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会服务联会
跳至内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  简  |  Eng  |  默认字体大小A 较大的字体A 最大的字体A
搜寻
专题探讨

读写障碍个案分享 (一) :香港特殊学习障碍协会主席李叶亮青

儿童 – 专题探讨      2014/08/11

儿子及女儿均有读写障碍

  • 当女儿读至中四,经私人机构评估,李太才发觉她也有读写障碍,不过跟哥哥的情况完全不同。

 

认知不足 只会错怪孩子

 

原来孩子有读写障碍?!

哥哥 B 仔在小一时,写字经常左右调转、颠倒、跳行跳字,在父母责骂下,常常不肯做功课。「我曾用藤条吓他:『如果你再不做功课,就打你!』李太说。他哭了整整一个月。李叶亮青指,当时不知道哥哥有学习障碍,与儿子发生过不少冲突。「我以为儿子是贪玩、坐不定而已﹔直到他升上四年级时,因为顽皮要见校长,校长对我说,他可能有学习困难。」李太就立即带他去私人机构做评估,评估报告发现他属较典型的读写障碍,文字掌握有先天性的困难。

没有评估 不知其障碍

相比起哥哥,妹妹 B 女很乖又文静,由幼儿园到小学成绩都很好。小学时,李太发觉她在表达方面不太好,又出现不少情绪,容易发脾气﹔读高年级时,女儿愈读愈吃力,至中四那年,李太带她去私人机构做评估,发现妹妹也有读写障碍。但她有的问题跟哥哥不同,她不是经常执笔忘字,而是语文理解方面吸收较慢,表达能力弱,当她有事想问,脑子也要「兜几圈」才能表达出来。

李太这才意识到自己对学习障碍的缺乏认知,不懂得体谅孩子,才会造成冲突的发生。「自己本身有个学障儿子,但也忽略了女儿,何况是一般人?一般人对学障又有多少认识呢?如果家长或老师要求读写障碍孩子做他们能力以外的事,会令学障孩子觉得别人不理解他,令他很不快乐。」

 

老师认知参差 与学校沟通吃力

 

考试,未能反映学生真正能力

B 仔因为学习障碍,功课默书等表现都强差人意,老师认为他学习马虎草率,致常遭责罚。李太指:「曾将儿子的学习困难告知班主任,纵使班主任略知了一二,任教 B 仔其他科目的老师又未明白。」读 IVE 时,B 仔继续逃不过考试,他因其学习障碍,其中一科两度重考不合格而几乎不能毕业,李太解释,学障生在修科准则上不会获得酌情处理,他们只获考试的加时调适。B 仔 3 次写信寻求宽容处理,都不被接纳,最后要父母写信,解释B 仔的学习困难才获接纳继续修读。回想B 仔今天能投身配药行业,李太指是儿子靠自己的努力。

缺适切考评制度 升大学机会少

李太道出读写障碍生升学的困难,「B仔能入读香港专业教育学院 IVE,也是因为教育局接纳了香港特殊学习障碍协会争取将特殊学习障碍加入平等机会委员会残疾歧视条例,才可让学障学生以较低的分数排残疾人士队伍成功入读。」

「香港的考试制度以考语文为主,对于学障生难以追得上课程,以至很少比率的学障生能升上大学,加上近年开办新高中学制后,很多学障生中五后都只能读职训局之青年学院。如没有计算机读屏软件、计算机作答等辅助,更难取得甚么成绩。」她深觉香港社会不尊重学障儿,缺乏适切考评制度,「很多科目其实不是要考学生认字写字,而是理解能力,但学障学生有意念、能理解,只是写不出来而已」,慨叹香港白白浪费很多有天份及才能的人,制造出很多「失败者」。

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