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跳至內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繁  |    |  Eng  |  預設字體大小A 較大的字體A 最大的字體A
搜尋
特約評論

葉兆輝教授:人口政策,你我有份

社會發展 – 特約評論      2013/03/28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 葉兆輝教授

在香港討論人口政策這個課題時,很多時都會涉及如何引入移民,減慢人口老化和優化本身人口素質;而在討論時是經常都會把注意力集中在如何確保移民質素不會太低。筆者不會反對引進高質素的人口,或引進所謂的專才;但大談外來人口質素的時候,是否也透露出另一個更隱性的人口質素問題;人口質素不足問題,不是自己的問題,而是其他人的問題。這個隱性問題,在人口政策討論裏處處可見。

人口問題誰的過﹖

人口高齡化是人口政策討論中,無論官商民都會掛在口邊的議題。社會上都認為長者人口增加,是社會的一個沉重負擔,因為長者生產力不及年青人,勞動質素低,雖然沒宣之於口,但這已暗示了香港的人口問題,是長者的問題。其實香港人能夠長壽,都有賴於過往醫療服務的改善和市民健康生活的結果,這是香港值得慶祝的一面。

生育不足,有些人認為是女性勞動參與,影響了她們的婚姻及生育的計劃。其實生育率與本地婦女的教育程度不斷改善有關,女性接受大學教育的百分比已超過男士。有研究亦指出,香港不像部份歐美國家,港人的生育率與婚姻有很大關係,女性遲婚,導致生育率過低,所以這也是香港改善本身教育情況的結果。

雖然,在談論人口高齡化的時候,大家骨子裏覺得年青人的質素較高;但轉一個話題背景,他們就變成問題的另一個根源。在勞動市場中,有工無人做,有人無工做的情況下,青年人往往被說成是過份挑剔,影響整體人口的生產力。

解決人口質素問題﹕平衡「小我」和「大我」

我們常以香港人的眼光批評外來人口質素,但不少事例卻証明本地人口的質素成為人口政策目標的最大憂慮。近日的奶粉問題,港人的印象是內地人搶了港人的奶粉,是內地人的問題。當時,有多少人建議不容許內地人來港買奶粉,或要出示身份證才可以買奶粉。但事實是六成水貨客是港人,他們看準了商機,為了賺錢損害一眾媽媽及嬰兒的利益。另一方面,藥房囤積抬價、揀客,亦不顧一切地發大財。個別水客為兩餐走水貨或經營艱苦的小商戶為生存而以不當手法售貨,筆者雖無意為他們開脫,但以香港現時的營商及就業環境,尚可小懲大戒、寛大處理。後來發現大型奶粉供應商以綁售奶粉的形式供應奶粉,要求小商戶購貨時同時購買需求極大和需求一般的奶粉,小商戶不敢多入貨,以免積累太多需求一般的奶粉,導致奶粉短缺,一部份的問題是大集團的貪婪。從個人、到小商戶、到大企業,這些都並非外地人,但他們都以賺盡的態度,為求營利不惜犧牲其他人。

地產商、大小名店為了爭取每年幾千萬內地遊客的消費,各出奇謀,把內地來港的遊客當為貴賓,好客之道並無不妥;但超越界線的例子層出不窮,內地遊客可以拍照、本地顧客則禁止,結果造成不愉快事件,結論是內地人是蝗蟲,但原因是一些本地商戶的行為。每年春節、勞動節及十一假期,大批內地旅客來港,總有一些旅行團要睡在旅遊巴士上、被迫購物等等,內地旅行社零團費招客是問題起源,但本港旅行社、本地導遊強迫旅客購物,無所不用其極,怎樣也不能說是有質素。

可持續發展是人口政策發展的核心考慮

如果人口政策目標是以建立可持續發展的社會為原則,以提升人口的生活質素為目標的話,上述的內部人口質素問題正正是我們要認真面對的問題。因為可持續發展的先決社會條件之一,就是要有一個共融、包容的人文和社會文化;如果社會某些人、社群、部門都以敵視、蔑視、歧視的眼光看待其他人或社群,又或以賺盡的心態,把別人僅餘賴以生存的資源或能力都掠奪過來,長遠而言社會將難以持續。大家雖未必有消滅別人之心,但行為上沒有意識到對別人的傷害。社會若建立在「勝者全取」文化上,可持續發展只會是奢談。

有些人或會說,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市場競爭,適者生存,是我們社會發展的傳統;故人口政策的目標,不能與之背道而馳。筆者認為這是扭曲了香港社會發展傳統的說法。戰後香港在短時間內沿著資本主義的道路,發展出一種現代的文明,不是因為大家都崇尚勝者全取;相反,是大家在競爭的環境中,知所分寸,明白「小我」和「大我」要互相依存,個人和社會的生存才能夠持續。「勝者全取」恰恰就是違反了香港社會經濟發展的傳統。人口政策必須從根本上扭轉這種局面,讓各人有發展空間,提升每個人或社群的生活質素。

社會要估量對外來人口的承受能力,無可厚非,因為在短時間內有過量人口進入香港,除了對原來的人口構成壓力外,他們進來亦不能享受預期的生活質素。但排外的心態、排斥的價值取向不可恃,它不但沒有因為排除了所謂「低」質素人口,使原來的人口得以維持,反而,削弱了香港人口的質素,從根本地影響我們作為國際都會的文明水平。

締造包容共融社會,為人口政策找出路

我們要建立可持續發展社會的人口政策,而可持續發展的核心,就是要重構社會共融、互惠互利的包容的價值觀上。具體而言,少一些把長者看成是社會的負擔,多一些看他們的貢獻;少一些歸咎婦女不生育,多一些看她們潛在的巨大生產力;少一些埋怨青年不濟於事,多一些理解他們面對的困局和發掘他們的創意及潛能。這樣,或許就是人口政策應有的願景和理想。

 

節錄於社聯政策報第十四期:2013年3月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