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共創」回應社會需要

今年是社聯成立75周年。過去大半世紀,見證了香港幾許變遷,每個時代有其獨特挑戰與機遇,各階層的需要也隨時代而變化,社會福利服務必須與時並進。社聯趁著周年紀念之際,重新審視和制定未來發展方針,以「同行共創」作為重要策略概念,緊貼時代步伐,為邁向下一個新里程做好準備。 以「同行共創」作為發展策略定位乃基於推動社會發展不能只由一間機構、一間企業去做,也並非只單靠政府力量成事,而是需要全民參與。每個人、每個機構,都有其優勢,有能力幫助有需要的人。 樂齡科技發展、過渡性社會房屋,以至家居新冠疫苗接種計劃等工作,正正是跨界合作得來的成果,是所有持分者參與才能成就。 早前我們舉辦研討會,匯聚來自官、商、民等跨界伙伴,集思廣益,一同審視香港未來發展,制定策略回應社會需要。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孫玉菡先生、香港賽馬會慈善及社區事務執行總監梁卓偉博士、麥肯錫公司資深董事兼大中華區總裁倪以理先生、香港置地集團公司行政總裁黃友忠先生,以及伍絜宜慈善基金董事伍尚匡先生,還有眾多合作伙伴,均在會上給予許多寶貴意見。 席上分享了對目前社會問題的觀察,留意到社會服務界人手嚴重短缺、移民遺老、疫情對兒童身心發展影響,以至新一代長者的需要轉變等。 上述提出的新社會現象,實在需要深入研究,透過實踐作出具體回應。社會正面臨著不同挑戰,但深信只要不同界別共同努力,通力合作推動服務和政策創新,一加一,絕對可以大於二。 文章刊於2022年9月28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規管大麻二酚CBD產品

近年大麻二酚(CBD)產品在本港逐漸流行,不少品牌相繼推出含有CBD的產品,由食品、飲品、護膚品到香薰也有,標榜有助改善失眠、減壓、美容等功效,讀者或許都聽聞過,甚至曾經使用相關產品。不過,對於CBD與毒品大麻的分別與關係,坊間一直存有疑慮。最近政府表示會把CBD列為毒品,立法管制,預計明年初禁止含有CBD的產品。 目前,已被列入《危險藥物條例》規管的大麻是指含有四氫大麻酚(THC)的大麻素,可從大麻植物提取或合成生產;至於CBD同樣是從大麻植物提取,但並不具有精神活性,即不會如THC般服用後令人亢奮、出現幻覺及上癮。然而,CBD產品在缺乏監管的情況下,消費者難以確定其購買的物品是否含有THC成份。 另一方面,政府數據顯示去年呈報的青年吸毒者上升約四成半,當中逾半青年吸毒者曾吸食大麻,情況令人憂慮。如果CBD產品含有THC成份,會否吸引對大麻毒品蠢蠢欲試的消費者,尤其是年輕人?故政府計劃立法規管CBD的原因不難理解。 不過,由於CBD及THC沒有必然關係,政府在立法前應提供具體的資料數據,清楚顯示CBD產品是否普遍含有THC,以及有否其他加強規管CBD產品及禁絕銷售含有THC成份的產品的方法。 根據戒毒服務同工的觀察,吸毒者吸食大麻的原因並非因試用CBD產品而起,而是主要基於同輩影響,部分亦可能誤信大麻可以減壓或提升創造力等。因此,我們須了解吸毒者吸食大麻的原因,對症下藥,才能有效讓他們遠離毒品。 同時,必須加強公眾教育,提升對藥物安全及毒品的正確認識,避免墮入吸毒陷阱。大家也應互相關顧身心健康,若發現身邊有人情緒受困,面對難以承咼的生活壓力,應鼓勵他們尋求協助,以毒品解壓於事無補。 文章刊登於2022年9月21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愛惜學生 從教育系統着手預防自殺

9月開學,駐校社工嚴陣以待,皆因新冠疫情下每次恢復面授課堂,都是學生自殺高危期。早前5月復課後,月內錄得7宗學童自殺個案,港大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指,數字是近兩三年來新高,比平時高出約兩倍,中心相信此與學校5月起復課,學生學業壓力增加有關。《兒童死亡個案檢討委員會第五份報告》更指出,2016至2018年共有59名兒童死於自殺,最多自殺學童輕生的原因是學業壓力,自殺個案佔非自然死亡個案六成,佔全部死亡個案逾兩成。 學生什麼時候面對較大壓力,也可從社聯的「港講訴Time to Heal」計劃數據看出端倪。此計劃由2019年9月起推展,為有緊急精神健康需要人士提供資助,以接受心理或精神科治療,至今共接獲4000多宗申請,六成申請人為6至24歲兒童及青少年。而每逢復課或考試月份,有關資助申請數目就會急增。在今年5月,計劃共接獲223宗6至24歲人士申請,為同組每月平均申請宗數的3倍,其中四成(93宗)為需要面對文憑試課程的15至17歲高中生群組。 根據2015年政府的《香港精神健康調查》報告,疫情前本港青少年患精神疾病的比率為16.4%,早已高於全球的13.4%。面對反覆不定的疫情、多變的校園防疫政策,不難想像會加劇學生情緒問題。世衛指出,在新冠疫情爆發的第一年,全球焦慮和抑鬱患病率大幅增加25%,疫情導致的社會隔離狀態,帶來前所未有的壓力,其中年輕人和婦女所受影響最嚴重。 減輕學業壓力 提供學習調適 就預防學生復課後的自殺潮,社福界建議從教育系統着手,呼籲教育界減輕學生學業壓力,尤其為有精神病及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提供學習調適,協助他們處理在疫情下更為突顯的學習功能缺損。 按前線社工觀察,復課再加上考試,有精神健康問題的學生實在難以招架。他們受病情或藥物副作用影響,常會疲倦渴睡或頭暈,注意力、記憶力、計劃及組織力、語言流暢度等下降,難以專注學習或活動,以及完成和準時繳交功課,學業壓力是他們面對的最主要壓力之一。因此,提供學習調適是學校可以即時做到,又是對他們最實際的幫助。事實上,教育局自2017年已將精神病納入為特殊教育需要類別。平等機會委員會更指出,協助有精神病的學生學習和享受校園生活,調適是必須的;對所有學生有劃一要求,但令殘疾學生處於不利,就是間接殘疾歧視。 然而不少學校管理人員、教師及家長,因對精神病及《殘疾歧視條例》認知不足,不明白學習調適的意義,擔心會阻礙學生適應社會,或被指偏袒有精神病的學生,而未有調節功課及考試測驗的要求;也有一些學校管理層對師生精神健康未有足夠重視,令教師工作超負荷,難再為有特別需要的學生作個別安排,在種種校本因素下,並未為有需要的學生提供調適。 教局須助學校實踐「實務守則」 其實,「合理遷就」是回應學生的功能缺損以促進其成長,重點在於提高學生的獨立能力,亦有助其他學生明白,社會共融就是要為有需要的人士消弭障礙,彼此尊重與接納,共同享有平等的學習機會。教育局有必要加強有關培訓及監察,協助學校實踐《殘疾歧視條例教育實務守則》。 學校是青少年在家以外的最重要成長場所。疫情下年輕人面對非一般的衝擊,減低學業壓力既能讓師生喘一口氣,減低一項主要的自殺危機因素的出現風險,亦可具體有力地向學生說:「我明白你的苦,我愛你。」 文章刊登於2022年9月19日《明報-觀點》 ...

設劏房專隊 支援高危家庭

月初發生一宗令人痛心的家庭悲劇,一名5歲男童死亡,其母被控謀殺罪。據報懷有身孕的事主一家居於劏房,獨力照顧數名子女,經濟拮据,沒領綜援。 這類高危家庭在港並非罕見,早前社聯進行的「低收入劏房住戶」研究顯示,在近1,400個受訪住戶中,便有200多個是單親劏房家庭。他們大多要照顧1至2名兒童,亦有個案要獨力照顧3至5名兒童,有些家長更是年老長者;四分一的受訪單親住戶覺得自己有身體或精神健康上的問題,這類家庭的生活壓力本來已非常沉重,若家中還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兒童或長期病患成員,那就如雪上加霜,容易釀成悲劇。 現時主要由學校及家庭服務社工為這類高危家庭提供支援,而幼稚園亦開始設有社工支援弱勢家庭。然而,我們有需要強化辨識和支援網絡,以全方位協助高危家庭,其中一個方式是從住屋入手。 在社聯的過渡性社會房屋項目,也留意到有住戶在疫情期間,除了面對經濟困難,還出現情緒困擾、子女管教,甚或精神健康等問題,當中有些已有家庭服務社工跟進,但基於各種外在和內在因素,很難全天候注視家庭狀況,而社會房屋的社工隊正好填補這個空隙。 社會房屋特設社工隊支援住戶,透過舉辦不同活動,以至簡單如向住戶收租,常有機會與住戶保持接觸。在疫情期間,社工隊亦通過線上協助住戶彼此聯繫,促進鄰舍守望相助,故此,每當有住戶出現情緒問題、家庭磨擦,或照顧子女有困難,相熟鄰居能更快察覺得到。透過這些鄰里網絡更易掌握困難住戶的情況,一旦發現高危個案,便能更快速地轉介家庭服務社工跟進,令住戶可獲得及時協助。 滿布劏房的舊區如能有類似的住屋支援隊,透過定期探訪了解住戶的家庭狀況、身心健康及經濟需要,並協助他們尋找社區資源及社會服務支援,將有助減輕住戶的負擔和精神壓力,以至建立更密切的鄰里關係。 政府在增建過渡性社會房屋時,也可考慮成立專為劏房戶而設的支援隊伍,及早辨識、介入及支援高危個案。 文章刊於2022年9月16日《Recruit – 蔡海偉專欄》   ...

吸引年輕人加入照顧行業

安老及殘疾照顧服務一直面對人手短缺及高齡化的問題,根據社署去年向營辦資助安老、康復和家庭及兒童福利服務的非政府機構所收集的人手資料,照顧工作員、院舍服務員及家務助理員的空缺率分別達到17.6%、14%及20.3%,再加上新冠疫情持續多時,不少院舍員工先後染疫,令人手更見緊張。 為紓緩情況,社聯在第五波疫情高峰期時開展招聘計劃,聘請護理或相關專業學系的學生到院舍工作,反應理想。這些正面經驗促成了日前舉行的「社福護士及護理同工招聘日2022」,14間社福機構提供超過300個全職及兼職護士及保健員等職位空缺,200位應屆畢業生到來查詢職位空缺、登記,以至即場面試。 與一些應徵同學談過,他們都很有熱誠,期望學以致用,亦有同學希望在院舍工作,做好日常生活照顧和晚程護理工作,讓院友開心生活。此外,有參與的社福機構希望有更多機會讓就讀護理相關專業的學生多認識社福界的工作機會,皆因院舍工作種類多元化,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發展方向。 事實上,隨著本港人口高齡化,加上修訂《安老院條例》提高安老及殘疾人士院舍的最低人手規定,以至社署正就兒童住宿照顧服務檢討有關服務的人手編制,照顧行業需要大量人力以提供適切的服務,當局和業界必須提供誘因,長遠吸納本地勞工,尤其是年輕人加入照顧行業。 文章刊登於2022年9月14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