區的獨居長者,可以探訪他們及提供活動給他們。 Kitty明白到不少自閉症青年的家長所擔憂的,就是他們將來在社會中難以尋找到合適的就業機會,這個課題成為機構的工作重點。她說:「自閉症青年比較多一些重複性的行為,而且很多時候,譬如在情緒上與社交能力方面,是有所局限。我們很希望提供足夠的培訓給他們,當他們有機會有限度接觸客人時,無形中擴展了他們的社交能力。」 這家名為The Edible Projects的咖啡館成為了機構轄下的一家社會企業,讓自閉症青年可以接觸到餐飲業而發揮所長,Kitty的女兒Stefanie更辭去之前的工作,搬到坪洲居住,負責管理咖啡館的日常業務,她深深體會到自閉症青年在工作過程上出現的轉變。 「其實在最初,他們(自閉症青年)可能剛剛進入一個陌生環境工作,一下子面對很多陌生的人,而且飲食業有時候會很多客人同時光顧,同時下單,可能有一堆工作同時出現,他們可能未必立刻懂得處理及安排。最初時他們會比較煩躁及不懂處理,但後來當工作時日長了,了解多了並且熟手了之後,他們會懂得知道如何處理食物,如何安排適當的上菜次序,繼而懂得處理自己在工作中的情緒。」Stefanie說。  在一個良好的工作環境下,自閉症年青人有機會發揮自己,更有機會可以練習如何處理情緒,並訓練溝通技巧。然而在Stefanie心目中,他們有一些長處是對工作有所幫助的,例如:清晰的工作程序,有些自閉症年青人的特徵是對程序有良好記憶,清楚記得每一個工序,不會把次序調亂弄錯,有時更會提醒Stefanie。 Kitty強調社會大眾可以多加留意自閉症人士的長處,不是過分留意他們做不到的地方,而是看到他們有能力做得到的。相信如果更多人看到,自閉症青年將會有更多就業機會,也可以幫助社會,因為他們是社會的一份資源。 短片製作:fluid ...

聘請失業婦女任社區關愛大使 探訪社區長者及殘疾人士

第五波疫情爆發時,就業市場受到嚴重衝擊,部分行業更受限於防疫措施而成為失業或開工不足的重災區。有見及此,渣打銀行慈善基金捐出1,000萬元,資助社聯推出「失業婦女就業支援計劃」,由超過90個社福機構的單位聘請超過300名失業婦女擔任社區關愛大使,提供2個月兼職機會,緩解短期的財政負擔。社區關愛大使會上門送遞食物及防疫物資,給予約一萬名行動不便的弱勢社群,例如:獨居長者、雙老家庭,殘疾人士等,讓他們留在家中抗疫同時亦能感受到社區溫暖。 「第五波疫情爆發想到很多低收入家庭的情況,尤其是一些就業不足的婦女,在這時候,我們想到聯絡社聯,因為在2020年為我們做了『渣打社聯劏房住戶租金資助計劃』。社聯很快便聯絡到九十多間不同的社福單位,向三百多名婦女提供就業機會,今次的就業機會是為獨居長者或傷殘人士提供物資,令到大家受惠。」渣打香港公共事務、品牌及市場推廣主管關懿婷說。 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聘請的社區關愛大使阿嫺在第五波疫情前,和丈夫同是飲食業員工,但政府在第五波疫情爆發時限制酒樓營業時間,結果酒樓要求他們放無薪假。她說:「(疫情) 對於我們打工仔在經濟上很重創,丈夫情緒爆炸,很害怕疫情,沒有錢供樓,去了找私人借貸,疫情使他出現了驚恐引至抑鬱症。」 阿嫺參與了社區關愛大使的兼職工作,星期一至五工作兩小時,每次探訪約三至五位長者及殘疾人士,既可放鬆心情及賺錢之餘,同時照顧到患病丈夫,她續說:「我覺得(工作)好像是探自己父母,好開心看到老人家,雖然他們行動不便,但有一種親切的感覺,老人家見到我們會很感恩,物質上對他們不是很需要,而是得到他人的慰藉,我們久不久去探望他們,他們會很感恩我們去探望,互相傾談,知道有其他人關心他們。」 其中一位受惠者是年長照顧者張伯伯,他需要單獨照顧中風太太及同住的外母,他說:「照顧比較辛苦,行不開,另外生活上,我們攞綜援在生活上比較緊張。靜姑娘(社區關愛大使)幾好,每次上來都會問候我們,身體狀況如何,叮囑我們要保重身體。當有物資派,心情當然好轉,飯菜會有固定時間送上門,不用我們擔心,可以慳回時間及金錢,變相多了時間去照顧太太,輕鬆得多。」 協助少數族裔婦女融入社會 其中一個參與單位是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多元文化就業服務,其隊長鍾菀婷指,參與計劃目的是支持少數族裔就業,特別是婦女,因為文化及語言的原因很難在香港找到工作,尤其是在疫情期間,所以讓一群少數族裔婦女參與計劃,融入香港社會。 少數族裔婦女Farhath因為家庭經濟需要,申請了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社區關愛大使的工作,並說:「真的有幸參與這份工作,接受這份工作後,當我開始工作,我明白這不僅僅是一份工作,服務長者成為我的責任,這是祝福的感覺,因為當我為他們做事的時候,長者會來祝福我,謝謝我,他們很有禮貌,這真的讓我感覺很好。」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