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会服务联会
跳至内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  简  |  Eng  |  默认字体大小A 较大的字体A 最大的字体A
搜寻
特约评论

变革税制 应付社会需求 – 专访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钟剑华博士

社会发展 – 特约评论      2014/04/29

钟剑华博士指,当我们赋予政府多项责任,然而必须解决钱从何来的问题。1.     税制怎样才算较合理、公义?

钟: 社会的税收制度是继劳动价值所得的第二次分配,透过税收制度,达致较公平、合理的分配,令收入较低的弱势社群,能有较合理的生活保障。香港的税率为全世界最低,对于缺乏资源的香港,有竞争优势。但税率低的程度,不可对现时相当严峻的贫富悬殊、收入差距问题视而不见,财政上亦不能影响政府有效推行相关政策。

 

2.     财政报告书所提及的结构性赤字,是否真的会出现?

钟:        香港低且简单的税制,明显地,已不足以应付未来财政需要﹔随着各种因素消长,如人口老化、劳动力减少,港府未来面对的支出压力将比过去大,若大家仍不开始想方法,觉得问题可以自然就解决,未免过于乐观及轻率。

长远财政计划小组的报告书提及到7年后出现结构性赤字,其实香港过去也有这样警告,指储备用尽、低于警戒线,将危害港元稳定,但终究也只是《狼来了》的故事﹔然而,它列出的景象不能完全排除,政府财务紧绌的问题是须要解决的,迟早要面对税务变革。

 

3.     对比起过去几十年,香港现时的收入来源,有何隐忧?

钟:过去香港在不同阶段都受益于不同因素,令我们都能安然渡过,50年代香港轻工业兴起,令香港经济起飞,80年代内地经济改革开放,加速香港消费增长,我们又可坐顺风车,有好的经济发展。可是,现时香港经济增长已相对减慢,劳动力、社会活力减弱,财务承担愈加沉重,故在现有税务体制上要重新思考,开拓新的收入来源。

 

4.     可以怎样增加政府收入来源?

钟:香港的经常性税收方面,税率很低﹔如利得税,香港的主要竞争对手如新加坡,日本、南韩等邻近地区之利得税接近30%,相对香港只有17%实在是超低。政府可考虑税务双轨制,对于优先发展、需培育,或规模小的行业,可给予较优惠的税率,或给予「税务假期」,容许他们豁免几年交税,在不影响中小企生存的前提下,将利得税作策略上的调整。

入息税也有调整空间,香港收入差距很大,最困难是基层及边缘中产,基层收入低,未必需要交税。对于边缘中产,政府可减轻他们的税务负担,透过扩阔税阶,将税阶征收比率加几级。同时,将标准税率略提升,并提高超高收入人士之标准税率。

此外,香港税制相对狭窄,可重新讨论商品及交易税,邻近很多地区如日本、新加坡也有此税项。当然会有人担心这是累退税,低收入人士税负比率重,然而我们可像欧洲部分国家如意大利,就不同商品征收销售税,对于奢侈、高档品,征收较高的销售税,而日用品、必需品则不用征太多税。

 

5.     讨论税制调整时,会否引起社会争议?

钟:税务问题上,难免有争议。然而政府的存在就是要处理争议,港府与市民应建立共识。政府一方面要撑得住商界长期回避承担更大的税务负担的问题,另一方面,也要锲而不舍地推动市民讨论税制调整,只要改变是合理,公平地分配,市民在能力所及下,也应承担部分。

如果政府继续要发挥它的功能,要透过公权力和合理的程序来处理争议,并作出决策,解决香港税机狭窄、收入来源少的问题,不能再回避贫富悬殊造成的撕裂与矛盾。

 

6.     现时讨论税制调整,最大的阻力是甚么?

钟:现时香港社会很分化,民粹气氛强,不只是政党,政府自己有时也很民粹,很多时未有操作上的讨论,已在概念上被推翻,我觉得相当可惜。当我们赋予政府那么多责任,又要政府扶贫,又要政府向中产派糖,而同时又不准加任何税项,那钱从何来?这问题要思考。社会各界应摆开政治成见、个人理念、立场,进行实质、具体的讨论,而非一味批评。

现阶段港府要推动市民接受新的做法很困难,政府要有领导能力,解决争议,推出可能在短期内损害某些人的利益,不受欢迎的决策。同时,也要有政治能量,在体制上确立公众的认受性及公信力,而这认受性不是来自狭窄的选举机制可解决,否则我们很多事都做不到。

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