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大壓力?

「壓力好大」是港人生活的常用詞,不少港人甚至已經習以為常,覺得有壓力是理所當然的事。民間推廣「精神健康」多年,無奈大眾的關注始終不多,亦忽略了自身的需要。 根據《香港精神健康調查2010-2013》估計,每七人便有一人有焦慮症或抑鬱症等情緒病;然而只有26%患者求醫,有更多患者默然忍受疾病的煎熬。不少患者因為懼怕外間目光而不肯求助,亦有些或因擔心失去工作、居所,甚至子女撫養權等,選擇隱瞞病情。 其實,每個人不論年齡、性別、職業和背景,都有可能受到精神困擾。設身處地,我們都希望得到支持與關懷。 最近發生多宗令人傷感的事件,有聾人被誤送青山醫院、接連有學童自殺、港鐵縱火案等,幾宗事件可能與精神健康有關。這些悲劇讓我們反思,應如何加強支援精神受困的人士,預防悲劇再次發生。 不幸事件提醒我們精神疾病的普遍性,治療及社區支援之需要。接納精神疾病患者及加強針對不同對象的精神健康教育,將有助於早期檢測、介入和預防。如果因為個別個案而令社會對精神病患者產生負面觀感,甚至歧視,只會令患者及家人孤立,令問題惡化。 另一方面,現時每名社工負責的個案平均高達六十四個,如何改善社工和精神科醫生人手不足的問題,以至覆蓋更全面的社區支持服務,也是當務之急。 以上種種需要政府及精神健康服務的專業人士關注,同時亦有賴於香港每一位市民的共同協力。就讓我們摒棄歧視,讓有需要的人得到關心,免於歧視目光的恐懼。 最後,附上香港中文大學的抑鬱症自我測試和一間社福機構的熱線服務,如果你於過去兩個星期經常出現以下情況,代表精神壓力偏高,應尋求專業協助。 食慾改變,如胃口變差或過量進食 失眠或睡眠素質差 說話或行動變得比平日緩慢,或坐立不安 容易疲累 難以集中精神 自信心下降,或責怪自己 有不想生存或自殺的念頭 抑鬱症自我測試: http://cumood.scienceontheweb.net/mood_disorder_test/survey_6.html 香港心理衞生會心理健康熱線︰2772 0047 (辦公時間:星期一至五,下午二時至晚上十時) (文章刊於2017年2月14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新春趁墟

過去的星期日,社聯與聖雅各福群會、仁愛堂及北區墟市節聯席等團體一同在聯和墟舉辦了一個新春墟市,各位攤販帶來富有鄉土氣息的新鮮農作物與特色手工製品。碰巧元宵與情人節臨近,有檔主把有機栽種的本地蔬菜巧手製成蔬菜花束,團體也借來一頂盈滿喜氣的大紅花轎供人拍照留念。檔主、顧客與遊人都逛得開心,一片喜氣洋洋,暖意濃濃。 這次墟市亦設「社區投票」,讓參與的街坊投選最希望在墟市出現的活動,善用社區空間。結果發現,原來街坊最喜歡社區環保回收活動以及藝術創作空間。主辦團體日後營辦墟市,也會聽民意增加這些元素。 近年公民社會大力推動墟市重現香港,希望讓難被主流經濟吸納的市民賺取額外收入的機會,顧客亦可以買到價廉物美及有本土特色的產品。墟市同時是一個讓區內市民交流的平台,檔主與顧客之間富有人情味的交流,相信在大型連鎖店中難以找到。 然而,要在香港辦墟市實非易事,我們與眾多團體都曾指出申請程序繁複及準則不透明。辦一天的墟市,要花上至少半年時間申請,包括向食環署、地政署、康文署、消防處等多個部門申請牌照,而且每次申請程序及標準都不一致。雖然政府過往在多個場合均稱歡迎墟市發展,行動卻未見配合。 民間希望獲得的援助其實很簡單,也明白難以強求政府一下子突破所有制度框框。如政府能考慮以試點計劃的形式,先挑選地區內部份適合的地點納入計劃,制定清晰且具透明度的指引,方便非牟利團體在地區進行更多受居民歡迎的墟市計劃,便是一大德政。 團體將於周日(12日)再次舉辦是次「情『農』墟」,地點移師至上水石湖墟行人專用區。雞年伊始,誠邀大家當日到墟市逛一逛,支持這些充滿人情味的地區經濟活動。   (文章刊於2017年2月7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七十。繼續從心出發

二戰後大批難民逃到香港定居,當時香港沒有甚麼福利制度,現時的社會福利署亦是在1958年才成立,許多扶貧及救災工作均由教會和志願團體負責。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社聯)就是在這種匱乏的社會環境下於1947年成立,並於1951成為法定團體,70年來因應社會轉變而發揮不同的功能。早期殖民地政府的福利制度零碎,社聯肩負協調服務的角色,讓各個志願機構能夠更有效接觸和協助有需要的巿民。 60年代香港社會貧窮,就業服務不多,社聯亦因而開展職業發展服務,也嘗試在尖沙咀開店,售買弱勢社群製作的工藝品。至於70,80年代,政府意識到一套整全福利制度的重要,當時許多服務標準均是透過社聯的平台與志願機構一同訂定,建立了緊密伙伴合作關係。 到了90年代社聯開始著力發展研究工作,為許多社會服務奠定數據基礎,而至千禧年將連結不同界別視為策略工作。今天,社聯無論與專業界別,商界及外國機構都有非常良好的網絡。 70年過去,社聯陪伴幾代香港人成長,見證許多社會大事,也因應時代轉變而變得多元。社聯的機構會員也由純粹的福利服務,覆蓋至關注環境保育、人權,甚至寵物權益等議題的機構。 然而,機構歷史悠長不等如故步自封,怎樣掌握社會脈搏和需要是社聯持續的工作。香港彈丸之地,居住了730萬人,可見的將來仍有許多新挑戰。藉著社聯70周年,我們也在思考未來發展,其中有兩項重點。 第一,人口高齡化是個不能迴避的議題,除了強化基本服務外,也要推動創新,怎樣善用科技於福利服務中,外國經驗已告知我們,這將會成為改善長者和照顧者生活的關鍵。因此,過去幾個月社聯派員到外地考察科技發展,並計劃今年六月舉辦一個與長者生活科技有關的展覽,推動本地創新科技和服務發展,希望港人生活得好,能於香港安身立命。 與此同時,社福界和公民社會的版圖也有很大轉變,小型機構和社會企業如雨後春筍。無論是提供具體服務,抑或從事倡議工作的,都十分需要得到相關支援,例如財務管理,機構透明度,以至營運能力等。故此,社聯將在這方面下功夫,期望能夠協助小型機構茁壯成長。 雞年依始,祝各位新年快樂,也期望各位與社福界共同持守社會公義公平,維護社會的長遠可持續發展和市民的福祉。 (文章刊於2017年1月31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擱置收緊長者綜援資格

特首上星期發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比較過去幾年的輿論,對施政報告的評批好像沒有過去的激烈。可能是卸任在即,公眾對現屆政府也較寬容所致,而四位特首參選人「跑馬仔」的新聞也搶了不少公眾目光。民調對施政報告的整體評分及對扶貧部分的評分也大幅上升。 然而,希望公眾仔細留意報告內容,不單全民退保落空,就連作為社會安全網的綜援制度也收緊。 政府提出將申請長者綜援資格由60歲提高至65歲,推行此措施後,大部份60至64歲的綜援受助人只能申領成人金額,並要參加就業計劃重投勞動市場。然而,年屆六十想要找到工作,並不容易。 參看2011年的香港人口普查數據,由55歲起的勞動人口參與率明顯下降至不足60%,60歲起更進一步跌至36.8%。排除部分真正希望享受退休生活的人士,數據足以反映只要年屆55歲,尤其60歲或以上,想要投入勞動市場也面對極大困難。 現時符合資格的60歲或以上長者可以申請金額較高的長者綜援,其基本金額比成人多約一千元,而且可以申請各項健全成人無法申領的特別津貼,包括社區生活補貼、院舍照顧津貼,以及醫療及康復津貼等。計算津貼在內,平均每名長者綜援受助人每月可以領取五千多元的綜援金。 收緊長者綜援資格,必然削弱綜援對貧窮長者的保障功能,而且事前從未經過社會討論,亦不曾傳出任何消息,這項措施令社福界和基層團體大為震驚。社聯委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民調亦顯示,52%受訪者反對收緊長者綜援資格。 因此,政府不應在未經社會討論下強行實施計劃,如今必須從善如流,擱置再議。 (文章刊於2017年1月24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全民退保落空

特首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將於明天公布,公眾關心的退休保障方案為其中焦點。有傳政府傾向於綜援與長者生活津貼之間多加一層,讓資產不多於14萬元的長者申領貼近綜援金額的援助,預計全港兩成多長者受惠。 換言之,免審查的全民退保制度,始終落空。 相信許多巿民對此甚感失望。退休保障目的在於對長者提供持續保障,不單扶貧,而是一項關乎緩解長壽風險的重要投資,無奈政府始終將之看待成一般的扶貧政策處理。 我們無法預計自己有多長壽、會否有嚴重疾病,只知背後都需要金錢以支撐生活。長者儲起的金錢不只是「棺材本」,亦是要為了無法預計的生活做好準備。 另一個公眾同樣關心的強積金對沖問題,有傳政府擬訂出一個「死線」日期,僱主其後不可再動用僱主供款對沖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此方案為削弱僱員權益的對沖機制劃上句號,做法合理,僱主不應再盲目反對。 現時勞工界關心的是政府會否減少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金額,以博取僱主支持,但這可能影響受解僱員工即時可得的補償,對基層員工影響不可忽視,未必為社會接受。 轉間眼過了四年多,今屆政府任期只剩下數個月,上述政府建議雖有方案,但相信難於任內落實,有待下屆政府處理。尤其關於退休保障的提案,未盡完善,還請下屆政府認真聽取民意,考慮長者需要,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制度。 (文章刊於2017年1月17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