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ong Kong Council of Social Service
Skip to Content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    |  Eng  |   Default Font SizeA Larger Font SizeA Largest Font SizeA
Search
Our Views

過渡性社會房屋應被納入長遠房屋政策
撰文:社聯社會房屋共享計劃項目總監何俊傑

Housing – E-Capture      2019/03/02

給一位荷蘭社會房企總裁Hugo: 

時間過得好快,上次同你通訊已經是2017年7月的事,當時說過希望香港的過渡性社會房屋計劃可以成事,今日終於有新消息告訴你。記得數年前到荷蘭考察,嘗試摸索在公屋以外有沒有其他解決基層住屋的中短期出路,當時認識了你,跟我們去認識荷蘭的「社會房企」和「組合屋」。

想不到短短兩年多,這些考察經驗已在香港落實,社聯已同時開展「社會房屋共享計劃」及「組合社會房屋計劃」,而早幾天政府更公布提供20億元支持非政府機構興建社會房屋。

前年九月推出的「社會房屋共享計畫」,吸引不少有心業主參與,用低於市值租金出租閒置物業單位,暫時已推出200多個社會房屋,超過600位本來居住在惡劣環境的人士入住,讓他們在漫長的公屋輪候期間得到喘息。

前幾天,我探訪一班住在共享屋的居民,她們告訴我現在居住環境比以前舒適,生活質素也提昇了,不需要再擔驚受怕,生活終於見到曙光。透過「社區支援服務及活動」,他們亦認識許多朋友,建立鄰舍互助網絡,當需要幫忙的時候,例如託兒、買菜、傾訴時,有鄰居和社工可以伸出援手。同時,住戶亦學會一些生活技能,例如個人儲蓄及認識社區資源。他們的信心和抗逆能力都增強了,有助改善他們貧窮和社會孤立的處境,甚至有機會發展個人的才能。她們由心而發的笑容,與及小朋友有良好環境健康成長,都是我們工作的最大動力。

至於「組合社會房屋計劃」方面,社聯現正籌備三個項目,預計今年底推出的深水埗南昌街項目,可提供90個組合屋單位,每個單位供一戶獨立居住約兩年。問題是建築開支龐大,如果要擴大規模,民間難以籌集足夠資金。

其實我們可以參考您們的經驗,在荷蘭,現時有幾百個「社會房企」,會推行不同類型的社會房屋。政府會為這些企提供土地、津貼同借貸擔保,令到房企可以獨立自主發展,當房屋供不應求既時候,荷蘭政府亦會向房企提供短期出租的土地,讓他們發展過渡性房屋。這些社會房屋除了是可負擔外,亦重視鄰里關係建立及社會照顧的元素,滿足不同中低收入人士的住屋需要。

政府現在提出的20億基金,正正可以支援非政府機構成立「社會房企」,興建社會房屋。當然,基金需要預留款項資助營運機構提供相關社會服務。我估計20億元基金可推出約5000個組合屋單位,如果單位使用期不少於五年,就可讓接近10,000個基層家庭受惠。

事實上,全港有91,800個劏房戶,當中有一半,約4-5萬個住戶正輪候公屋。我們估計20億基金可以幫助到兩成正輪候公屋的劏房戶,其餘的輪候者只能繼續屈居劏房、板間房,以至工廈等不適切住房,空間狹窄,衛生差,安全隱患多,但租金卻不合理地貴,對住戶的身心與財政都帶來負面影響,尤其影響孩子成長。

以目前的建屋量,這個情況將會持續一段很長的時間,民間的「過渡性社會房屋」,應被納入政府的房屋政策之中,並同社會房企一同訂立建屋目標,運房局的專責小組亦要加強一站式支援,並就著基金的運作聽取民間團體的意見。

另外,參考社會房屋共享計劃的經驗,我們建議政府提供資源予社會服務機構,為劏房住戶提供社區和支援服務,讓他們在未有長遠及合適的住屋安排之前,可以得到專業的社會服務支援,建立社區互助網絡。

今年六月,我將會參加法國舉辦的國際社會房屋節,還會將更多的社會房屋或組合屋的經驗帶回來,希望下次與你通信時,香港會有更多社會房屋項目,類型更多元,貼合不同基層社群的需要。

祝身體健康,生活愉快。

你的合作伙伴

俊傑

2019年3月2日

 

(2019年3月2日 - 香港電台《香港家書》)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