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会服务联会
跳至内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  简  |  Eng  |  默认字体大小A 较大的字体A 最大的字体A
搜寻
政策分析

全民退休保障争论中的权利论述

社会保障 – 政策分析      2016/04/06

全民退休保障争论中的权利论述

香港社会服务联会政策研究及倡议业务总监 黄健伟先生



自退休保障咨询推出以来,在公众层面的讨论中,笔者观察到「权利」这个观念一直处于一种十分尴尬的位置。从意识形态层面看,支持全民退保的民间团体,自然不断论证退休保障是一种权利,应全民受惠;反对者则觉得「福利」和「权利」是两回事,对权利一说有很大的保留。然而,无论是前者和后者,在公众讨论中,皆不见他们以「权利」这个观念作为讨论的重点。「权利」看似是论据,但在现今的政治论述里,愈来愈像是一个乏力的权宜。

据笔者的非正式观察,「权利」一词在香港的政治语境内,并没有多大的含金量,近年她仅余的力量似乎也在下降中。在政府的眼中,「权利」一词尤如粗言秽语,任何人或团体引用「权利」观念作为论据,都会被看作为一种主观的偏好。事实上,「权利」之说,从来都是一种价值法则(Nominative Rule),她的确涉及一种偏好,只是在现代社会中,有某些偏好即使不是人人同意,但在绝大部份情况之下,社会内的绝大部份成员不会质疑,例如,中国人说「孝」,所以绝不会杀害父母,即使社会上的确会有零星弒父杀母的事件。

在我们这个社会或「人民」里,有没有这种接近不证自明的理性,叫做「权利」呢?我们可以看看大众媒界的取态。于「权利」一词它们虽不至不欢迎,但经常不置可否。近年,人们常说这是因为媒体自我审查之故,但我们可以反思一下,在未有自我审查之下,媒体真觉得「退保作为一种权利」是不证自明吗?即使采访有这种偏好,他们必定明白在他们的平台上,读者/观众/听众不会明白。如果相信他们的专业判断,那即是我们这个「人民」,骨子里其实并不明白要求公权力保障其个人收入稳定,怎么会是一种权利。

有些人会认为,那是一种外力压迫或压抑之下造成的结果。这些说法,或许都太乐观。说权利被压抑,是一种十分廉价的批判;背后好像说香港的文明传统从来都是讲究权利的,今天她失去了含金量,完全是因为政治压制。香港真的有那种讲究权利的文明传统吗?即使有,那真是全因为本土政权压制了权利观念吗?

 

全文下载

节录于社联政策报2016年3月第20期 

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