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的社交娛樂專案

本港正值人口高齡化,長者福祉令人關注,誰都希望有個豐盛晚年,可惜不少長者未能如願,目前有15萬獨居長者和另外30萬名長者組成的「雙老家庭」,他們或多或少面對各種社交、醫療和生活難題。 社聯同事在內部「RE-THINK 社創點子比賽」中很擔心長者是否得到適切支援,尤其在疫情下,獨居長者就更難與家人和社區人士接觸。東華三院和香港大學秀圃老年研究中心曾經進行一項關於長者孤獨情緒與精神健康的研究,結果顯示從未使用電腦、智能電話或者平板電腦的長者,有較嚴重的孤獨感。香港城市大學管理科學系今年十月進行的調查也指出長者社交孤立可能增加患病風險,惟受訪長者中,80歲或以下的長者有七成使用智能電話,而80歲以上的長者則只有28%使用,資訊科技並未全面在年長族群普及。 為連結有相同志向及興趣的長者,並建立社會同伴關係,同事們提出一個實體與線上並重的方案,把時下於大中華區流行的「迷你唱K房」改裝成「迷你娛樂交友室」,並結合流動智能應用程式使用,命名為「頤樂無窮一站通」。 簡單來說,是在長者時常流連的地方,例如酒樓、屋邨商場及地區中心等擺放「迷你娛樂交友室」,具備多種簡單易用介面和功能,包括娛樂、資訊、交友、情緒支援,以至提供免費網上視訊電話服務等。這個建議看似天馬行空,其實所有元素已在社區,只是找個載體方便長者使用,但也要考慮如何有效和及時為長者解決使用上的困難。 談到這裡,再提一下港大調查的結果,過生日、過節和掃墓祭祖等均為受訪長者最希望後輩陪伴並感到受重視的事情,我們就趁著冬至和未來幾個新曆和農曆節日,為長者們送上問候和祝福吧。 文章刊登於2021年12月21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少數族裔的社工夢

在香港,少數族裔青年升學難,就業更困難,如何協助他們融入社會、向上流動,一直是社福界和政府共同努力的方向之一。自2019年度起,政府投放逾5億元推行加強支援少數族裔人士的措拖,當中包括為期3年的「少數族裔社區大使」試驗計劃,聘請46名少數族裔服務大使,在社署或受資助非政府機構的服務單位工作,為其他少數族裔提供支援。 是次獲聘的大使主要為剛畢業的職場新鮮人,他們大部分有志在社福界發展,甚至計劃進修成為社工。我們為這班大使舉辦職場培訓,介紹香港的社福服務和制度、成為社工的入職要求,以至如何規劃職業生涯。4位現職的少數族裔社工也現身說法,以前輩身分分享成為社工的初衷和前線工作經驗,鼓勵大使們好好把握目前的工作崗位,吸收知識、裝備自己,為日後進修入行打好根基。 根據一個由少數族裔社工組成的組織統計,現時全港只有18名少數族裔社工,在少數族裔人口超過20萬(撇除外籍傭工)的香港,對這些社工需求很大。其中一位培訓導師,也是本地首位印度裔註冊社工Jeffrey Andrews(安德里),他自己曾得到社工的幫助,從他們身上看到社工如何為別人和社群帶來改變,令他深受鼓舞,希望將這份助人自助的精神延續下去,因此決定協助更多大使投身社會工作行列;至於另一位導師Dhillon Gurbir(狄雷龍)懂得5種語言,包括地道廣東話,可同時服務華人和少數族裔人士,他寄語大使們需發揮自身優勢、累積經驗,為將來成為社工作準備。 這個計劃讓少數族裔連接公共服務,使他們成為社會福利服務的提供者,更是主流化的重要里程碑,讓香港邁向更融和的社會及實現種族平等。大使不只擔當中心與少數族裔服務使用者之間的有效溝通橋樑,更有望成為少數族裔社工的新血。當然,若要水到渠成,亦需服務單位的培訓和政府的持續支持與肯定。 文章刊登於2021年12月17日《Recruit–蔡海偉專欄》 ...

性別友善廁所

上次提及機構內部舉辦「RE-THINK 社創點子比賽」,讓同事組隊針對不同的社會及機構內部議題提出解決方案,其中提到辦公室女廁供不應求的問題,經常大排長龍,其實這也不是辦公室獨有的問題,由公共設施到商場廁所,相信許多女士都有切身感受。 幾位同事先做一些調查,包括辦公室各樓層的男女同事比例,使用量,以及目前男女廁的設計等。基於女同事佔全體同事超過七成半,為有效調度廁所使用量,建議把其中兩個樓層的男廁轉為「性別友善廁所」,即無分性別均能使用,同時又有相當的私密程度。俗稱「尿兜」的小便斗數目會減少,但有獨立間隔,保障私隱,相信男士也歡迎吧。 同事加入不少個人見識和觀察,包括本地大學、企業及海外的青年旅舍均有使用性別友善廁所。再者,除了照顧不同性別人士,也可以方便照顧者,例如父母有時候要帶另一性別的年幼子女上廁所,這可令彼此較安心。 當然,性別友善廁所也可能引發一些疑慮,例如共用有點尷尬和不習慣,這都需要繼續尋求協商方案。 性別友善廁所是為解決女廁荒而提出,但團隊背後有個關乎平等的理念,希望社會可以照顧不同性別認同人士的需要,男、女和跨性別人士也必須受到重視,最重要的是有選擇,這不單是本港持份者的心願,更是國際社會共識了。 文章刊登於2021年12月16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激發社創點子

社聯即將踏入七十五周年,作為一家歷史悠久的機構,必須時常保持「心境年輕」,尤其現今社會不斷轉變,只有不斷創新改革,才能與時並進。要達到這個要求,同事本身也須具備一些技能,例如善於觀察和分析議題、收集數據、動員跨界協作,以至發揮創新精神。 怎樣培養同事掌握這些技能是重要一環,最近我們用一個別開生面的方式鼓勵同事發揮創意,在機構內部舉辦「RE-THINK 社創點子比賽」,讓同事組隊針對不同的社會及機構內部議題提出解決方案,藉此培養員工的社會創新、統籌及設計思維能力。 經過五個多月的培訓、工作坊及探訪機構等,參賽隊伍日前向全體同事進行簡報,議題有趣又嚴肅,例如以手遊程式關注病態賭徒問題;因應人口高齡化而發展線上線下的長者社交平台;基於女洗手間求過於供而衍生的兩性平等設計,以至改善內部文件系統和共享空間。 在比賽過程中,看到參與同事成功發揮創意思維,而全體同事的熱情反應及回饋意見,深深體會到要成功推動機構持續發展,需要提供合適平台讓一群非常有活力的同事發揮。感恩遇上一群好同事,不斷給予機構及社會新點子以回應不同需要。上述計劃創意和社會效益並重,下次再和大家分享。 文章刊登於2021年12月8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候選人想什麼?

近年立法會換屆,社福界都會舉行所屬功能界別的選舉論壇,讓選民有機會了解候選人對不同議題的想法,今年也不例外,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社聯)及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社協)本周六(4/12)上午將舉行選舉論壇,三位候選人,包括朱麗玲、葉湛溪、狄志遠也會出席。 雖然今次選舉氣氛不如以往般熱烈,但立法會議席有相當影響力,選民都希望其代表能夠反映業界對眾多民生、經濟及政治發展的意見。選民均期望候選人對業界許多深層次問題有相當認識,並能提出有建設性的方案。筆者尤其希望了解他們對幾個重大議題的看法,包括: 社會福利津助制度改革,何去何從?整筆撥款實行了超過二十年,究竟是利多於弊,或者弊多於利?在服務需求急劇增加的情況下,如何運用資源為有需要的弱勢社群提供適切服務,當中又包括如何才能留住人才,紓緩斷層狀況。 院舍服務供不應求持續多時,目前有三萬人輪候長者住宿照顧服務,平均要等四十一個月才能入住津助院舍。殘疾人士院舍服務輪候時間就更長,無論是嚴重肢體傷殘人士宿舍、嚴重或中度弱智人士宿舍,均要輪候超過10年。輪候期間,政府和民間應提供怎樣的社區支援服務?再者,隨著人口高齡化,長者服務需求大增,候選人如何推動政府作出規劃,包括完善服務提供及退休保障制度。 照顧者壓力爆煲,更時有發生家庭慘劇,急需制訂照顧者為本的政策,發展支援照顧者的服務。政府正進行照顧者政策研究,候選人有何良方妙藥? 還有貧窮問題嚴峻,香港的貧富差距更是全球已發展地區之冠,今後經濟及勞動巿場仍受疫情影響,而政府在赤字下能否維持非恆常現金支援成疑,故貧窮問題很可能繼續惡化。候選人有何扶貧方案,是否認同改革綜援,成立失業保險制度,又應如何處理基層住屋問題? 社聯和社協將於本周六進行Facebook直播選舉論壇,也歡迎社福界選民親身到場質詢三位候選人,了解候選人的能力及抱負,在12月19日投票給最合適的候選人。論壇網上登記:https://cutt.ly/sT42Tx1。 文章刊登於2021年12月1日《AM730–蔡海偉網誌》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