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会服务联会
跳至内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  简  |  Eng  |  默认字体大小A 较大的字体A 最大的字体A
搜寻
写情写理

坚尼系数的真像

社会发展 – 写情写理      2017/07/04

社联行政总裁蔡海伟先生政府统计处早前公布最新的收入分布数据,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反映收入差距的坚尼系数,数值越高(最大为1)代表该地区的收入差距越严重。2016年香港的坚尼系数是0.539,较5年前上升了0.002,是历史新高。

如进一步分析香港收入分布的状况,香港收入差距过去五年受到不同力量所推拉。导致收入差距扩阔的因素包括人口高龄化(因长者大多收入较低)及住户人数减少(因少人数的住户倾向收入较少)。

另一方面,去年基层雇员的收入升幅相对较高收入雇员大,以致收入差距收窄。两股力量互相抵销,但综合而言仍是前者的力量较大,因此坚尼系数有所上升。

统计处除了公布以「原本住户收入」计算的坚尼系数,亦公布以「除税及福利转移后住户收入」计算的坚尼系数。后者的数值比5年前下跌0.002,反映收入差距在计算医疗、教育和房屋津贴等「实物形式社会福利」后有轻微收窄。

有论者认为这反映政府过去几年推行的福利措施有效,改善了香港的贫富差距,但实际情况是否如此?笔者尝试在此作出分析:

一、坚尼系数及上述数字只反映住户收入分布的情况,并不计算住户的资产,所以在相关讨论中,较适宜使用「收入分布」(income distribution)等字眼,而非「财富分布」(wealth distribution)。事实上,如果计及近年物业价值飙升,财富分布更不平均,则贫富悬殊的情况可能更加严重。

二、以「原本住户收入」计算的坚尼系数,其实已计算了综援、长者生活津贴、生果金等现金福利所带来的作用。换言之,即使近年政府在解决长者贫穷问题上已推出如长者生活津贴等措施,仍不足以扭转收入分布越趋悬殊的趋势。

三、医疗、教育和房屋津贴等「实物形式社会福利」,其实并不是直接对基层市民提供收入补贴,而是他们因为以低于成本或市场价格使用相关服务,而间接得到的补贴。例如一个长者使用公立医院服务十天,成本价四万元,这位长者只交了一千元住院费,虽则政府补贴了三万九千元,但这位长者的生活实际上并没有任何改善。

据笔者了解,以「除税及福利转移后住户收入」计算的坚尼系数在2016年稍微下降0.002,主要就是因为较多长者属于基层住户,而他们使用公共医疗服务亦较多,所以有较多基层住户得到这些间接补贴,令收入分布好像比较平均了一点,实际上生活并没有改善。

可想而知,坚尼系数只是处理收入差距的单一统计数字,并不能完整地描述贫者与富者实际在生活体验及生活质素上的差距。实际上许多低收入人士根本无法乘着整体经济发展而受惠,生活反而可能越来越差,必须依赖政府现金津贴过活。

因此,思考贫富差距的问题,既应思考如何减低收入的差距,亦应思考如何收窄高低收入者生活质素的差异。随着香港人口不断高龄化,政府须要更采取有效的退休保障改革,才能收窄贫富差距。

(文章刊于2017年7月4日《AM730–蔡海伟网志》)     

 

资料图片:香港贫穷问题仍然严重

资料图片:香港贫穷问题仍然严重



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