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跳至內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繁  |    |  Eng  |  預設字體大小A 較大的字體A 最大的字體A
搜尋
寫情寫理

為甚麼拾荒者多為女性?

社會保障 – 寫情寫理      2016/03/30

社聯行政總裁蔡海偉先生為期半年的退休保障諮詢現正進行得如火如荼,其中一個討論焦點是應否採納惠及所有長者,不設資產審查的全民退保。最近聽到一位基層婦女的故事,值得大家深思。

五十多歲的阿茵,未婚,之前因為身體勞損而轉做半職工作,收入因而大幅減少至每月數千元,不足以應付日常開支。

「我的積蓄有限,每月用一點,相信到我退休,積蓄幾近耗盡。」物價高漲,阿茵一直儲不到錢,為了維持生活,阿茵沒想過退休,只想一直工作至完全失去能力。

阿茵的例子比比皆是。扣除外籍傭工後,香港女性的收入中位數只及男性的八成。另外,不少女性更需要負起家庭照顧責任,培育子女成長,照顧家中長者,結果女性一生平均工作時間只有29年,少於性的39年。結果,女性透過強積金制度積累的退休金,平均只及男性的六成。加上女性的壽命較長,更難依賴些微積蓄應付晚年生活,難怪在地鐵站收報紙變賣的婆婆遠多於公公。

從事長者護理工作的阿茵遇過不少清貧長者,很多拾紙皮維生的長者雖然貧窮,但卻不願申請援助,因為覺得被人看低,自尊心受到傷害。有的可能還有些少積蓄或棺材本,但都省吃儉用,怕有一天病了難以負擔重的醫療開支,更怕「臨老唔過得世」。阿茵看著這些長者,彷彿看到自己的未來。

莎士比亞《哈姆雷特》中的名言:「女人,你的名字是弱者!」到了今天二十一世紀,女性在香港的退休制度上絕對是弱勢社群,從事外判清潔工作的基層婦女更常面對「強積金對沖問題」,受困於不公不義,對未來的退休生活更感到徬徨無助。

為了這群為社會貢獻良多的婦女可以有尊嚴地安享晚年,制訂一個全民退保制度,不過份。

(文章刊於2016年3月29日《AM730–蔡海偉網誌》)    

回上頁