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会服务联会
跳至内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  简  |  Eng  |  默认字体大小A 较大的字体A 最大的字体A
搜寻
专题探讨

解开少数族裔 极穷困之谜 - 就业

少数族裔 – 专题探讨      2014/01/13

就业歧视严重  难找工作

服務機構之少數族裔求職機會調查及就業狀況新聞發佈會调查显示,南亚少数族裔人士在劳动市场面对不少困难,包括语言隔阂、种族歧视、不公平待遇等,有意见认为,最低工资实施后,南亚裔人士更易遭受劳资剥削及歧视。香港圣公会麦理浩夫人中心于2010年的香港南亚裔人士就业隐性歧视情况研究报告显示,华裔的面试机会比南亚裔人士高出约六倍。

巴基斯坦藉Hussain(何胜)移居香港近30年,听讲中文都能应付,惟不会写中文。在巴国有中学学历的他任职银行护卫20多年,月入约1万元,是一家六口唯一的收入支撑来源。他指薪金不足应付基本生活所需,经常感到很大压力,多年来只有轻微加薪,从来没有期望过可升迁,20多年来,深感在香港生活艰难。

葵涌区其中服务少数族裔机构──香港圣公会麦理浩夫人中心的注册社工卢启聪表示,劳工处就业中心所提供的就业空缺信息,大部分均以中文展示,这对不谙中文的南亚裔人士而言是一大困难。事实上,2011年由劳工处转介服务的成功个案高达20,050宗,但当中只有72宗是少数族裔人士的申请。缺乏就业信息下,他们惟有宁愿依赖其族群的人际网络寻求工作。

雇主故意留难  法律保障形同虚设   

Hussain认为,现时的入职要求甚至比以前(特别是香港回归前)高,不少低技术要求的职位如保安、送货司机都要求懂写中文,他身边很多朋友找了多个月工作也找不到。

少数族裔不晓书写中文,往往成为雇主拒绝聘请少数族裔的理由。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陈锦华博士质疑,雇主会否以此为借口拒绝聘用他们。

他举例,曾访问过一位本地土生土长的少数族裔,多年来任职货车送货司机,能操流利广东话,惟阅读及书写中文有点困难,当他应征另一公司的送货司机职位时,见工时被要求朗读一篇艰深的中文文章,雇主指他的中文水平不合格而不聘请他。事实上,他过去多年,即使在送货时遇有不懂的中文字会请教亲友,送往中文地址未曾失误。陈锦华表示,雇主考核的范畴无疑超越了工作真正需要,认为少数族裔不应受这般对待。

那他不能据种族歧视条例法控告雇主吗?陈锦华解释,在种族歧视条例法里,「真正职业需要」要求是被豁免的,这点往往存有灰色地带,求职者难以控告。他翻查过去种族歧视条例法成功控告的个案就只有1宗,斥指政策推出形同虚设,难以执行。他解释,很多少数族裔因害怕影响转工或是申请子女来港的成功率而不敢控告雇主。

学历不受香港认可  雇主歧视难消弭

缺乏工作机会及难以找工作,并非单单是低学历者的遭遇,据官方数据显示,高学历人士往往亦不容易找到工作,因为他们的学历往往不被香港承认。陈锦华曾访问一个于巴基斯坦教英语的老师,移居香港后学历不被承认,只能够当地盘工人。亦有南亚裔英语老师表示,就算他们的学历是国际承认,但学校也会以他们有口音而不聘请他们教英语。陈锦华补充,高学历不被承认的情况甚普遍,香港有必要重新审视现时的学历审核制度。

陈锦华博士指出,香港雇主往往对少数族裔有不良的观感及负面的印象,这都源于香港教育做得不足,以至不少港人缺乏多元文化及种族的思维,从以前的时事节目可见,少数族裔经常被塑造成懒惰、缺乏竞争力,造成公众对他们的排斥,而这负面卷标在近年的电视节目仍可见一斑。若不加强公众对少数族裔的认知,雇主对他们的歧视实难以消弭。

此外,社工卢启聪表示,少数族裔亦会因不懂中文而被雇主剥削。一些雇主只让他们签中文合约,很多时他们不明就里地签下。卢启聪指,他们往往不能得到基本劳工法例下的保障,包括工伤补偿、强积金等。

 

《社情》2014年1月号

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