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available in Traditional Chinese

駐校社工:雖然分隔兩地,但學生仍可保持有溫度的聯繫

「在國內的跨境學生跟我們說,他們很想來香港感受過節的氣氛,例如聖誕及新年,相反,留在香港的中五同學,他們很想回內地探親,與家人團聚,但因疫情關係大家都過不到關,後來我們有一個想法,在【大哥哥大姐姐計劃】互相拍一些當地過節的短片,然後發送給大家,送上祝福,看完後我都覺得很感動,雖然相隔很遠,或是在疫情中大家不能去到很遠的地方,但可以保持人與人之間溫馨及有溫度的聯繫。」仁愛堂學校社工吳日新說。 「因為跨境學生很長時間沒有回校,我們觀察到兩方面,包括:學習及情緒問題,學習上他們不能夠上實體課,倚賴網上平台上堂,影響他們的學習效能;另一方面是情緒問題,因為不能回校與同學相處,可以想像到他在內地時都可能只得自己一個人,或與家人在一起,社交上可能出現一些問題。」孫方中書院輔導主任蔡志榮說。 為了協助一群身在內地的初中學生,仁愛堂駐校社工發展【大哥哥大姐姐計劃】,邀請一班曾經是跨境學生的中五同學,透過網上平台連繫跨境學生,提供學業及情緒支援,建立朋輩網絡。 孫方中書院中五學生Iris表示,她在內地讀小學,在中一時到香港讀書,參與學校的銜接課程,在小息時一班同一小學升中一的同學在一起玩,而自己一個在香港沒有朋友就感到孤單。因此,她參與計劃,希望幫到中二的同學,讓初中與高中同學互相認識,當跨境初中生再次回歸校園後不會感到孤單。「他們不可回校上課,只可以上網課,上網效率不是很好,始終要自己自律才可以學到更多東西,所以他們學習上出現問題,他們用社交軟件問我學業問題,我便回答他們。」Iris說。 最後,老師、社工、跨境及本地學生都期望疫情早日離去,在校園相聚。吳日新指出,雖然透過網絡平台所做的工作有限,但社工都希望建立朋輩支援網絡建立橋樑,將在國內及香港的同學連繫在一起,協助他們溝通及互相關心,學校期望準備一班在香港的學生,當跨境學生再次回到香港時,校方及高中同學協助及迎接他們,讓跨境學生更加快再次融入校園生活。 鳴謝名單如下: 仁愛堂學校社會工作服務 港九街坊婦女會孫方中書院 有情天地社區共融中心 ...

「網上社工室」疫情下駐校社工新嘗試

疫情前,學生上課時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在下課時問同學或老師,而遇到情緒困擾時可以與同學傾訴或去社工室尋求協助。但在疫情嚴峻時,學校需暫停面授課堂,改為在家網上學習,影響了學生的學業、情緒及社交生活。 因此,香港小童群益會駐校社工發展「網上社工室」,在網上平台陪一班新生食午餐,協助他們建立友情;社工亦和高年級生合作開設「網上溫習及音樂室」,當他們在家溫習時面對困難,可以即時問朋輩或師兄,同時又可以聽歌放鬆一下。 「疫情前未有網上社工室,我們只可以在學校找社工,有了網上社工室後,我們有什麼問題想與社工分享,就可以即刻去,或是發私下訊息給社工,不用當着其他同學的面前去問,減少尷尬。我都有見到同學用網上社工室來一起溫習、玩及談天,我覺得他們都喜歡網上社工室。」英皇書院中四生Marquis說。 英皇書院融合教育主任盧老師指出,過去的輔導多以面對面為主,她覺得比較「穩陣」,因為可以多角度觀察學生,包括:面部表情、感情流露,了解一些隱藏訊息,從而理解學生的心情。但當面對疫情的關係,老師及社工不能做到面對面的輔導,所以網上輔導亦是好的替代選擇,她們也發現網上平台令學生容易打開自己心窗,說出自己的想法。 網上及實體輔導各有優點 近期疫情放緩,學校復課,香港小童群益會學校社工王晞駿表示將部分網上服務轉回到傳統服務上,例如每天的面見及電話諮詢,但是他仍會繼續運作網上社工室,因為網上平台可以接觸到潛在有需要的學生,即使在復課後學生面對生活上的不同壓力,仍可選擇網上平台找社工協助。 再者,盧老師覺得網上及實體輔導一起實行比較安全,因為一些輔導工作需要面對面的交流,但只是在透過屏幕溝通,聽他們的聲音,有時未必能夠評估到他們內心世界的全貌。 疫情下駐校社工新嘗試 「我們要接受改變是經常發生,必須會發生,特別在疫情下,給予我最大的啟示是,適應將會不斷有改變的新趨勢,當有改變時,我們需要敢於去嘗試新事物,不會局限於在傳統方法的角度及服務上運作。」王晞駿說。 ...

疫下駐校社工發展「網上義工」 建立學生同理心組織力

「特別是疫情頭半年,學生少了機會與外界接觸,某程度上在學業及成長出現斷層。其實做不到義工服務或建立不到同理心,令到同學們在成長過程中不太懂得與人相處及溝通,始終學校是社會的縮影,學生們在學校與同學相處,學識互相尊重及溝通合作,透過義工活動了解社會上有需要人士的困難,幫助他們反思。但在疫情之下什麼事也做不到,與人聯繫斷層之下,在個人發展上會慢慢變得比較自我,會著重於自己的感受及娛樂上,未必會願意與為其他人考慮及付出。」香港路德會社會服務處學校社工尹子俊說。 疫情前學生可以出席各種各類的課外活動及義工服務,建立全人發展,不過受疫情及社交距離所限,學生「上學」的時間絕大部分用於學科學習,較少參與其他課外活動。因此,香港路德會社會服務處駐校社工發展「網上義工」,讓學生參與及組織網上聖誕長者探訪活動,與六間安老院的院友進行網上探訪,談天玩遊戲,讓學生繼續認識社會上其他社群的需要,建立同埋心,同時訓練他們組織活動的能力。 「我很滿足,感到幫助別人,幫到長者之餘,自己亦開心。在義工服務當中與同學之間有合作交流,改善同學之間的關係,自己都了解到長者的需要及生活現況。」賽馬會官立中學中五學生梁文澤說。 在網上義工活動中,建立學生同理心及組織力。與疫情前的義工活動比較,學生們在網上義工活動中不會即時得到老師、社福機構同工或社工解救他們面對的困難,同學之間互補不足,提升他們即場應變能力。「活動除了了解長者生活困難及需要之外,更加提升了他們個人能力。」尹子俊說。 實踐「網上義工」小貼士 – 多與學校溝通 尹子俊指出不少活動需要學校配合,與學校有良好的溝通,讓學校理解社工提供的活動是可以幫助學生發展,同時協助學校培養學生成材,這是十分重要。 ...

“Unlimited Paid Leave” Balancing Family and Work for Caregivers

“Like other Hong Kong ladies, I am also a working mum. Even with the help of a domestic helper, I have two children to take care of. Ultimately, I have to balance work and family, and my responsibilities as a mum can be substantial.” Ms Alison Yeung, Vice President of Corporate Communications, Sun Hung Kai & CO. Limited, said. “The ...

社區小店‧朋輩支援 推動照顧者友善社區 @抱抱照顧者

為了推動照顧者友善社區,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於2019年成立「CARE學院」,除了透過照顧者易達咭計劃 (CarerEPS) 鼓勵商界參與支援照顧者,機構亦會透過照顧者服務培訓、評估及照顧規劃及朋輩支援等方面,培訓業界同工及照顧者。  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長者服務地區督導主任黃銀中指,在建立照顧者易達咭計劃的過程中,機構鼓勵邨內的小商戶參與計劃,當有照顧者帶同體弱人士來到食店的時候,不用他們等位或盡快安排位置,同時提供一些優惠給予照顧者,讓他們感到「照顧角色」的認同感。另外,機構亦希望能透過計劃將隱蔽的照顧者與社區作出連繫,由商店轉介及鼓勵隱蔽照顧者尋求社會服務或支援。 餐廳店主Amy很開心參與照顧者易達咭計劃,覺得可以與社區街坊一同成長及經歷,共同照顧一班居家安老的長者及照顧者,並說:「例如坐輪椅的客人來到,會優先處理,提供一個舒適的位置給他們,令他們有存在感 (認同他們),有年紀長的客人來到,會請廚師將食物烹調腍一些及少糖少鹽,給予優惠使他們開心。」  「這張易達咭幫助我很多,當有壓力時,可到咖啡廳坐一坐,休息鬆弛,與其他人分享,各自抒發心情,分散精神,自然壓力減退。」使用照顧者易達咭計劃的年長照顧者余家順說。 另外,「CARE學院」亦會透過照顧者服務培訓、評估及照顧規劃及朋輩支援等方面,培訓業界同工及照顧者。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精神康復者家屬資源及服務中心主任李芷萾指,照顧者對自我形象或對照顧經驗會比較負面,但機構看到照顧者有很大的能力,希望轉化他們由受助者成為助人者,看到自己作為照顧者的寶貴經驗及獨特性,然後紓緩他們的壓力。當照顧者成為朋輩大使後,讓他們知道照顧經驗是有價值的,不是負面或沒有用的,用他們的寶貴的經驗去教導其他照顧者,助人自助。 「收埋自己又幫不上家人,困擾越來越嚴重,要用自己的智慧去尋找外來的幫忙,這個選擇是不錯,不要令到自己在家感到困擾,外出見多些人,心情亦會開放一點,各方面都有好處。」精神康復者家屬及朋輩大使Cat說。 ========================= 「抱抱照顧者」Give a Hug 計劃簡介 長者及殘疾人士的照顧者在處理日常的照顧工作時均面對龐大的照顧壓力。去年發生的不幸事件,照顧者的壓力再被受關注。在發生慘劇當中揭示了現時社會對照顧者的忽略及欠缺政策支援。 社聯在香港公益金 支持下推動《抱抱照顧者》運動,為照顧者整理及介紹合用的社區資源,舒緩照顧壓力,聽聽同路人的心聲及經驗分享。讓照顧者知悉:照顧路上不孤單,路上處處是援手! 《抱抱照顧者》網站 https://www.hkcss.org.hk/giveahug/ ...

照顧者工時長、壓力大、休息少 社聯促增加「喘息服務」

照顧者「疲憊及壓力」情況嚴重 照顧時數高、壓力大、睡眠少、難覓暫托支援 社聯促加強「喘息服務」及制定「照顧者政策」 社聯於今年二月至三月期間進行《照顧者喘息需要研究》透過社福機構網絡、照顧者平台及自助組織等,以問卷調查方式接觸現正向長者或殘疾人士提供持續照顧的非受薪照顧者,並首次引用曾於英國、美國及中國內地進行資料驗證的「照顧者生活質素量表」,了解他們的生活。 是次研究共收集719份問卷,受訪照顧者以女性為主,約七成多;至於年齡方面,55歲或以上約佔一半(52.2%)、35至54歲佔三成多(36.9%),而34歲或以下約佔一成(10.9%)。同時,34歲或以下,以及35至54歲,這兩個年齡組群的照顧者中,約一半為有工作的在職照顧者。 根據政府統計處的數據,港人平均每周工時中位數為40小時,唯是次受訪35歲以上的在職照顧者,他們每周照顧家人的時數,大多高於此數,而非在職照者的每周照顧時數更是普遍港人工作時數的兩倍,其中35至54歲組群的非在職照者的每周照顧時數平均達到96小時。 「照顧者生活質素量表」結果顯示,超過六成以上的受訪照顧者很多時候和經常覺得照顧工作令他們心理上精疲力竭、減少自身未來的發展機會、倍感壓力,以至疲憊不堪。以16分為最高分及最嚴重,以上所得的「疲憊及壓力」項目中位數達到11.7,情況嚴重,亦高於英國(9)、美國(9.8)及中國內地(8.6)。 社聯總主任(政策研究及倡議)黃和平先生表示,必須注意的是受訪的「非在職照顧者」、「中年照顧者(35-54歲)」和「長時間照顧者」的疲憊及壓力情況較為嚴重。他們缺乏喘息空間「抖吓氣」,難以尋覓暫託和相關支援服務。 事實上,根據問卷調查所得,受訪照顧者希望騰出數小時離開照顧職責的原因主要是處理個人生活瑣事和希望有私人時間,其次為出席親人朋友聚會、自身情緒欠佳、身體不適就診,以及睡眠不足等。 然而,他們卻難有私人時間,六成(60.3%)受訪照顧者表示需要2天以上的安排時間,才能短暫離開照顧職責;當中需要1至2星期的佔整體訪者超過兩成(21.3%);更約有半成(4.7%)表示需要7個月或以上的安排時間。 社聯業務總監賴君豪先生指出,照顧者對許多支援服務都有需求,六成或以上的受訪照顧者表示會使用上門照顧服務、特定處所暫託、外出喘息服務,以及熱線及同路人小組;除了正規服務,社區支援也能讓照顧者稍為喘息。 社聯建議: 加強辨識高危照顧者家庭,尤其是35-54歲照顧者、非在職照顧者和長時間照顧者 加強中心為本及住宿暫託服務,為照顧者創造個人喘息空間,並支援遇上突發情況的照顧者 設立24小時照顧者支援熱線和一站式網上資訊平台,為照顧者提供最新和易於獲取的暫託及照顧者支援服務資訊 加強到戶看顧服務,讓長者及殘疾人士於熟悉的家居環境獲得看顧,為有需要的照顧者提供喘息選擇 探討由政府支援有特別需要的照顧者聘請家庭傭工,讓照顧者有喘息機會 同路人或受過訓練的義工,為有需要的照顧者提供支援,建立照顧者社區互助網絡 制定「照顧者為本」的照顧者政策只顯示部分資訊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