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ong Kong Council of Social Service
Skip to Content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    |  Eng  |   Default Font SizeA Larger Font SizeA Largest Font SizeA
Search
Our Views

一知半解的調查

Social Welfare – E-Capture      2018/02/13

社聯行政總裁蔡海偉先生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日前公佈調查,指部分資助機構出現不同程度及類型的帳目混亂情況。本來業界同工,以至公眾關注機構營運無可厚非,終歸這涉及公帑運用,機構亦有責任提供適當的透明度和問責。但對於一知半解的推論,就必須切實澄清。

社總點名批評幾個機構的「雜項費用」過高,「令人懷疑會否涉及將公帑使用於非資助項目」,其中指香港遊樂場協會的「雜項費用」達九百三十多萬元,直指根據諮詢會計師意見,這佔「其他開支」和「總營運開支」的比例過高。

香港遊樂場協會隨即發表聲明,清楚指出雜項開支實質是轄下受社署資助青少年服務單位所舉辦興趣班開支的「導師費用」,這些導師費用乃全數與服務使用者有關。再者,將導師費用列入雜項開支是該會二十多年來的入賬方法,亦一向跟從社署指引填交財務報告,並由核數師核實,從未被質疑及被指違規。該會亦積極開拓非資助服務,如場館、體育、社企等,近十年的非資助收益一直在補貼整筆撥款的不足。

遊樂場協會的回應,簡單直接駁斥社總調查結論的謬誤。其實,坊間有不同的會計及入賬方式,不能一概而論,最有效的查證疑團的方法是先向機構求證,才作出判斷,可惜工會卻遺漏重要程序。

今天巿民對服務和管理上的要求不斷提高,機構管治總有改進空間,不能裹足不前,也必須接受公眾監察,而社聯也在致力提升機構管治。不過,如能在發佈相關調查前多下求證功夫,許多因溝通不足而產生的誤解都能避免,也不致影響公眾對社福界的信心。

筆者明白,部分工會及前線社工對整筆撥款制度不滿,對機構管理層缺乏信任,所以希望藉不同途徑施加壓力。然而,如果因為不滿而作出片面的推斷,又是否負責任的行為?市民因為一些錯誤的批評,而對社福機構產生負面的印象,失卻信心,對社工日後推展服務又有何影響?

整筆撥款制度推行十七年,終於等到一次全面檢討的機會,大家放下不必要的懷疑及猜度,以理性及互信的態度,推動建立一個合適,才能令得到保障服務使用者的資助制度。

(文章刊於2018年2月13日《AM730–蔡海偉網誌》)     

 

整筆撥款制度的檢討,需要理性及互信的態度(資料圖片)

整筆撥款制度的檢討,需要理性及互信的態度(資料圖片)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