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跳至內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繁  |    |  Eng  |  預設字體大小A 較大的字體A 最大的字體A
搜尋
專題探討

全民退保 刻不容媛!

社會保障 – 專題探討      2013/02/06

 

改革退休制度刻不容緩!推行「全民退保」邁向和諧社會改革退休制度刻不容緩!推行「全民退保」邁向和諧社會

按著名心理學學者Abraham Maslow 在其A Theory of Human Motivation 裡提到Hierarchy of Needs,觀察近十多年香港人長期處於騷動不安、遊行示威變成常規生活的狀態,這跟無法滿足生活裡最低層次的經濟安全感不無關係。近年香港貧富懸殊問題擴大、向上流動緩慢、工作朝不保夕、在職貧窮情況不斷加劇……強積金作為市民對未來基本生活希望的保障,卻反倒過來成為今天的負擔明天的憂慮,強烈不安感亦由此而生。今期《社情》除邀得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積金局)主席胡紅玉展示未來改革路向,更邀得多名著力推動「全民退休保障」的學者及行動者,一起探討這項很有機會能帶領香港人步向更幸福及和諧社會的經濟措施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組織幹事歐陽冠東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組織幹事歐陽冠東

 

綜觀過去八年爭取「全民退休保障」(下稱: 「全民退保」)運動的歷程,至今民間訴求與政府思維仍存在巨大落差。「由曾蔭權政府至梁振英政府,都沒有把全民養老計劃放在施政議程上作考慮,只停留在強積金及公共福利金(下稱:生果金)上的小修小補。我們擔心政府繞了一圈後,才發現庫房負擔沉重,然後又必須返回全民退保的問題上,而市民的養老保障便被一拖再拖。」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組織幹事歐陽冠東概括了目前的狀態。他曾於去年十月與新任特首梁振英會面

扶貧無法取代全民退保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黃洪博士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黃洪博士

事實上,特首梁振英甫上任便於去年年底推出「長者生活津貼」(下稱:長津,俗稱「特惠生果金」),以期紓解民間對長者貧窮問題的不滿。「生活津貼加至二千二百元,其實跟我們三千元的要求接近了一些。然而,錢從何來呢?」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黃洪博士,在長津推出前曾提出質疑。的確,打算在扶貧委員會提出新加坡模式改良方案的委員會成員、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羅致光最近[1]亦表示:「長者生活津貼首年庫房開支已達六十二億元,但政府今年新財政撥款可用介乎七十億至九十億元,扣除目前長津開支,只餘二十多億元新資源可用於政府新措施上。」他形容:「長津確是『使大咗』,並會對其他福利開支以至政府財政管理產生影響……隨着未來檢討提升資產上限,受惠人數或更多,而令支出增至近七十億元。」藥石亂投可能會造成未來的經濟包袱,要根本性地解決養老問題,我們需要整全有系統的退休制度。

註:[1] 2013年1月9日星島日報「羅致光:貧戶今年或自求多福」

積金局主席胡紅玉

積金局主席胡紅玉


接受本刊訪問時亦表示: 「我個人認為扶貧措施不應是取締全民退休保障的方法,亦反對無限期推延全民退保的研究。世界銀行組織有關退休制度的五根支柱(見附表一)應該是相輔相成的,未來的退休保障應不單包括金錢,還應計算社會服務及個人資產等。」

九成市民已達共識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最近於立法會回應全民退保及強積金質詢時表示, 「我們明白在現今一代長者之中,有部分人未能完全受惠於三根支柱的退休保障制度。但『全民退休保障計劃』是十分複雜和具爭議性的課題,當中需要考慮多項因素,例如納稅人是否願意負擔計劃長期的開支,以及計劃能否長遠持續可行,社會上一直未有共識……長者生活津貼預計會令超過40萬名長者受惠,能有效鞏固退休保障制度中的社會保障支柱……」他期望新的扶貧委員會中聚焦探討社會保障及退休保障的小組,會進一步討論相關議題,並同時反對在此之前推行全民退休保障,或由政府為非就業人口作強積金供款。

九成市民已達共識

然而,過去八年來民間團體為避免讓全民退保制度跌進黑洞,曾聘用精算師、運用港府的數據,進行各種融資方案的研究,可惜研究結果卻未為政府接納!「民間團體的態度是開放的,不一定要用某種方案,但港府必須展開研究工作,並把方案羅列供公眾討論。」黃洪說。事實上,民間團體一直要求政府把年前中央政策組就世銀早年提出「三根支柱」退休保障的研究公開,卻不得要領。

按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及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社會政策研究中心,於去年七月發表的「市民對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意見調查報告」指出,近九成市民「同意及及非常同意梁振英任內需要設立全民退保制度」,數字較2010年上升4.5%,顯示社會各階層已有明顯共識。該報告更指出,逾七成市民對依靠強積金及儲蓄解決退休後基本生活支出,感到沒有信心。

推行全民退保的重要性並非單為解決眼前的長者貧窮問題,亦非純粹的退休保障,必須包括家庭照顧者、傷殘及失業人士等養老保障,這是關乎全民不同年齡階層老有所養的基本生活安全感,亦是香港步向穩定和諧發展的長遠措施。

民間團體融資方案
民間團體融資方案

於世銀五根支柱中,社會上有意見認為應設專款專項融資安排,建立以隨收隨支形式運作,有財富再分配成分的全民退休保障制度,目標是讓所有長者每月可領取一定數額的退休金。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提出,全港65歲以上長者,即時每月取得3,000元退休金(數額按通脹調整),而融資則透過1. 僱主僱員雙方每月供款2.5%(同時把強積金供款率由5%下調至2.5%);2. 政府注資500億元種子基金;3. 政府把每年長者綜緩標準金額及高齡津貼開支,按長者人口每年增長比例調整,撥作全民養老金之用;4. 盈利逾1,000萬元的企業,每年額外繳交1.9%利得稅。聯席指出,預計方案未來50年可持續運作。

扶貧委員會成員羅致光博士

扶貧委員會成員羅致光博士至於要解決現時強積金,以一次性形式發放供款而衍生的種種問題,其中一個可行的改革方向,是借鏡新加坡的中央公積金制度,為長者提供穩定及可預期的生活支出。該制度要求所有退休人士必須保留一定數額的供款於中央公積金戶口內,中央公積金管理局則每月由此戶口中支款予退休人士,直至戶口數額完全扣除為止(預計該數額足夠支款二十年)。此外,該局亦營運「一生計劃」(CPF Life),讓退休人士把公積金儲蓄轉為年金計劃,由公積金管理局每月給予參加者特定數額的退休金,直至離世。針對貧窮人士強積金供款不足以應付退休的問題,扶貧委員會成員羅致光表示,政府可以種子基金約一千億元成立Public Pension Fund(譯作:公共退休基金),由金融管理局作管理及投資。借鑑「一生計劃」,退休人士可自願參與,每月取得最少3,500 元。用意是當退休人士的強積金數目過低,無法以年金方式持續養老時,政府便會向退休人士補貼,此舉有助減少經常性福利支出,而基層長者最基本生活質素亦得到保障。他指出,計劃需要政府參與支持,未來需要更多可行性研究及數據。

總結:

就全民養老問題上,民間團體指政府依賴的三根支柱明顯不能應付現在及未來人口老化問題。即使是最近的長津及強積金改革,也只是小修小補,不單可持續性成疑,更未能明確為香港市民策劃一套整全的養老安全網。強積金改革需時,亦需要發展數十年才成熟,我們應如何處理期間的長者貧窮問題呢?正如黃洪指出: 「對於全民退保,民間已產生共識,而且亦獲多個主要政黨支持,現在只欠政府研究及推動。」

 

支柱

內容

意思/香港情況

香港面對的問題

零支柱

給予貧困長者最低入息的社會保障制度

  • 設資產審查
  • 類似香港的長者綜緩制度
  • 去年底新增需要審查的「長者生活津貼」
  • 與子女同住長者難取綜緩
  • 綜緩的負面標籤
  • 長者綜緩開支不斷上升
  • 長津大幅增加政府經常性支出

第一支柱

公共退休保障金

  • 不同國家制度不同,亦有不同審查機制,以至完全不設審查
  • 類似香港的公共福利金(生果金)
  • 隨著人口老化加劇,對庫房造成巨大壓力,影響其他福利政策

第二支柱

強制性職業或個人的退休保障計劃

  • 要求僱傭雙方在退休前為職業退休計劃及個人退休計劃進行供款
  • 香港的強積金制度為其中一個例子
  • 行政費用過高蠶食供款者積蓄
  • 沒法保障家庭照顧者、傷殘人士、失業及供款期短的人士
  • 與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抵銷的問題
  • 65 歲後一次過領取,處理不當或產生風險

第三支柱

自願性儲蓄制度

  • 不同國家鼓勵市民儲蓄,有些則提供退休儲蓄稅務優惠
  • 香港市民可在強積金中自願增加供款
  • 沒有保障即將或已退休的長者
  • 56%長者的積蓄少於五萬元;37%長者少於一萬元

第四支柱

非正式支援(如家人)及其他非財務支援(如公共醫療服務)

這項制度有助提升長者生活水平,亦有國家提供各種稅項優惠予供養父母的子女

  • 至2009 年,獨居長者十年間上升36%,且趨勢持續增加
  • 近四成長者未獲子女提供生活費
  • 醫療需求隨人口老化大增,且輪候資助院舍長者人數大幅增加

 

* 零、第二及三支柱一直是港府強調可作退休保障的長遠方案。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