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会服务联会
跳至内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  简  |  Eng  |  默认字体大小A 较大的字体A 最大的字体A
搜寻
写情写理

创新方程式

NGO管理 – 写情写理      2015/10/05

香港社会服务联会 总主任(能力建设) 林莉君女士到Google参观,除了体会好玩的主题乐园式办公室外,也要跟Google的朋友好好的交流一下,我较有兴趣的是她的企业文化。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氛围,才可让六万人的超巨型企业维持她那不断创新的精神?在「创新」这一块,社会服务机构也跟着重盈利的商业机构没两样,因日渐复杂的社会需要,也在追赶着社会服务机构,要不断创新才可满足持份者的要求。但在一个社联与麦肯锡合作的「机构健康调查」中却指出,社会服务机构在各项指标中,「创新力」是相对不足的。

透明度高的企业文化
究竟Google有什么企业文化?「那是公开透明、平等、志存高远」,一位年靑的电脑工程人员分享说。员工可任意在meme generator(Google内联网的其中一个功能)发表对公司的意见或提出问题。逢星期五,全公司下午有TGIF(Thank God it's Friday)的聚会,创办人会亲自主持,解答员工所投选最关心的问题。虽然员工分布在各处,但聚会以网络直播形式发布,让每一个员工都可参与。内容亦包括不同的新项目、新发展,甚至新员工都会作介绍。如员工想知道个别项目的各细节,除可询问相关同事外,电脑工程人员更可随意以存取码(access code)去理解任何一个他们想知道的项目,一切都是公开透明,可分享的。但他却特别补充,Google X的项目因为是较为颠覆性,所以对内也要保持神秘,细节是高度机密的(这也是我感觉怪怪的原因-不是说透明吗?)。

平等的反馈系统
说起平等,那小伙子续说︰「Google内有严格的代码审查 (code review),这是要各人在自由的气氛下也能够脚踏实地做对的事。你设计的程式会有另一位跟你同样优秀的人员给你做反馈,而那人并非你的上司。反馈的功能不是为了寻找漏洞(bug),因对于优秀的人员来说,那太简单了。他也不是查你是否用他所想的方法解决问题,因解决问题的方案可以有无数个,他只会看你写的代码是否有整洁,是否有好的程序结构,是否合逻辑。怪不得前Google人员说代码审查的最大的功用是社会性,它可改变你的工作态度,使你在没有上司的监管的自由气氛下仍踏实地工作。当然,优秀的你也要给别人反馈。还有,这里有同辈奖金 (Peer bonus),让同事互相奖励。」

志存高远的目标
另一文化就是志存高远的登月文化(Moonshot),小伙子他自己订的季度目标基本上是达不到的。我们哗然的问他为什么不订一个实际一点的目标。他回应说:「上司最清楚我的能力,若自订的目标太简单,上司会与我聊天,鼓励我把能量发挥出来。公司希望员工可每年追求的十倍的目标增长,而非10%。」他说创办人Larry Page鼓励员工去创新那些不存在的东西,而非在已有的基础上作小修小补。于是,我们便看到了Google地图、无人驾驶车、热汽球wifi、甚至长生不老的研究等等。

Google 的创新方程式是「创新=愿景+公司的环境及机制+个人额外的努力」。是甚么令我恍然大悟?Google 真的是言行一致(walk the talk),很努力地在营造公司的环境及机制。那不只是自由及好玩的办公室、免费的饮饮食食、每星期一天不用工作的工作天、登月文化、代码审查、TGIF聚会等等。如公开透明是Google 所要的文化,她也许就不能继续让神秘的Google X存在于Google内了。翻查一下成立Alphabet 的声明,该公司成立的初衷是「让公司更精简及更负责任」。精简了的Google及Google X (现称X-lab),当更能清晰地反映她们的职能和责任,每一子公司,有自己的CEO和决策层,也有独特及聚焦的文化,这样的运作,当更有效率,也更有利于创新。社会服务机构在说应该要朝创新的方向前进时,我们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创新方程式吗?而我们有否言行一致的去实行?

(文章刊于2015年10月5日《CTgoodjobs》

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