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会服务联会
跳至内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  简  |  Eng  |  默认字体大小A 较大的字体A 最大的字体A
搜寻
政策分析

信任道德、回歸社會:韓國首爾市的新社會實驗

公民社会 – 政策分析      2012/10/25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總研究主任 黃健偉先生

2011年10月26日,首爾市長補選,結果由一位長期活躍於公民社會的人士朴元淳當選。獲選後他表明,將會推行以人和福利為本的政策。

朴元淳來頭不少,在七十年代朴正熙獨裁統治的時候,他被打成為異見份子,他後來走入社會,與基層人士一起打拼,後來從事社會企業的工作。然而,一般首爾市民在選舉之前,根本從沒有聽過他的名字。在選舉之時,他還在其工作的單位,參與他一直推動的社會經濟及社會創新的工作,想不到他竟然成為了首爾市長,更想不到的,是他把自己在公民社會工作時的理念,帶給首爾市政府和首爾人民。他上任後的各項政策思維及措施,可謂顛覆了過往的理念,他還自稱為「福利市長」。

九月初,筆者參與了一次關於社會創新的活動,到韓國首爾訪問,除與朴先生對話外,還探訪了一些在他當市長前參與的組織及一些相關的現政府部門。朴先生的新政,正為首爾的發展方向帶來了一場徹底的革命,挑戰過去的社會發展道德價值基礎。

放下市場管理價值

來自社會福利界的我們,每次去到一個機構或部門探訪,有兩個問題我們幾乎是必問,而且經常是第一時間提出。

第一個問題是:錢從何來?

經過幾站的探訪觀察,我們漸漸發現這些問題,充份反應了過去一段長時間內,我們活在一個以市場及管理主導的價值體系內,主導了我們對社會服務及發展的思想。當你發現,有一些社會企業的店舖營運,接近完全使用從社區招募的義工、店內的貨品全都來自社會的捐獻,我們不禁問:對我們這群人而言,這些問題真是最重要的嗎?筆者無意浪漫化社會經濟的實現,亦無意「一刀切」地排斥市場或管理的價值觀,但如果說社會發展的最根本道德價值基礎,那可能真的要認真想一想:甚麼應該是我們最要關心的?是資源嗎?我們的工作應該以甚麼來衡量其價值?

信任道德(Morality of Trust)

首爾新市長上任後,開始嘗試建立一個名為Community Assistance Centre,名字上跟香港的社區中心差不多,但實際上前者的理念可以說是十分進取,某程度上甚至是激進。

簡而言之,該中心是一個在社區內提供資源給不同社群發起、組織對社區有意義的項目或活動;可說是徹底地依靠市民,無論是服務的需要、理念、形式、營運,都是由市民主導和發起,而不是由社區中心評估社區需要,構思活動,然後邀請市民參與。

我們經常提出的第二個問題就是:怎麼保証這些市民拿去資金後,真的會推行計劃的項目或活動,又如何確保成效及用得其所?

首爾市的社會創新,背後有一個信念,就是相信市民,相信一人計短、二人計長;要貫徹創新,必須促進社會上每一個社群或個人為社區或社會出謀獻策,擴大創新意念的泉源。

事實上,首爾經過三十年的發展,人口質素及知識水平提高,社會上有很多市民都更有能力提出不同意念、更有動力去參與改變社區或社會。另一方面,在首爾市的大學生失業率十分高,很多年青的大學生在畢業後,要待業一至兩年;在一個國際大都會、資訊年代成長的這一群,他們缺乏的是實戰經驗,但他們有無限的創新意念。只要得到社會的信任,輔以適當的支援,改變社會的新意念才有落實可能。

從前,教育未有普及的時候,社會發展倚靠一小撮精英及專業人士,但今時今日管治精英在解決社會問題方面並沒有特別的優勢。相反,放下狹義的精英主義,相信廣大市民的能力,視之為精英,對社會發展有更大的益處。在首爾訪問期間,筆者每到一站,都會感受到負責機構或部門那種求“才"若渴的態度,他們有各種的項目、活動,誘發民眾思考和參與社會。

回歸社會

當然,誘發民眾的新意念後,還須得到政府及相關機構的支援。近年,香港的社企界經常提到孵化(incubation),協助社企生存。在首爾,要孵化的主要不是社企,而是那些提出來的創新意念。政府部門及機構提供場地、資金及專業人員,支援及協助這些創新意念變為一些真正幫助社區或社會發展的事業。

拋開服務 / 機構生存枷鎖,放下精英身段,信任社會能力,支援民眾參與。對於一個高度全球化的國際都會,回歸本土社會,令人耳目一新,新的社會發展價值基礎正在首爾市慢慢建立起來。

 

參考資料:

A mayoral race in Seoul - Outsider in: A blow for mainstream parties, of whatever hue.(2011, Oct 29). The Economist .

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