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ong Kong Council of Social Service
Skip to Content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    |  Eng  |   Default Font SizeA Larger Font SizeA Largest Font SizeA
Search
Opinions

變革稅制 應付社會需求 – 專訪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博士

Social Development – Opinions      2014/04/29

鍾劍華博士指,當我們賦予政府多項責任,然而必須解決錢從何來的問題。1.     稅制怎樣才算較合理、公義?

鍾: 社會的稅收制度是繼勞動價值所得的第二次分配,透過稅收制度,達致較公平、合理的分配,令收入較低的弱勢社群,能有較合理的生活保障。香港的稅率為全世界最低,對於缺乏資源的香港,有競爭優勢。但稅率低的程度,不可對現時相當嚴峻的貧富懸殊、收入差距問題視而不見,財政上亦不能影響政府有效推行相關政策。

 

2.     財政報告書所提及的結構性赤字,是否真的會出現?

鍾:        香港低且簡單的稅制,明顯地,已不足以應付未來財政需要﹔隨著各種因素消長,如人口老化、勞動力減少,港府未來面對的支出壓力將比過去大,若大家仍不開始想方法,覺得問題可以自然就解決,未免過於樂觀及輕率。

長遠財政計劃小組的報告書提及到7年後出現結構性赤字,其實香港過去也有這樣警告,指儲備用盡、低於警戒線,將危害港元穩定,但終究也只是《狼來了》的故事﹔然而,它列出的景象不能完全排除,政府財務緊絀的問題是須要解決的,遲早要面對稅務變革。

 

3.     對比起過去幾十年,香港現時的收入來源,有何隱憂?

鍾:過去香港在不同階段都受益於不同因素,令我們都能安然渡過,50年代香港輕工業興起,令香港經濟起飛,80年代內地經濟改革開放,加速香港消費增長,我們又可坐順風車,有好的經濟發展。可是,現時香港經濟增長已相對減慢,勞動力、社會活力減弱,財務承擔愈加沉重,故在現有稅務體制上要重新思考,開拓新的收入來源。

 

4.     可以怎樣增加政府收入來源?

鍾:香港的經常性稅收方面,稅率很低﹔如利得稅,香港的主要競爭對手如新加坡,日本、南韓等鄰近地區之利得稅接近30%,相對香港只有17%實在是超低。政府可考慮稅務雙軌制,對於優先發展、需培育,或規模小的行業,可給予較優惠的稅率,或給予「稅務假期」,容許他們豁免幾年交稅,在不影響中小企生存的前提下,將利得稅作策略上的調整。

入息稅也有調整空間,香港收入差距很大,最困難是基層及邊緣中產,基層收入低,未必需要交稅。對於邊緣中產,政府可減輕他們的稅務負擔,透過擴闊稅階,將稅階徵收比率加幾級。同時,將標準稅率略提升,並提高超高收入人士之標準稅率。

此外,香港稅制相對狹窄,可重新討論商品及交易稅,鄰近很多地區如日本、新加坡也有此稅項。當然會有人擔心這是累退稅,低收入人士稅負比率重,然而我們可像歐洲部分國家如意大利,就不同商品徵收銷售稅,對於奢侈、高檔品,徵收較高的銷售稅,而日用品、必需品則不用徵太多稅。

 

5.     討論稅制調整時,會否引起社會爭議?

鍾:稅務問題上,難免有爭議。然而政府的存在就是要處理爭議,港府與市民應建立共識。政府一方面要撐得住商界長期迴避承擔更大的稅務負擔的問題,另一方面,也要鍥而不捨地推動市民討論稅制調整,只要改變是合理,公平地分配,市民在能力所及下,也應承擔部分。

如果政府繼續要發揮它的功能,要透過公權力和合理的程序來處理爭議,並作出決策,解決香港稅機狹窄、收入來源少的問題,不能再迴避貧富懸殊造成的撕裂與矛盾。

 

6.     現時討論稅制調整,最大的阻力是甚麼?

鍾:現時香港社會很分化,民粹氣氛強,不只是政黨,政府自己有時也很民粹,很多時未有操作上的討論,已在概念上被推翻,我覺得相當可惜。當我們賦予政府那麼多責任,又要政府扶貧,又要政府向中產派糖,而同時又不准加任何稅項,那錢從何來?這問題要思考。社會各界應擺開政治成見、個人理念、立場,進行實質、具體的討論,而非一味批評。

現階段港府要推動市民接受新的做法很困難,政府要有領導能力,解決爭議,推出可能在短期內損害某些人的利益,不受歡迎的決策。同時,也要有政治能量,在體制上確立公眾的認受性及公信力,而這認受性不是來自狹窄的選舉機制可解決,否則我們很多事都做不到。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