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会服务联会
跳至内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  简  |  Eng  |  默认字体大小A 较大的字体A 最大的字体A
搜寻
最新消息

新闻发布:14.5%香港巿民生活匮乏 「社会弱势人士的匮乏研究」

贫穷 – 最新消息      2016/06/24

【新闻稿2016年6月24日】政府自2013年采纳贫穷线作为量度贫穷的工具,以不同人数住户入息中位数的一半为标准,把入息低于此线的住户定义为贫穷人口。然而,单以收入量度市民的贫穷状况,却未能得知贫穷全貌。 

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工作学系和香港社会服务联会(社联)因而展开「香港匮乏研究」,以具体的生活必需条件作为量度贫穷的指标,探讨市民能否满足基本生活需要。

社联业务总监(政策研究及倡议)黄健伟表示,贫穷一词必须更准确地描述一种社会弱势(social disadvantages)的状况,不单指金钱缺乏,亦包含市民的生活质素是否达到社会普遍的标准。故此,除了以收入的贫穷线外,必须制订其他分析香港贫穷以及社会弱势状况的工具。

是次公布的结果,是中央政策组及研究资助局所资助的2011/12年策略性公共政策研究资助计划「香港贫穷与社会弱势的趋势 - 跨学科及纵向研究」的部份数据。研究于2014年间进行首轮问卷调查,综合运用文献参考、专家审核、访问调查,来制定相对匮乏的指标及项目,再透过随机抽样成功访问1,980位香港市民。再者,根据《2014年香港生活水平研究》的数据,详列香港市民于家居设施、食物、衣物、医疗及社交生活等面向的匮乏状况。

研究团队从匮乏项目中选取14项较重要的匮乏项目,构成匮乏指标,如被访者不能达到2个项目或以上(此标准乃建基于匮乏与收入的互动关系,匮乏情况于收入处于最低20%水平间出现明显变动,而该收入水平群组的平均约达不到1.5项匮乏,故将标准定为2个项目),便被定义为匮乏。根据本研究调查的推算,2014年香港的整体匮乏比率为14.5%。 

再者,不同社会特征组群的匮乏比率存在差异,例如女性匮乏比率为16.5%、小学或以下教育程度为24.3%、65岁及以上长者为22.4%,当中独居长者更高达37.1%。本研究亦检视被访者的低收入的状况,结果在匮乏群组中,只有33.7%为低收入人士,显示现时单以收入(贫穷线)作为量度标准,并不能完全反映弱势市民数量。

担任首席研究员的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工作学系副教授黄洪指出,总览香港市民在不同范畴的匮乏状况,市民在医疗和社交生活的匮乏状况较为严重。

医疗及社交生活匮乏

首先是医疗方面,最匮乏的医疗项目是「定期检查牙齿」,逾三成(33.7%)的被访市民在经济上无法负担此项目。此外,各有12.7%及8%的被访市民经济上无法负担「患病时看私家医生」及「患病时向中医求诊及购买处方药物」。

再仔细分析受访者年龄组群,长者(65岁或以上)在「患病时可以看私家医生」、「定期检查牙齿」、「患病时向中医求诊及购买处方药物」三方面的匮乏情况均最严重。

为进一步探讨医疗服务的不足,研究亦另探讨了市民使用公营医疗服务的情况,结果发现市民使用公营医疗服务也出现困难,有三成市民(33.1%)认为公营急症服务不足或无法使用,另有三成市民(32%)认为政府普通科门诊服务不足或无法使用。在此两项公营医疗项目上,以成人(25至64岁)感到服务不足无法使用服务的比率最高,比率达三成半。

另外,在社交生活方面,有12.8%的被访者无法在「每一个月与朋友或家人参与余暇活动」,未能在「亲友结婚能支付贺礼」者有3.8%,显在社交生活的匮乏情况仍然值得关注。

社联提出以下建议:

  • 设立匮乏指标从多角度检视香港的贫穷问题
本研究探讨现时以收入量度贫穷的不足之处。透过匮乏研究,一方面可了解经济弱势群体在个别项目上面对的困难,另方一面亦可补足收入研究所未能处理的问题(例如家庭成员间的收入分配)。社联认为现时以收入量度的贫穷线,虽然在让市民及政府检视贫穷状况,思考消贫策略上担当重要角色,然而却需要透过匮乏研究补足收入贫穷线的不足,以协助市民及政府从更多角度认识贫穷问题。

 

  • 增加整体公营医疗服务的资源及配套
政府应根据社会整体需要,规划医疗服务,以确保不同阶层的市民都可以得到合理的医疗服务。此外,现时医疗服务的不足,除了是指服务量的不足外,部份亦因为服务提供的形式未能关顾不同社群的需要。因此,政府须针对性地考虑不同社群的服务需要,如延长服务时间或增加夜诊服务,有助改善低收入长工时的人士在医疗服务上面对的服务不足。



*鸣谢:香港公益金 / 中央政策组 / 研究资助局



- 完 -



下载研究报告及相片(档案为压缩档Zip,请以软件解压) 

查询:
社联企业传讯高级经理 曾志康
2864 2982 / eddie.tsang@hkcss.org.hk

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