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跳至內容  |   HKCSSfans  |  繁  |    |  Eng  |  預設字體大小A 較大的字體A 最大的字體A
搜尋
專題探討

被遺忘的一群:少數族裔學童的教育問題

少數族裔 – 專題探討      2013/10/30

立法會議員(教育界)葉建源 

教育乃個人和社會發展的基礎,對少數族裔融入社會,消滅跨代貧窮,促進階層流動起決定性的作用。但是,香港的少數族裔教育政策忽略學生的需要,令他們升學和就業困難重重。[1]

現行政策的問題 

少數族裔學生、家長和教育工作者一致認為學習中文是少數族裔學生面對的最大障礙。中文是香港的法定語文,以華語(包括普通話)為母語的人佔全港九成人口。中文不但是中小學的必修科,同時是大部分學校的授課語言。因此,中文能力的高低影響少數族裔學生升學、就業和融入社會。 

學前和入學初期的教育是打好少數族裔學童中文根基,協助他們適應學校生活的關鍵。教育局雖透過學校和非政府機構向少數族裔學童提供4星期的暑期銜接課程,60小時的適應課程和半年的啓動課程,但這些課程均過於短暫,縱使當局承諾由2013/14年度起每年增撥200萬元優化暑期課程,對他們幫助不大。 

「指定學校」與主流學校均不利少數族裔學習

進入中小學階段,少數族裔學生面對更難踰越的障礙。現時全港共有30所向少數族裔學生提供特設服務的「指定學校」。由於這些學校的少數族裔學生比例偏高,無法營造中文語言環境,而教授的中文課程水平偏低,學生語文能力難以提升,不利融合。主流學校雖能提供中文環境,但缺乏對少數族裔學生的學習支援。中文老師大多缺乏教授中文為第二語言的訓練;他們亦欠缺對少數族裔文化的認識,較難體察學生的特殊需要。結果,少數族裔學生不但未能提升中文能力,而且因語文能力較弱而拖累整體成績,甚至被迫放棄學業。 

輔助性質的支援作用有限

當然,政府有提供不同形式的支援予取錄少數族裔學生的學校,包括課後中文延展學習計劃、校本支援計劃津貼、成立學習中文支援中心等。可是,這些措施大多屬輔助性質,在提升少數族裔學生的語文能力上仍有不足,而部份計劃的受惠學生亦偏少。如委託香港大學成立的學習中文支援中心,雖然開辦地點從2007/08學年的5個增至目前的16個,仍只有500名學生參與。同時,因市場上缺乏適合的教科書,各學校被迫自行編寫教材。即使當局制訂了《中國語文課程補充指引(非華語學生)》供學校遵循,但由於指引過於簡單,令校本計劃質素不一。 

綜合中等教育證書(GCSE)中國語文科考試不是出路

歸根究底,由於現時的中國語文科課程主要為華語學生設計,讓並非以華語為母語的少數族裔學生修讀同樣的課程並參加同一標準的評核既不合情亦不合理。在缺乏另一項中國語文能力資格下,不少少數族裔學生報考綜合中等教育證書(GCSE)中國語文科考試。可是,GCSE的水平只達小三程度,即使政府資助少數族裔考生報考,學術機構及僱主對該項資歷的質疑仍然存在。受教資會資助的大專院校雖自2008年起同意在「特定情況」下行使酌情權接受如GCSE資歷,但此類特殊情況偏少,而私立院校的評核標準不一。同時,由於GCSE公佈成績的時間較遲,院校往往以學生未能及時提供中文科成績為由拒絶取錄,以致少數族裔學生入讀大專院校的人數未有顯著上升。 

超越中文學習:學校如何推動融和的學習經驗和校園生活

少數族裔學生入讀主流學校原本有利他們提升中文能力和融入社會,但融合的關鍵是學校如何安排他們的學習和校園生活。早前傳媒報導有取錄少數族裔學生的學校把少數族裔女生與華語學生分隔,另行編排上課地點和休息時間以避免她們與男生接觸;學校亦規定女生必須佩帶頭巾。隔離政策不但與融合的理念南轅北轍,而且有違反《種族歧視條例》和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之嫌。同時,入讀主流學校也會令主流學校內學生的學習差異進一步擴大,無可避免地增加教學過程的複雜性,當局必須考慮在資源、課程設計等問題上,如何更好地協助學校做好這項工作。 

改善建議

1. 中文作為第二語言課程及能力測試

根本的解決辦法並非減免更多考試費,而是制定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課程及中文能力測試。測試可參考國際英語測驗系統(IELTS)分為聽講讀寫四部分,並按考生成績分級別,以便能準確反映少數族裔學生的中文水平。政府、各大專院校和僱主應帶頭認可此一中文能力證明以增加少數族裔學生升學及就業機會。如能增加少數族裔學生入讀大學的機會,不但能幫助他們融入社會,亦為日後增強少數族裔中文教育提供了人力資源的基礎。 

2. 加強師資培訓及幼教支援

同時,當局應加強師資培訓,聘請更多具教授中文作第二語言的老師,甚至少數族裔中文教師和教學助理。由於幼兒階段乃兒童語言發展的關鍵期,因此政府應為幼稚園提供更多教學支援,使少數族裔學童能及早接受密集而有系統的語言教育。非政府機構如利希慎基金會現正推行支援計劃,聘請退休教師和香港教育學院的學生為約30間幼稚園的少數族裔學童提供服務。政府可參考這些計劃向更多幼稚園提供同類支援。 

3. 收集數據以了解現況,制訂更合宜政策

有效的政策建立於準確的數據上。可是教育局一直以來並無有系統地收集少數族裔學生升學和就業情況的數據,使當局推行的措施始終未能針對問題癥結。政府應更有系統地收集少數族裔學生的數據,包括各階段的學生人數、學習的情況、中途輟學的人數和原因等,以了解現行政策的不足之處並制訂改善措施。 

4. 為少數族裔家長提供資訊及輔導

另一方面,由於家長大多不諳華語,缺乏對香港教育制度的認識,令他們未必能作符合子女最大利益的決定,因此當局必須提供更多資訊並加強諮詢和輔導服務。 

行政長官梁振英的競選政綱包括「設置『中文為第二語言』的課程和評核標準」。[2] 可是,我們到目前為止「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希望當局在制訂教育政策時不要遺忘他們。

 


 

[1] 本文沿用平等機會委員會對「少數族裔」一詞的定義,即指「居於香港、來自低收入家庭,未能選擇入讀國際學校的南亞裔人士,主要是菲律賓人、印尼人、尼泊爾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孟加拉人、泰國人、斯理蘭卡人、越南人等。」請閱「為非華語學生提供的教育支援背景資料簡介」,立法會CB(4)852/12-13(06)號文件,檔號CB4/PL/ED,附錄1,「平等機會委員會的意見書」,頁1。

[2] 《行之正道,穩中求變:行政長官競選政綱》,第29頁,下載於http://www.ceo.gov.hk/chi/pdf/manifesto.pdf 

 

全文下載

 

節錄於社聯政策報2013年10月第15期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