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跳至內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繁  |    |  Eng  |  預設字體大小A 較大的字體A 最大的字體A
搜尋
專題探討

解開少數族裔 極窮困之謎 - 就業

少數族裔 – 專題探討      2014/01/13

就業歧視嚴重  難找工作

服務機構之少數族裔求職機會調查及就業狀況新聞發佈會調查顯示,南亞少數族裔人士在勞動市場面對不少困難,包括語言隔閡、種族歧視、不公平待遇等,有意見認為,最低工資實施後,南亞裔人士更易遭受勞資剝削及歧視。香港聖公會麥理浩夫人中心於2010年的香港南亞裔人士就業隱性歧視情況研究報告顯示,華裔的面試機會比南亞裔人士高出約六倍。

巴基斯坦藉Hussain(何勝)移居香港近30年,聽講中文都能應付,惟不會寫中文。在巴國有中學學歷的他任職銀行護衛20多年,月入約1萬元,是一家六口唯一的收入支撐來源。他指薪金不足應付基本生活所需,經常感到很大壓力,多年來只有輕微加薪,從來沒有期望過可升遷,20多年來,深感在香港生活艱難。

葵湧區其中服務少數族裔機構──香港聖公會麥理浩夫人中心的註冊社工盧啟聰表示,勞工處就業中心所提供的就業空缺資訊,大部分均以中文展示,這對不諳中文的南亞裔人士而言是一大困難。事實上,2011年由勞工處轉介服務的成功個案高達20,050宗,但當中只有72宗是少數族裔人士的申請。缺乏就業資訊下,他們惟有寧願依賴其族群的人際網絡尋求工作。

僱主故意留難  法律保障形同虛設   

Hussain認為,現時的入職要求甚至比以前(特別是香港回歸前)高,不少低技術要求的職位如保安、送貨司機都要求懂寫中文,他身邊很多朋友找了多個月工作也找不到。

少數族裔不曉書寫中文,往往成為僱主拒絕聘請少數族裔的理由。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陳錦華博士質疑,僱主會否以此為藉口拒絕聘用他們。

他舉例,曾訪問過一位本地土生土長的少數族裔,多年來任職貨車送貨司機,能操流利廣東話,惟閱讀及書寫中文有點困難,當他應徵另一公司的送貨司機職位時,見工時被要求朗讀一篇艱深的中文文章,僱主指他的中文水準不合格而不聘請他。事實上,他過去多年,即使在送貨時遇有不懂的中文字會請教親友,送往中文位址未曾失誤。陳錦華表示,僱主考核的範疇無疑超越了工作真正需要,認為少數族裔不應受這般對待。

那他不能據種族歧視條例法控告僱主嗎?陳錦華解釋,在種族歧視條例法裡,「真正職業需要」要求是被豁免的,這點往往存有灰色地帶,求職者難以控告。他翻查過去種族歧視條例法成功控告的個案就只有1宗,斥指政策推出形同虛設,難以執行。他解釋,很多少數族裔因害怕影響轉工或是申請子女來港的成功率而不敢控告僱主。

學歷不受香港認可  僱主歧視難消弭

缺乏工作機會及難以找工作,並非單單是低學歷者的遭遇,據官方資料顯示,高學歷人士往往亦不容易找到工作,因為他們的學歷往往不被香港承認。陳錦華曾訪問一個於巴基斯坦教英語的老師,移居香港後學歷不被承認,只能夠當地盤工人。亦有南亞裔英語老師表示,就算他們的學歷是國際承認,但學校也會以他們有口音而不聘請他們教英語。陳錦華補充,高學歷不被承認的情況甚普遍,香港有必要重新審視現時的學歷審核制度。

陳錦華博士指出,香港僱主往往對少數族裔有不良的觀感及負面的印象,這都源於香港教育做得不足,以至不少港人缺乏多元文化及種族的思維,從以前的時事節目可見,少數族裔經常被塑造成懶惰、缺乏競爭力,造成公眾對他們的排斥,而這負面標籤在近年的電視節目仍可見一斑。若不加強公眾對少數族裔的認知,僱主對他們的歧視實難以消弭。

此外,社工盧啟聰表示,少數族裔亦會因不懂中文而被僱主剝削。一些僱主只讓他們簽中文合約,很多時他們不明就裡地簽下。盧啟聰指,他們往往不能得到基本勞工法例下的保障,包括工傷補償、強積金等。

 

《社情》2014年1月號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