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  |    |    |  Eng  |  
政策分析
同工對談:前線觀察及服務反思 (Chinese version only)
社會發展 – 政策分析      2016/09/30

圖示專訪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總主任(家庭及社區)梅偉強先生、新福事工協會總幹事梁友東牧師、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跨境及國際個案工作服務總監廖金鳳女士、「中港家庭權益會」組織者曾冠榮先生

 

介紹

不少非政府機構多年來開展內地新來港人士的支援服務,例如教育支援、就業支援、社會福利和房屋等。站在最前線的服務提供者,他們對新來港人士的處境及形態變化有何觀察? 面對中港矛盾下,有說法指出香港要停止讓內地人來港定居,面對社會氛圍的角力與新來港人士的服務需要,同工的想法是甚麼?他們如何自處?

就著以上問題,今期政策報邀請數位同工進行訪談,他們背景各異,有事奉新來港人士及少數族裔的牧師,有關注中港家庭權益的社區組織者,有處理跨境及國際個案工作服務的資深社工,亦有推動業界服務發展,負責政策倡議的社工。他們於訪談當中分享對新來港人士的觀察,並在現時社會氛圍下思考服務發展的出路。

一.斷絶內地人來港定居?

最近數年,社會上有不少聲音反對內地人來港定居。然而,香港一直是一個移民城市,內地人移居到香港不是新鮮事。廖金鳳認為,內地與香港的關係從來不能分割,每個人都有所屬的籍貫。「新來港人士狀況的變化,只反映了香港出入境政策的變化」。她認為內地人領取單程證來港定居不是回歸後才出現的現象,基本上,自港英政府取消抵壘政策後,中港政府開始逐漸推行配額制度,由1983年每日75個配額增至1993年的105個,及後在1995年再增至150個。配額制度沿用至今,150個配額主要分配給近親,60個指定給港人的內地子女、30個指定給配偶團聚,其餘配額則包括來港照顧無依靠親屬、繼承產業者等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03)。

事實上,九成或以上的新來港人士均以家庭團聚為由申請來港。多年來,申請單程證的個案當中大多是夫妻或子女的近親團聚;而家庭團聚作為人的基本需要,是不應被忽視的。總的而言,根據單程證計劃從內地合法來港的移民,一直是移居香港人口的主要構成部分,也是過去二十年本港人口增長的主要來源。因此,廖金鳳認為香港不能斷言不讓內地人來港定居,與家人團聚。

全文下載

節錄於社聯政策報2016年9月第21期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