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跳至內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繁  |    |  Eng  |  預設字體大小A 較大的字體A 最大的字體A
搜尋
專題探討

內地社會服務發展帶來的機遇及挑戰

內地事務 – 專題探討      2013/05/15

社工北上其實早於內地改革開放已經開展。過去三十多年,兩地都有不少有心人透過不同形式的活動為兩地開拓交流及合作。一直參與兩地交流及合作的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社聯)內地事務督導委員會主席吳水麗指出,在國內細緻的制度建設及社會工作邁向專業化的道路上,香港的社福界影響深遠。

正式交流始於八十年代初

吳水麗吳水麗說,早於八十年代初,香港社會服務聯會開始與內地交流,例如其兒童及青少年部門,就與內地主責青年工作的機構建立接觸及交流,當中包括青年聯合會。當時任廣州市青年聯合會主席的朱小丹(現任廣東省省長)亦與不少香港同工稔熟。

在復康方面,八十年代初,中國殘疾人聯合會還未成立時,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的兒子鄧樸方就要求有「復康之父」之稱的已故本港著名骨科醫生方心讓協助改善內地殘疾人士服務及相關的培訓。透過培訓活動,復康會在內地多處播下了許多的種子。

九十年代,開始打開正式的溝通管道

吳水麗表示,香港大規模、有計劃、有組織地到內地提供服務,主要是中英簽署「中英聯合聲明」之後的發展。從八十年代中期開始,社聯開始與內地民政系統的部門及團體展開正式的交流,除了定期組織禮節性訪問外,還與民政部轄下的一個事業單位「中國社會工作協會」開始舉行內地與香港研討會。1990年,首屆<內地與香港社會福利發展研討會>於北京舉行,其後幾屆會議分別在上海、香港及武漢舉行。吳水麗指,這是一個正式的平台,讓兩地的社會服務機構定期討論不同的社會服務議題。

二千年促進兩地NGO突破發展

隨著兩地的融合,香港與內地合作的風氣更加興盛。吳水麗說,社聯雖然並不提供直接服務,但亦於九十年代與內地合作推行培訓計劃,安排內地的福利工作人員來港,由社聯安排實習。期後,本地的不同機構亦有開展類似的工作,甚至開展在內地的服務。例如香港基督教服務處有份參與協助成立的上海樂群社工服務社,便是內地第一間按「民辦非企業」 辦法成立的專業社會工作機構。

吳水麗指出,2006年更是內地社會服務發展的轉捩點。中央政府在2006年的十六屆六中全會決定,「建設宏大的社會工作人才隊伍」,以加強公共及社會服務,社會福利制度定下了政策及框架。後來在2006年國家人事部和民政部頒佈「社工職業水準評價暫行規定」及「助理社會工作師、社會工作所職業水準考試實施辦法」,當中亦有香港專業職業水準評價的委員會工作。在這些細緻的制度建設的工作上,香港的社會福利服務界角色低調,但卻是影響深遠。


國內制度改革為香港社福界帶來機遇

王振耀

 

現任北京師範大學公益研究院院長、前國家民政部社會福利和慈善事業促進司司長王振耀表示,在今年兩會上,《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明確了社會組織管理制度改革的安排。即行業協會商會類、科技類、城鄉社區服務類、公益慈善類等四大類社會組織今後在民政部門直接登記,不再由業務主管單位審查同意。而在過往雙重管理的體制下,許多企業家要做好事,比如捐款、建立基金會,也得到處走後門、拉關係、找主管單位,那確實是一種相當不健康的體制。

他說:「我國社會組織的發展,將迎來一個『井噴期』, 目前登記註冊的社會組織總量接近40萬,相信三年後,中國的公益慈善組織可望突破100萬家」。他並寄語香港社福界,在內地社會服務組織迅速發展及邁向專業化的過程中,香港社福界可抓住機遇,配合國內的社會改革開放,繼金融中心後,再發展成為一個社會服務中心。

 

 

 


王先勝香港是帶動者和同行者

 

廣東省民政廳政策法規處處長王先勝認同王振耀的說法,並認為香港具豐富的社工經驗、與廣東又具地理優勢,絕對可以成為內地社會管理改革的同行者,共創雙贏。他認為,因語言、地方及專業之利,內地取諸香港,香港輸出知識及專業不但有助國家的發展,對本港社福界自身的發展,以至拓展香港社福知識及服務視野都有很大的禆益。

 

 

 

 

 


社聯開渠道 促進交流合作

陳智思身兼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行政會議成員的社聯主席陳智思表示,內地開辦二百個社工系及社工課程、大大小小的赴港培訓班、內地社工督導培訓,以至全國社工註冊考試制度,香港社會服務組織或多或少都參與其中。可想而知,兩地合作何等頻繁和蓬勃。

陳智思表示,在過去十多年,在內地與香港融合,除了催生了一系列的兩地經貿合作協定外(CEPA、粵港合作聯席會議、大珠三角合作會議、泛珠三角合作會議等等),亦在社會服務方面形成一股合作風氣,除了社聯外、目前很多社福機構均以不同形式與內地合作。

陳智思表示,社聯的內地工作早於八十年代初已經開展。繼2004年與廣東省民政廳簽署合作備忘錄,社聯於2010年又與國家民政部港澳臺辦公室簽署備忘錄,就建立定期會晤和交流機制、社會服務及慈善領域的合作達成合作協議。根據有關框架,社聯與國家民政部及各省市民政系統建立了廣泛合作關係,形式包括合辦各種研討會、培訓項目及共同出版刋物。社聯更希望在內地城市設立辦事處,深化兩地交流和合作。

兩地社福界合作共創雙羸

陳智思說,社聯定期會組織港區人大代表、政協代表與香港社福界見面、交流,以至能透過這些橋樑,在「兩會」以至其他國內相關場合代為反映,促進兩地溝通及合作。而一些跨境的社會問題,包括:港人北上工作的支持問題、婚外情問題、跨境學童問題、跨境婚姻及家庭等現象,兩地社福機構的合作,將有助問題解決。

正如陳智思所言,兩地協作需要有具體框架支持,而在實際服務層面,也需要多方面的配合。

服務層面需多方面配合

香港資源豐富,社會服務機構遍佈全港,服務種類也廣泛;相反,內地人以往多關心吃不飽穿不暖的問題,隨著經濟起飛,現在則開始著重生活質素,可是社會服務卻非常短缺,家庭、婚姻、教育、醫療衞生、長者、傷殘等統統求過於供,內地人遇到問題往往求助無門。

現時不少在港已發展成熟的社會服務機構,將經驗及社工人才帶到內地,看見內地哪裏有需要,便到哪裏提供服務。

培訓內地社工接棒

香港的社會服務機構到內地開展服務並不易走,兩地無論在文化、環境及政策也存在差異,這群走在最前的機構,各遇到大小不同的難題,但透過服務不同人群所帶來的滿足,令他們服務的熱心延續不息。

不過,中港兩地位處不同地區,社會問題也有不同的獨特性,即使香港具備經驗豐富的社工人才,也不能將經驗硬套在內地上,長遠來說,只有培訓當地的人成為專業社工,讓他們接棒,處理內地的社會問題才能事半功倍。


熱心學者創立服務中心

機構:啟創(香港)社會服務網絡

人物:羅觀翠總監

內地服務點:廣州、佛山、中山及四川等

羅觀翠羅觀翠教授於1971年在中文大學畢業後,便一直投身社會工作行業,至今逾40年也沒有脫離過;亦沒有停下來,她的履歷表,全部載滿與社會服務相關的工作,把所有時間、精神也放在這個行業上。

羅教授於2002年開始在廣州中山大學擔任社會學與社工系的教授,並於2008年在內地成立啟創社會工作服務中心。羅教授笑言,自己喜歡遊走不同地域,且在香港又沒太多負擔,可以了無牽掛的到內地服務。

初到內地發展時,發覺內地社會很多資源也缺乏,由兒童、青年、家庭、長者、戒毒及殘疾人士等,這些服務,中心統統都要提供。

與其他香港的NGO一樣,面對資源不足及人才缺乏的問題。在過程中也遇上很多挫敗,例如官員及領導層經常出現人士變動,令早前已討論、甚至已落實通過的服務項目,需要重新討論,往往因此而拖慢進度。

但羅教授從沒被這些困難難倒,只輕描淡寫地說:「只好面對現實,克服佢」。唯有她心內有很強大的信念支持著她,才能一直堅守她的崗位,「幫到受助人,佢哋又開心,社工又好有滿足感,社工係好享受呢種關係」。

到內地發展,不僅是為當地社會提供適切服務,更重要是培育新血,羅教授希望能影響年青人,有較文明的價值觀,要有誠信、廉潔、懂得關心別人及善用社會資源,栽培他們成為骨幹社工,最終由他們領導服務社。

看到中心的年輕社工毫不介意工資低,有勇氣地入行,更會主動幫助弱勢社群,又是另一番不能言喻的滿足。


致力支援跨境家庭

機構: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

人物:張玉清 服務總監(跨境及國際個案工作服務)

內地服務點:深圳、廣州

張玉清中港兩地互動頻繁,各種各樣的跨境問題,無日無之,處理內地跨境議題達18年的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服務總監(跨境及國際個案工作服務)張玉清指,其中一個跟進了4年的跨境家庭個案,教她最深刻。

持雙程證的阿蓮(假名),丈夫是香港人,首名孩子是在內地出生的非婚生子女。阿蓮婚後在港的生活並不好過,丈夫酗酒後又經常受虐打。阿蓮一直只能啞忍,只為丈夫能在兒子及她的單程證申請表上簽字證明,但遭到丈夫拒絕。

惡運接二連三發生,阿蓮同時發現自己又再懷孕,更不幸是身患癌症。她在絕路之際,向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求助,當時張玉清鼓勵她:「點都要留番條命照顧兩個仔女」。

後來阿蓮的癌症穩定了,女兒也順利出生。她咬緊牙關一關又一關的過了,但由於沒有丈夫的簽名,能取得單程證的機會可謂十分渺茫。

當大家想著放棄之際,張玉清又再嘗試,透過中聯辦協助,聯絡內地公安部門,希望阿蓮的個案可以獲得特殊處理。

天總無絕人之路,單程證最終也發了給阿蓮。

張玉清對這個個案感受至深,因為跨境婦女很無助,阿蓮在整個過程也很煎熬,如果沒有了這類跨境服務機構,在香港以至內地也是求助無門。

阿蓮很感激在香港得到的一切,認為香港社會給予她很多協助才能渡過難關,希望透過當義工回饋香港。


 

遠赴青海服務

機構:基督教勵行會

人物:張洪秀美  總幹事

內地服務點:青海

Meizi(右二)於4、5歲便被收養到美國定居,是第一個被收養到海外的孤兒。最近與養父母一家返回西寧探望以前生活過的兒童院,張洪秀美(右三)表示,今天看到她生活安好,十分感動及欣慰。基督教勵行會於1997年踏足內地,他們選擇「勇闖」的地方是與香港相距遙遙幾千里的青海省,總幹事張洪秀美笑言,當年對青海有很多地方也不清不楚,就是因為不太了解,所以心口才掛起個「勇」字,服務當地社會。

青海是中國最貧窮的省份之一,張太稱,愈是偏遠的地方愈窮,愈窮則愈多人需要幫,所以當初選擇到這個地方提供服務,在當地省會西寧市與當地政府合辦孤兒院、兒童之家,又興建小學、診所,並為身體殘障的兒童提供復康及特殊教育等。

貧窮令殘障兒童被視為一個負擔,也被當成家醜,當時青海有很多棄嬰,那些棄嬰被人當是「草」,張太則當他們是「寶」,「希望救得一個得一個」張太說。

殘障兒童在當地受盡歧視,初期義工帶他們到街上走走,也會被人擲石仔,根本不能過一個快樂的童年。過去15年,基督教勵行會不停向當地社會宣傳及教育,希望當地人放下成見,接受這群無邪的兒童。

今天,成效彰顯,不但沒有人向他們擲石仔,更有食肆為這群兒童提供優惠,也有愛心的士司機義載他們,亦有市民願意捐錢給中心,令張太最感安慰的,就是看到當地社會漸漸接受這群兒童,棄嬰數目亦減少了,看到這點點成效,張太面上也泛起絲絲滿足感。

孤兒院初期有27名兒童,現已累積服務超過400名,過去有160名已被外國家庭收養。她直言,到青海發展的路並不易行,這是一份「lonely job」(孤單的工作),員工流失率高令她十分頭痛,但她從未言棄,當地政府亦希望基督教勵行會能協辦更多兒童院,她會向更高難度挑戰,將會到內地更窮更落後的地方,開辦孤兒院,為更多有需要的人服務。該會亦不斷培訓內地社工,希望將來有更多人可以接棒。


資深社工退而不休協助民工

機構:東莞市橫瀝鎮隔坑村社區服務中心

人物:徐祥齡       總幹事

內地服務點:東莞

徐祥齡(最後排白髮長者)和太太(旁)與民工子女同度新春。當了社工半個世紀的徐祥齡,今年已年屆80歲,人退心不退,他原本計劃在93年退休後,與太太譚翠蓮在東莞過簡樸的退休生活,但當他在東莞看到民工活在密封式的工廠內日做夜做,一點娛樂也沒有,只能蹲在街上看看商舖播放的電視節目打發時間;再加上當年深圳有玩具廠發生大火,造成80多人死亡,數十人受傷的慘劇,兩夫婦商量過後,決定動用100萬元退休金,花了足足10年時間遞交建議書及各項文件,申請營辦綜合服務中心,為民工服務,最終於2004年正式營運。

外省民工在當地受盡歧視,當初開辦服務中心都遭居民反對,但徐氏夫婦並沒有因此而退縮,反而更加積極推廣,在過程中更發現民工的艱辛,內地逾億民工離鄉別井往城市打工,有些更帶著子女同往,可是,民工子女在東莞沒有戶籍,要上學就只得與父母分離,返回原生地讀書。

這群沒有受教育的兒童,沒有公民意識,隨街大小便,就像「野孩子」一樣,並不受當地居民歡迎,徐太看在眼裏,決心將服務擴充,讓這群孩子上學,並積極在香港籌款,希望能做到只要肯讀,由小學讀至大學畢業也可,更能讓民工安定地在城市工作。

9年時間過去,這群「野孩子」已蛻變成懂得以禮待人、有公民意識、又充滿自信的孩子,徐太自豪地說:「以行動話比人知佢地唔再係野孩子」。

助學至今,已有4名受助人大學畢業,並選擇修讀社工課程,希望將來可以繼續幫助別人。

徐氏夫婦希望透過助學計劃,做到助人自助,以生命影響生命。看來,夫婦倆的心機並沒有白費。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