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会服务联会
跳至内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  简  |  Eng  |  默认字体大小A 较大的字体A 最大的字体A
搜寻
政策分析

从法例出发看院舍和长期护理问题

长者 – 政策分析      2015/10/22

06_從法例出發看院舍和長期護理問題_張超雄及盧浩元立法会议员、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讲师张超雄博士

张超雄议员助理、注册社工卢浩元先生

 

今年六月发生的大埔剑桥护老院虐老事件,令社会深思长期护理政策出了甚么问题。社福界普遍认为剑桥事件只是冰山一角,有更多安老院舍的服务问题仍未被揭露。这除了是现行监察机制的问题外,作为立法会议员,本人也关注现行法例能否确保服务达到一定的水准要求,从而为服务使用者提供足够的保障。

 

法例是社会制度的基线,标志着社会对某些规范的基本要求。若基线设得过低,令相关政策和服务标准低于社会可以接受的水平,实在是香港社会的耻辱。今天差劣的院舍质素,纵使未必违法,但亦已跌穿了社会的底线。

 

法例未符合社会对长期护理服务的要求

 

香港的安老院条例(下称条例)于1994年制订,并于1996年全面实行。自1970年代起,大量私营院舍涌现,可是质素参差,令政府感到有需要作出规管,以让社会接受继续以市场为主导的方式去解决安老问题。当时政府担心若立法从紧,有机会令院舍大规模结业而造成极大的安置压力,故最终妥协以低标准订立条例。条例自1996年订立至今,当局已有接近廿年时间未有就主体法例提出检讨及修订,实在未能追上时代的进步和香港经济发展的水平。

 

在过时的法例上,社会福利署另订立了《安老院实务守则》,以规范营运者,当中一项阐明:「安老院应尽量营造家居气氛,使住客仿如置身家中」。但何谓「仿如置身家中」本身有相当的主观性,巡查及执法时根本难以判断。加上现时大部分院舍的服务设计,有定时定刻的作息时间表,服务对象对日常起居、饮食、外出皆欠缺自主权,部分院舍用约束物品限制院友的活动也时有所闻,姑勿论这是否属虐老的行为,我们实难以想象长者居于院舍如何能有如置身家中。

 

全文下载
 节录于社联政策报2015年10月第19期

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