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跳至內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繁  |    |  Eng  |  預設字體大小A 較大的字體A 最大的字體A
搜尋
專題探討

讀寫障礙個案分享 (一) :香港特殊學習障礙協會主席李葉亮青

兒童 – 專題探討      2014/08/11

兒子及女兒均有讀寫障礙

  • 當女兒讀至中四,經私人機構評估,李太才發覺她也有讀寫障礙,不過跟哥哥的情況完全不同。

 

認知不足 只會錯怪孩子

 

原來孩子有讀寫障礙?!

哥哥 B 仔在小一時,寫字經常左右調轉、顛倒、跳行跳字,在父母責罵下,常常不肯做功課。「我曾用籐條嚇他:『如果你再不做功課,就打你!』李太說。他哭了整整一個月。李葉亮青指,當時不知道哥哥有學習障礙,與兒子發生過不少衝突。「我以為兒子是貪玩、坐不定而已﹔直到他升上四年級時,因為頑皮要見校長,校長對我說,他可能有學習困難。」李太就立即帶他去私人機構做評估,評估報告發現他屬較典型的讀寫障礙,文字掌握有先天性的困難。

沒有評估 不知其障礙

相比起哥哥,妹妹 B 女很乖又文靜,由幼稚園到小學成績都很好。小學時,李太發覺她在表達方面不太好,又出現不少情緒,容易發脾氣﹔讀高年級時,女兒愈讀愈吃力,至中四那年,李太帶她去私人機構做評估,發現妹妹也有讀寫障礙。但她有的問題跟哥哥不同,她不是經常執筆忘字,而是語文理解方面吸收較慢,表達能力弱,當她有事想問,腦子也要「兜幾圈」才能表達出來。

李太這才意識到自己對學習障礙的缺乏認知,不懂得體諒孩子,才會造成衝突的發生。「自己本身有個學障兒子,但也忽略了女兒,何況是一般人?一般人對學障又有多少認識呢?如果家長或老師要求讀寫障礙孩子做他們能力以外的事,會令學障孩子覺得別人不理解他,令他很不快樂。」

 

老師認知參差 與學校溝通吃力

 

考試,未能反映學生真正能力

B 仔因為學習障礙,功課默書等表現都強差人意,老師認為他學習馬虎草率,致常遭責罰。李太指:「曾將兒子的學習困難告知班主任,縱使班主任略知了一二,任教 B 仔其他科目的老師又未明白。」讀 IVE 時,B 仔繼續逃不過考試,他因其學習障礙,其中一科兩度重考不合格而幾乎不能畢業,李太解釋,學障生在修科準則上不會獲得酌情處理,他們只獲考試的加時調適。B 仔 3 次寫信尋求寬容處理,都不被接納,最後要父母寫信,解釋B 仔的學習困難才獲接納繼續修讀。回想B 仔今天能投身配藥行業,李太指是兒子靠自己的努力。

缺適切考評制度 升大學機會少

李太道出讀寫障礙生升學的困難,「B仔能入讀香港專業教育學院 IVE,也是因為教育局接納了香港特殊學習障礙協會爭取將特殊學習障礙加入平等機會委員會殘疾歧視條例,才可讓學障學生以較低的分數排殘疾人士隊伍成功入讀。」

「香港的考試制度以考語文為主,對於學障生難以追得上課程,以至很少比率的學障生能升上大學,加上近年開辦新高中學制後,很多學障生中五後都只能讀職訓局之青年學院。如沒有電腦讀屏軟件、電腦作答等輔助,更難取得甚麼成績。」她深覺香港社會不尊重學障兒,缺乏適切考評制度,「很多科目其實不是要考學生認字寫字,而是理解能力,但學障學生有意念、能理解,只是寫不出來而已」,慨嘆香港白白浪費很多有天份及才能的人,製造出很多「失敗者」。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