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跳至內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繁  |    |  Eng  |  預設字體大小A 較大的字體A 最大的字體A
搜尋
特約評論

李健正教授:政府置業政策能否有一個道德基礎?

房屋 – 特約評論      2012/10/25

香港教育學院社會科學系講師 莫家棟博士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系主任 李健正教授

根據中大亞太研究所2010年進行的調查,57.7%的受訪者認同置業是其人生的重要目標;71.7%認為長遠而言,置業比租住為佳。難怪有高達73%的被訪者覺得特區政府有某程度的責任去幫助他們置業。事實上,協助市民置業已是不少已發展國家和城市的基本政策。不管是否出於回應民眾的訴求,政府都可以基於政治穩定或推動經濟的理由,用不同的政策工具去幫助市民達成置業 (homeownership) 理想。

本文的目的不在於探究政府推動置業政策背後的政治動機或經濟誘因,而是尋找置業政策應有之道德基礎;故關鍵的討論並非政策的支持度,而是可以支持有關政策的道德理據 (moral justifications),其中涉及的核心價值是社會公義,一個政治正確和能夠推動經濟之房策,不一定合乎公義原則。若然我們能找出政府推動置業的道德基礎,則對長遠房屋政策制訂能夠具更強的指引。

命題:獨立於政治經濟考慮的置業政策道德理據

有關的討論,其根本問題是:到底有沒有獨立於政治經濟考慮的道德理據,足以支持政府推動置業的政策?就此問題,我們要分辨的是:市民能否置業,究竟是一個個人選擇,還是一個涉及社會公義的議題?明顯地,如果置業全然是個人努力的成果,而置業者被認為是成功人士的象徵,那麼政府就沒有道德理據去協助市民置業。因此,要論證置業是否一個涉及社會公義的問題,在於能否突破我們一貫視置業者為社會精英或成功人士的態度。以下我們會探討三個對置業和置業者的另類理解,看看能否從中找出政府推動置業政策的道德基礎。

「權利」作為置業政策的道德基礎

第一個是將置業看成是一種權利,並將置業者視為權利擁有者 (right-holders)。一旦置業成為權利,它就會變成一項具有凌駕性的訴求,擁有這項權利的市民就如政治哲學家 Ronald Dworkin所講的,手執一張可以迫使政府履行責任的皇牌。在一個房屋資源極之短缺、分配極不平均的社會,希望確保每人都有一處(那怕是一百幾十平方呎)屬於自己的地方,並將之上升至基本權利層次,這種想法不難理解。然而,很多人批評這種想法過於冒進,因為一旦把置業「提升」為基本權利,並使之與政治參與、言論自由、司法獨立等價值平起平坐,非但不能令前者升格,更可能令後者的重要性降低。當然,從資源分配角度看,可行性亦很低。

「持份」作為置業政策的道德基礎

第二個考慮是從市民作為社會持份者(stakeholders) 的角度出發。據Bruce & lstott Ackerman在The Stakeholder Society一書論述,為達致公平的起步點,每個公民到成年時,都應該獲發一筆數十萬的金額,給予持份者適當的支援,用作投資、讀大學、職業培訓、或置業,好讓各持份者可以在往後的社會和經濟領域中有意義地、公平地參與競爭。

不過,協助初出道的青年人成為置業者,則有商榷餘地。社群主義者如Michael Walzer認為,社會資源分配是否公正,不能脫離被分配物品背後特定的社會意義 (social meaning)。以置業為例,如果根據社會對置業約定俗成的理解,置業者不一定是精英或成功人士,但必須是有一定才能或曾作出一定努力的人,將置業機會平均地分配給未有甚麼貢獻的初出道者,或有違社會給予置業的特定社會意義。

我們認為可以將Ackerman的主張稍作修改,將持份者所應得的起步置業資助,改成為對事業略有所成者的置業援助。就像香港過往的各項置業資助計劃,其主要的對象都是有一定能力條件的人士。這樣,政府的置業政策既可以促進公平競爭,又不致於違反社會給予置業的特定社會意義及對置業者的理解。

「尊嚴公民」作為置業政策的道德基礎

第三個想法是著眼於置業對於成為一個有尊嚴的公民 (decent citizen) 的重要性。作為一個有尊嚴的公民,除了可以解決生活基本的需要外(例如溫飽和免於露宿街頭),同樣重要的是可以累積一定的資源或建立一定的資產 (asset building)。這裡所指的資產並不是一般用以投資致富的那種,而是那些可以讓人們抵抗風險,安然渡過如疾病、失業、或意外等突變的資源。恰當的置業政策,正好提供一個大家能夠建立和累積資源的途徑,好等我們不需要永遠仰仗政府的保護,並可某程度上承擔照顧自己的責任。

結論

從哲學觀點看,我們認為要提倡置業政策,不用將置業提升至基本權利的層次,因為這個方向無論在道德理念和實踐上都有困難。相反,將置業機會看成是一個曾經努力的持份者才應獲得,並且把置業看成是一項作為有尊嚴的公民的條件,讓市民可以有能力保護自己,在經受風險或突變折騰時,有足夠資源應急。按此,我們認為上述第二觀點和第三觀點融匯,已經足夠為政府之置業政策提供一個穩妥的道德基礎。

這個基礎不僅對香港這種小型開放經濟模式的社會提供指引作用,即使放諸四海亦然。今天在全球房價急升的情況下,很多政府對應否由公家支持置業之政策,每每舉棋不定,其中一個原因是由於缺乏一個置業政策的道德基礎,因此各地將對探討這個道德基礎開展必要和廣泛之社會討論。

 

節錄於社聯政策報第十三期:2012年10月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