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会服务联会
跳至内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  简  |  Eng  |  默认字体大小A 较大的字体A 最大的字体A
搜寻
专题探讨

解开少数族裔 极穷困之谜 - 教育

少数族裔 – 专题探讨      2014/01/13

缺乏配套  学生难达本地中文要求

機構首辨職業廣東話課程十多年前,由于政府没有政策鼓励少数族裔入读主流学校,很多少数族裔都会入读「较多收取非华裔学生」之小学及中学(即之前所谓的指定学校designated school)。不过陈锦华指,指定学校并非以中文作为教学语言,而是用英文,且不会放很多资源教授中文,缺乏中文语境,难以让少数族裔学童达到本地中文水平的要求。

自2004年6月开放学位以后,少数族群可选择主流学校就读,陈锦华说,这本是好事,可是政策推行缺乏配套,尤其是课程、师资等方面未有相关配合,无助少数族裔学童学好中文。

首先,老师很难同时照顾本地学童及中文能力相差很远的少数族裔学童;有些学校会利用资助聘请少数族裔的教学助理,或是设课后补习班,但由于政府没有明确指定资助额的用途,且学校资助的监察松散,导致资源未能有效用于少数族裔学生的教学用途上。此外,很多主流学校的老师除了缺乏「教授中文作为第二语言」的专门知识,亦没有接受多元文化训练,曾遇一些少数族裔学生指出老师会有意无意中偏私本地学生。

主流/指定学校  进退两难

社工卢启聪亦认为:「香港未有为南亚裔而设的中文课程,出现『两头唔到岸』的情况,主流学校或是指定学校,均未能助南亚裔学生达致社会要求的中文水平。且每间学校做法不一,课程不统一,令非华语学生难以学好中文。而单是功课辅导班,解决不了学习动力问题;很多就读主流学校的南亚裔学生,都追不上学习进度,难以应付功课,他们很想学好,但力不从心,最后进度不断落后,只有在学习过程中不断挣扎。

香港中学文凭试(DSE)的中文程度对他们来说太难;综合中等教育证书(GCSE)中文课程的程度又过低,只等同小学二至三年级的程度,完全不足以应付升学就业,以至日常生活所需;且由于是国际试,根本有别于本地需要,若在主流学校读满6年的非华语学生,没有资格考GCSE,只能考DSE,但很多考DSE的非华语学生都不合格。」

不利少数族裔的教育政策    

香港理工大学陈锦华博士指,教育局拒绝为非华语学生制定「中文作为第二语言」课程,对少数族裔能否跟上学中文的进度影响很大。「现时非华语学生需要与本地学生选读同一水平的中文科,要他们跟上本地学生的中文程度是绝无可能的!因为他们的母语并非中文,学习过程面对很大的差异,况且中文亦不是易学的语言。要让非华语学生学好中文,中文的课程及评核不应对他们高不可攀,学习文学及文化元素并非必要,只要懂得基本听讲读写及应用到就可以了。」

他表示指,西方很多国家都会设计「第二语言课程」供少数族裔修读,以减低不公平竞争。例如爱尔兰的非本土学生可选修英语作为第二语言,这个资历在升学与就业都会获得承认;且学校安排有一对一的教学助理,协助非本土学童,很多时外地学童在几年间就能跟上英语进度,并融入当地。相比之下,香港少数族裔学童的中文程度与本地生的差距愈来愈大,一些学生更会在中学时因根不上进度而辍学。

陈博士指,有论者认为为非华语学生制定「中文作为第二语言」课程,可能对本地学生做成不公,然而,他认为香港的「倒模教育一点也不公平,完全没有因应少数族裔学童的需要给予适切的教育。而对于有论述说他们只是少众,未必值得投放额外资源,陈博士指,社会上每人都应有接受教育的权利,现时的教育制度,更促成某种学生成为弱势,造成不公。况且,制定「中文作为第二语言」课程所须金钱不多,以现时香港政府的财政状况来说,没有拒绝的理由。

陈博士表示,在这恶性循环中,少数族裔很难取得中文科合格,严重影响了他们升读大学的机会,他指成功升读大学的案例当然也有,但只有零星,大多是与他们的经济背景有关,例如父母将子女送进国际学校接受教育。

中文程度  难与社会接轨

Hussain儿子Sammi(琛美)自幼儿园起就接受香港教育,于「较多收取非华裔学生」之小学及中学就读,并考获综合中等教育证书(GCSE)中文三级程度。去年暑假曾于大快活当实习,由于语言的障碍,工作了一天就没再上班。Sammi说他当时负责饮品部:「甚么走冰、多奶……太快了,跟不上,听到头晕。」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对中文掌握并未纯熟,纵使在学校课后有参与中文补习班,学的中文根本不够用。

Sammi表示:「除了中文科,其他所有科目都以英文教授,而同学主要为南亚裔,故平时多以英文沟通,与家人沟通则用乌尔都语,平时接触中文的机会甚少。」

父母对选校没多大认知,Sammi当时是透过老师、朋友介绍到指定学校,亦因该校尊重其宗教背景而选读。

社工卢启聪表示,南亚裔家长由于语言障碍及信息缺乏,没有足够的信息选校,亦有些未了解学习中文的重要,不懂得如何哉培子女入读主流学校,大部分家长连如何填写选读学校的表格也不懂,他说:「我们很多时都担当了为他们选校的角色,跟他们分析哪间适合他们。当一般香港家长都为子女紧张于中一选校,南亚裔家长根本不知道选校的重要性。」

 

《社情》2014年1月号

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