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情寫理

樂齡科技 實踐居家護理

疫情催化全球把創新科技應用於社會服務中,樂齡科技產品近年亦推陳出新。剛公布的《施政報告》提到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可用於租借輔助科技產品,而長者鄰舍中心的服務也擴展至樂齡科技,善用科技實踐居家安老和家居復康,不再是遙不可及的事。在月中舉行的樂齡科技網上高峰會上,有來自英國的專家分享如何推行居家數碼護理服務。 在英國東部的薩福克郡,當地議會的社會服務部門去年7月推出居家數碼護理服務, ...

我們的住屋日記

轉眼間,全港首個以組裝合成建築法建造的過渡性社會房屋項目「南昌220」即將完結。當初我們排除萬難,嘗試走出另一條住屋出路,紓緩基層的中短期住屋需要,除了助他們「住大啲、租平啲」,更重要的是街坊之間建立鄰里互助關係,與社區重新連結,提升生活質素。 潘女士在入住南昌220前,與丈夫住在唐八樓。丈夫三年前中風後需坐輪椅。潘女士說自己每天上落樓梯都覺得辛苦,更遑論要帶行動不便的老伴出門 ...

解決基層住屋問題須軟硬件並重

行政長官公布任內首份施政報告,在老大難的公營房屋供應推出新房策,提出5年內興建3萬個簡約公屋單位,由政府主導興建與營運,讓輪候傳統公屋三年或以上人士入住,直至遷入傳統公屋。這項政策無疑有助紓緩基層的短期住屋需要,讓他們在等「上樓」期間,避免捱貴租住劏房。 能夠讓基層有瓦遮頭,居於結構安全的居所當然重要。但生活不只是「一間屋四面牆」,要讓基層有一個安樂窩,硬件以外,軟件配套也不可 ...

同行分擔照顧責任

近年大眾對照顧者的關注逐漸提升,但對於照顧者的定義似乎仍然抱有疑問。例如女兒照顧患上認知障礙的父親,丈夫照顧患長期病的太太,這裡的「女兒」及「丈夫」其實已是照顧者,但外界很少把他們說成是「照顧者」。事實上,承認照顧者的身份,背後代表的是肯定及認同他們的付出,理應得到政策支援。 然而,目前香港未有就照顧者設下清晰定義,也沒有就相關人數作正式統計。社聯去年的調查估算,香港有86萬長 ...

同行共創的四個關鍵

上周談到社聯以「同行共創」作為未來發展策略定位。一個社會問題背後往往涉及不同範疇,成因盤根錯節,一環扣一環,需要透過多方協作共同解決。這就是極力提倡「同行共創」的原因,而實踐關鍵在於如何引入創新意念、匯聚資源,並用得其所,讓這些資源發揮最大效益。 回想數年前,我們曾與伍絜宜慈善基金攜手推行「護理關懷天使計劃」,回應護理行業人手不足的挑戰。當時社聯的調查數據顯示院舍基層前線人手的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