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跳至內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繁  |    |  Eng  |  預設字體大小A 較大的字體A 最大的字體A
搜尋
專題探討

解開少數族裔 極窮困之謎 - 教育

少數族裔 – 專題探討      2014/01/13

缺乏配套  學生難達本地中文要求

機構首辨職業廣東話課程十多年前,由於政府沒有政策鼓勵少數族裔入讀主流學校,很多少數族裔都會入讀「較多收取非華裔學生」之小學及中學(即之前所謂的指定學校designated school)。不過陳錦華指,指定學校並非以中文作為教學語言,而是用英文,且不會放很多資源教授中文,缺乏中文語境,難以讓少數族裔學童達到本地中文水準的要求。

自2004年6月開放學位以後,少數族群可選擇主流學校就讀,陳錦華說,這本是好事,可是政策推行缺乏配套,尤其是課程、師資等方面未有相關配合,無助少數族裔學童學好中文。

首先,老師很難同時照顧本地學童及中文能力相差很遠的少數族裔學童;有些學校會利用資助聘請少數族裔的教學助理,或是設課後補習班,但由於政府沒有明確指定資助額的用途,且學校資助的監察鬆散,導致資源未能有效用於少數族裔學生的教學用途上。此外,很多主流學校的老師除了缺乏「教授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專門知識,亦沒有接受多元文化訓練,曾遇一些少數族裔學生指出老師會有意無意中偏私本地學生。

主流/指定學校  進退兩難

社工盧啟聰亦認為:「香港未有為南亞裔而設的中文課程,出現『兩頭唔到岸』的情況,主流學校或是指定學校,均未能助南亞裔學生達致社會要求的中文水準。且每間學校做法不一,課程不統一,令非華語學生難以學好中文。而單是功課輔導班,解決不了學習動力問題;很多就讀主流學校的南亞裔學生,都追不上學習進度,難以應付功課,他們很想學好,但力不從心,最後進度不斷落後,只有在學習過程中不斷掙扎。

香港中學文憑試(DSE)的中文程度對他們來說太難;綜合中等教育證書(GCSE)中文課程的程度又過低,只等同小學二至三年級的程度,完全不足以應付升學就業,以至日常生活所需;且由於是國際試,根本有別於本地需要,若在主流學校讀滿6年的非華語學生,沒有資格考GCSE,只能考DSE,但很多考DSE的非華語學生都不合格。」

不利少數族裔的教育政策    

香港理工大學陳錦華博士指,教育局拒絕為非華語學生制定「中文作為第二語言」課程,對少數族裔能否跟上學中文的進度影響很大。「現時非華語學生需要與本地學生選讀同一水準的中文科,要他們跟上本地學生的中文程度是絕無可能的!因為他們的母語並非中文,學習過程面對很大的差異,況且中文亦不是易學的語言。要讓非華語學生學好中文,中文的課程及評核不應對他們高不可攀,學習文學及文化元素並非必要,只要懂得基本聽講讀寫及應用到就可以了。」

他表示指,西方很多國家都會設計「第二語言課程」供少數族裔修讀,以減低不公平競爭。例如愛爾蘭的非本土學生可選修英語作為第二語言,這個資歷在升學與就業都會獲得承認;且學校安排有一對一的教學助理,協助非本土學童,很多時外地學童在幾年間就能跟上英語進度,並融入當地。相比之下,香港少數族裔學童的中文程度與本地生的差距愈來愈大,一些學生更會在中學時因根不上進度而輟學。

陳博士指,有論者認為為非華語學生制定「中文作為第二語言」課程,可能對本地學生做成不公,然而,他認為香港的「倒模教育一點也不公平,完全沒有因應少數族裔學童的需要給予適切的教育。而對於有論述說他們只是少眾,未必值得投放額外資源,陳博士指,社會上每人都應有接受教育的權利,現時的教育制度,更促成某種學生成為弱勢,造成不公。況且,制定「中文作為第二語言」課程所須金錢不多,以現時香港政府的財政狀況來說,沒有拒絕的理由。

陳博士表示,在這惡性循環中,少數族裔很難取得中文科合格,嚴重影響了他們升讀大學的機會,他指成功升讀大學的案例當然也有,但只有零星,大多是與他們的經濟背景有關,例如父母將子女送進國際學校接受教育。

中文程度  難與社會接軌

Hussain兒子Sammi(琛美)自幼稚園起就接受香港教育,於「較多收取非華裔學生」之小學及中學就讀,並考獲綜合中等教育證書(GCSE)中文三級程度。去年暑假曾於大快活當實習,由於語言的障礙,工作了一天就沒再上班。Sammi說他當時負責飲品部:「甚麼走冰、多奶……太快了,跟不上,聽到頭暈。」他開始意識到自己對中文掌握並未純熟,縱使在學校課後有參與中文補習班,學的中文根本不夠用。

Sammi表示:「除了中文科,其他所有科目都以英文教授,而同學主要為南亞裔,故平時多以英文溝通,與家人溝通則用烏爾都語,平時接觸中文的機會甚少。」

父母對選校沒多大認知,Sammi當時是透過老師、朋友介紹到指定學校,亦因該校尊重其宗教背景而選讀。

社工盧啟聰表示,南亞裔家長由於語言障礙及資訊缺乏,沒有足夠的資訊選校,亦有些未瞭解學習中文的重要,不懂得如何哉培子女入讀主流學校,大部分家長連如何填寫選讀學校的表格也不懂,他說:「我們很多時都擔當了為他們選校的角色,跟他們分析哪間適合他們。當一般香港家長都為子女緊張於中一選校,南亞裔家長根本不知道選校的重要性。」

 

《社情》2014年1月號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