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ong Kong Council of Social Service
Skip to Content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    |  Eng  |   Default Font SizeA Larger Font SizeA Largest Font SizeA
Search
Policy Analysis

也談「香港人」 (Chinese version only)

Social Development – Policy Analysis      2016/09/30

圖示香港作家 陳冠中先生     

介紹

曾有論者說,凡是講究溝通倫理的公共領域討論,皆負有兩種責任,一是尋覓共識的責任,二是移情他者、聆聽陌生聲音的責任。溝通這種行為,用的是語文,而語文也具有兩種功能特性,一是語言哲學所說的行為協調,二是現象學所說的揭示世界或去蔽世界。這次談「香港人」,我希望能夠盡量兼顧兩種責任與語文功能。

這樣看「香港人」三個字,雖非古已有之,卻因循史地特殊路徑,天時地利人氣運動,渾然在上世紀中萌芽、世紀末開花、本世紀初結果,成了有複雜內涵的名詞、有豐富聯想的形象,對內對外方便描述,利便溝通,甚至讓人情動,促人行動。若讓小我歸屬其中,添了身分,可生出後設族群,共襄公益義舉、共度時艱,以至甚或同仇敵愾,真是一個有情、有漏、豐滿而動人的名相。明明是一樣米養百樣人,有難以調和的差異,卻似兼有不能言窮的共通,值此風雲際會,營造出幾近不言而喻的集體想像,一種你懂我懂的主體間默契,其中有愛有怨,容易因誤會而包容、理解而分裂,安心立命乎,信者得救,同舟共濟乎,大話西遊。一旦企圖劃清界線分清我他真偽愛港賣港,就呈熱血部落化傾向,放言表演,「香港人」對「香港人」,頡頏忿爭,大傷和氣。故淺思之,「香港人」乃同質凝聚的存在,深察之,則見異質離合的嬗變。

華民、香港同胞、香港居民、香港市民,甚至港人等說法,皆普及在「香港人」之前,但到了近年,裏外人士都很習慣直接使用「香港人」三個字,這對溝通來說倒也方便,只要不做太多聯想。這幾個說法的協調行為與揭示世界的功能並不一樣。「香港人」三字得到日常用語的承認已經是本地人身份的一種勝利。「香港人」一旦登上歷史舞台,就如這一百多年以來「中國人」三個字和「中華民族」四個字在舉國建構下而實質化一樣,是不會一下子消失的。

香港民法是先於「香港人」成形的,有了香港定居者的法理定義在先,然後才終於與「香港人」三個字等同,法理香港定居者成了香港人最大的共性,以至絕大程度上(例外見下文) ,有合法香港長期居留權的,都是香港人。

這個法理定義,跟個人主觀上是否認同香港、是否擁抱香港核心價值都無關。

全文下載

節錄於社聯政策報2016年9月第21期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