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ong Kong Council of Social Service
Skip to Content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    |  Eng  |   Default Font SizeA Larger Font SizeA Largest Font SizeA
Search
Policy Analysis

從法例出發看院舍和長期護理問題

Elderly Service – Policy Analysis      2015/10/22

06_從法例出發看院舍和長期護理問題_張超雄及盧浩元立法會議員、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張超雄博士

張超雄議員助理、註冊社工盧浩元先生

 

今年六月發生的大埔劍橋護老院虐老事件,令社會深思長期護理政策出了甚麼問題。社福界普遍認為劍橋事件只是冰山一角,有更多安老院舍的服務問題仍未被揭露。這除了是現行監察機制的問題外,作為立法會議員,本人也關注現行法例能否確保服務達到一定的水準要求,從而為服務使用者提供足夠的保障。

 

法例是社會制度的基線,標誌著社會對某些規範的基本要求。若基線設得過低,令相關政策和服務標準低於社會可以接受的水平,實在是香港社會的恥辱。今天差劣的院舍質素,縱使未必違法,但亦已跌穿了社會的底線。

 

法例未符合社會對長期護理服務的要求

 

香港的安老院條例(下稱條例)於1994年制訂,並於1996年全面實行。自1970年代起,大量私營院舍湧現,可是質素參差,令政府感到有需要作出規管,以讓社會接受繼續以市場為主導的方式去解決安老問題。當時政府擔心若立法從緊,有機會令院舍大規模結業而造成極大的安置壓力,故最終妥協以低標準訂立條例。條例自1996年訂立至今,當局已有接近廿年時間未有就主體法例提出檢討及修訂,實在未能追上時代的進步和香港經濟發展的水平。

 

在過時的法例上,社會福利署另訂立了《安老院實務守則》,以規範營運者,當中一項闡明:「安老院應盡量營造家居氣氛,使住客彷如置身家中」。但何謂「彷如置身家中」本身有相當的主觀性,巡查及執法時根本難以判斷。加上現時大部分院舍的服務設計,有定時定刻的作息時間表,服務對象對日常起居、飲食、外出皆欠缺自主權,部分院舍用約束物品限制院友的活動也時有所聞,姑勿論這是否屬虐老的行為,我們實難以想像長者居於院舍如何能有如置身家中。

 

全文下載
 節錄於社聯政策報2015年10月第19期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