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会服务联会
跳至内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  简  |  Eng  |  默认字体大小A 较大的字体A 最大的字体A
搜寻
政策分析

也谈「香港人」

社会发展 – 政策分析      2016/09/30

图示香港作家 陈冠中先生     

介绍 

曾有论者说,凡是讲究沟通伦理的公共领域讨论,皆负有两种责任,一是寻觅共识的责任,二是移情他者、聆听陌生声音的责任。沟通这种行为,用的是语文,而语文也具有两种功能特性,一是语言哲学所说的行为协调,二是现象学所说的揭示世界或去蔽世界。这次谈「香港人」,我希望能够尽量兼顾两种责任与语文功能。

这样看「香港人」三个字,虽非古已有之,却因循史地特殊路径,天时地利人气运动,浑然在上世纪中萌芽、世纪末开花、本世纪初结果,成了有复杂内涵的名词、有丰富联想的形象,对内对外方便描述,利便沟通,甚至让人情动,促人行动。若让小我归属其中,添了身分,可生出后设族群,共襄公益义举、共度时艰,以至甚或同仇敌忾,真是一个有情、有漏、丰满而动人的名相。明明是一样米养百样人,有难以调和的差异,却似兼有不能言穷的共通,值此风云际会,营造出几近不言而喻的集体想象,一种你懂我懂的主体间默契,其中有爱有怨,容易因误会而包容、理解而分裂,安心立命乎,信者得救,同舟共济乎,大话西游。一旦企图划清界线分清我他真伪爱港卖港,就呈热血部落化倾向,放言表演,「香港人」对「香港人」,颉颃忿争,大伤和气。故浅思之,「香港人」乃同质凝聚的存在,深察之,则见异质离合的嬗变。

华民、香港同胞、香港居民、香港市民,甚至港人等说法,皆普及在「香港人」之前,但到了近年,里外人士都很习惯直接使用「香港人」三个字,这对沟通来说倒也方便,只要不做太多联想。这几个说法的协调行为与揭示世界的功能并不一样。「香港人」三字得到日常用语的承认已经是本地人身份的一种胜利。「香港人」一旦登上历史舞台,就如这一百多年以来「中国人」三个字和「中华民族」四个字在举国建构下而实质化一样,是不会一下子消失的。

香港民法是先于「香港人」成形的,有了香港定居者的法理定义在先,然后才终于与「香港人」三个字等同,法理香港定居者成了香港人最大的共性,以至绝大程度上(例外见下文) ,有合法香港长期居留权的,都是香港人。

这个法理定义,跟个人主观上是否认同香港、是否拥抱香港核心价值都无关。

全文下载

节录于社联政策报2016年9月第21期

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