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ong Kong Council of Social Service
Skip to Content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    |  Eng  |   Default Font SizeA Larger Font SizeA Largest Font SizeA
Search
Our Views

創新方程式

NGO Management – E-Capture      2015/10/05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總主任(能力建設) 林莉君女士到Google參觀,除了體會好玩的主題樂園式辦公室外,也要跟Google的朋友好好的交流一下,我較有興趣的是她的企業文化。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氛圍,才可讓六萬人的超巨型企業維持她那不斷創新的精神?在「創新」這一塊,社會服務機構也跟著重盈利的商業機構沒兩樣,因日漸複雜的社會需要,也在追趕着社會服務機構,要不斷創新才可滿足持份者的要求。但在一個社聯與麥肯錫合作的「機構健康調查」中卻指出,社會服務機構在各項指標中,「創新力」是相對不足的。

透明度高的企業文化
究竟Google有什麼企業文化?「那是公開透明、平等、志存高遠」,一位年靑的電腦工程人員分享說。員工可任意在meme generator(Google內聯網的其中一個功能)發表對公司的意見或提出問題。逢星期五,全公司下午有TGIF(Thank God it's Friday)的聚會,創辦人會親自主持,解答員工所投選最關心的問題。雖然員工分佈在各處,但聚會以網絡直播形式發佈,讓每一個員工都可參與。內容亦包括不同的新項目、新發展,甚至新員工都會作介紹。如員工想知道個別項目的各細節,除可詢問相關同事外,電腦工程人員更可隨意以存取碼(access code)去理解任何一個他們想知道的項目,一切都是公開透明,可分享的。但他卻特別補充,Google X的項目因為是較為顛覆性,所以對內也要保持神秘,細節是高度機密的(這也是我感覺怪怪的原因-不是說透明嗎?)。

平等的反饋系統
說起平等,那小伙子續說︰「Google內有嚴格的代碼審查 (code review),這是要各人在自由的氣氛下也能夠脚踏實地做對的事。你設計的程式會有另一位跟你同樣優秀的人員給你做反饋,而那人並非你的上司。反饋的功能不是為了尋找漏洞(bug),因對於優秀的人員來說,那太簡單了。他也不是查你是否用他所想的方法解決問題,因解決問題的方案可以有無數個,他只會看你寫的代碼是否有整潔,是否有好的程序結構,是否合邏輯。怪不得前Google人員說代碼審查的最大的功用是社會性,它可改變你的工作態度,使你在沒有上司的監管的自由氣氛下仍踏實地工作。當然,優秀的你也要給別人反饋。還有,這裡有同輩獎金 (Peer bonus),讓同事互相獎勵。」

志存高遠的目標
另一文化就是志存高遠的登月文化(Moonshot),小伙子他自己訂的季度目標基本上是達不到的。我們嘩然的問他為什麼不訂一個實際一點的目標。他回應說:「上司最清楚我的能力,若自訂的目標太簡單,上司會與我聊天,鼓勵我把能量發揮出來。公司希望員工可每年追求的十倍的目標增長,而非10%。」他說創辦人Larry Page鼓勵員工去創新那些不存在的東西,而非在已有的基礎上作小修小補。於是,我們便看到了Google地圖、無人駕駛車、熱汽球wifi、甚至長生不老的研究等等。

Google 的創新方程式是「創新=願景+公司的環境及機制+個人額外的努力」。是甚麼令我恍然大悟?Google 真的是言行一致(walk the talk),很努力地在營造公司的環境及機制。那不只是自由及好玩的辦公室、免費的飲飲食食、每星期一天不用工作的工作天、登月文化、代碼審查、TGIF聚會等等。如公開透明是Google 所要的文化,她也許就不能繼續讓神秘的Google X存在於Google內了。翻查一下成立Alphabet 的聲明,該公司成立的初衷是「讓公司更精簡及更負責任」。精簡了的Google及Google X (現稱X-lab),當更能清晰地反映她們的職能和責任,每一子公司,有自己的CEO和決策層,也有獨特及聚焦的文化,這樣的運作,當更有效率,也更有利於創新。社會服務機構在說應該要朝創新的方向前進時,我們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創新方程式嗎?而我們有否言行一致的去實行?

(文章刊於2015年10月5日《CTgoodjobs》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